爽健:竊書不算是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一場比賽,我方大敗三比零,輸就是輸,假如落敗那隊波某球員在散場時說:「我哋今日輸波,但其實冇輸,我哋.今日.喺比賽頭五分鐘裡面,曾經壓著對方來進攻,贏過個勢,贏過士氣,所以.唔.算.輸,雖敗猶榮,俾啲掌聲自己,(音樂響起)今天我……」我相信閣下已經當場爆發。

輸波唯一要做的事,是應承自己如果還有下一次比賽,一定不能輸,而不是精神自瀆自欺欺人,勝負看的是結果,而不是閣下嘴巴裡說得多漂亮。

可惜曾經有勝算的遮打革命,在販民好友及迂腐雙學屢屢貽誤戰機以後,反敗為勝契機:929癱瘓政總、1001癱瘓國殤升旗、1003真.佔領中環人民起義宣戰,俱往已,這場魔鬼隊對遮打隊的不公平比賽,香港人已錯過會心一擊那黃金幾小時,縱使許多熱心人如在下依然心繫金鐘,但都只能在平衡時空裡最終幻想港共今晚無條件投降。

926突擊公民廣場的雙學,跟這七十天以來猶疑不決沈迷和理非的雙學,或許是兩班人。近日學聯及其販民友好不斷到處吹風,那些說辭不外乎「撤離金鐘不是失敗」「重回社區深耕細作」「把民主的幼苗種植民間」之類,明明一場有機會反勝為敗的港中人文價值大戰,敗壞在這班書生手上,他們居然還有顏面把敗局化為自己的光環和成就,相比之下,其實梁匪振英的賊相都沒有那麼難看了。

記得魯迅《孔乙己》中有一段:「孔乙己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 絛綻出,爭辯道:「竊書不能算偷……竊書﹗……讀書人的事,能算偷麼?」

縱使香港人有幸脫中親西百七年餘,但血液中的孔乙己依然健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