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解讀《出埃及記:神王帝國》


隱喻「新生以色列」的軍藍色軍服

從年初一直期望《出埃及記:神王帝國》,沒想過香港會經歷比摩西出埃及更革命性的風雲巨變,終於等到了,卻又不是那回事。導演列尼史葛曾執導《普羅米修斯》及《2020》 (Blade Runner) 兩部震撼人心之靈知鉅著,《出埃及記:神王帝國》相對而言劇情散慢、情節毫無驚喜、人物性格描寫無一突出,故事平鋪直敘得幾乎無爭議點。

部份的期望源自數月前基斯頓比爾在記者招待會中,他表示所理解的摩西是「患有精神分裂症,且是我這輩子讀過最野蠻的人之一,他是一個惹麻煩、吵鬧和善變的人」,連他當天提及的參考書《摩西一生》(Moses: A Life) 都是講述摩西的成魔之路,電影裡呈現卻只是個平平無奇主日學中的英雄摩西,完全中伏了。

否定神蹟的「自然神論」

摩西在西乃上受擊及多次被人目睹他自言自語,顯然導演是刻意將摩西與神對話的真實還是幻覺給觀眾自由解讀。沒有了從西乃山下來後摩西臉上發光、沒有了可變蛇的杖、沒有了雲柱和火柱,聖經《出埃及記》內原有的超自然元素通通被刪去,剩下的就只有電影中 CG 最有賣點的部份——十災與分紅海。

導演借用了上世紀德國學者 Greta Hort 提出十災為自然界的連鎖反應學說,Greta Hort 的原來理論是第一災起源自出現紅潮而已,電影中則以視覺較刺激的群鱷殺戮使尼羅河變紅,而紅海分開則是源自隕石墜落,導演在訪問中早已表示電影裡沒有難以服眾的神蹟,一切都是自然界的巧合(縱然殺長子之災無法做到「去神蹟化」),如此手法背後思想為「自然神論」(Deism)。

簡而言之,自然神論者相信神創造了宇宙和法則,自此祂從不曾參與人類歷史中,他們否定各種違反自然定律的神蹟,是強調唯物和理性的信仰,美國不少建國者及總統皆持此信仰。

耶和華起源的「基尼人學說」

電影最值得讚賞的,是對關乎耶和華名字起源的「基尼人學說」(Kenite hypothesis) 細膩的描寫。最早提出此學說為十九世紀德國學者 F. W. Ghillany,基於不斷找到考古證據引證,今天的「基尼人學說」已發展成非常成熟的學說,解釋如下:

神在火焰荊棘叢裡向摩西說:「我從前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顯現為全能的神 (El Shaddai);至於我名耶和華,他們未曾知道」《出 6:2-3》。

【劇照】充滿異國情懷摩西米甸人妻子西坡拉

換言之,「耶和華」一名僅始於摩西時代。當摩西逃到位於西北阿拉伯半島非迦南地米甸,遇上當地遊牧民族基尼人/米甸人女子西坡拉,從「基尼人」(Qinim) 字根可推敲他們的祖先就是「該隱」(Qayin) ,在當時的母系社會摩西必須入贅並跟隨女家的宗教,四十年來摩西一直跟隨作為米甸部落神耶和華祭司的岳父葉特羅學習,葉特羅亦最終把祭司權柄傳給他《出 18,士 1:16, 4:11》。

摩西初時甚至不懂得割禮而招耶和華殺生之禍,幸得妻子清楚耶和華的特性,把兒子的陽皮丟在摩西腳前解圍 《出 4:24-25》。而位於米甸的西乃山早已是基尼人的聖山《出 3:1、3:5、3:12、3:18、19:10》,山上顯現的也必然是當地的神祇。

從考古方面,在埃及壁畫記載約公元前十四世紀游牧民族沙蘇人 (Shasu) 與埃及人戰爭,沙蘇人的部落神名字為 Yahu (Y-H-V,耶和華四字神名首三字),早期為數不多逃離埃及的奴隸經過中途的沙蘇,自此借用了沙蘇部落神的名字,而沙蘇人亦有可能就是基尼人。

[quote]摩西逃到位於西北阿拉伯半島非迦南地米甸,遇上當地遊牧民族基尼人/米甸人女子西坡拉[/quote]

電影中清楚描述摩西逃難到比較原始的遊牧小鎮,遇上了她充滿異國情懷的妻子西坡拉,繼而接受一身祭司打扮的葉特羅證婚。西坡拉更指出位於米甸的西乃山是他們民族的聖山,而摩西最終更從沒有信仰變為接受了妻子西坡拉的宗教,完全符合「基尼人學說」的說法,「基尼人學說」的重點就是耶和華最初並非源自以色列的神,而僅是外族米甸的部落神。

摩西服飾的象徵意義

有別於以往其他電影裡的摩西形象,這是一個相對非常年輕的摩西,細看他的盔甲,那是接近以色列的國旗藍,盔甲上有多隻以色列國鳥「戴勝」的裝飾,如此這個摩西所象徵的就是年輕的以色列國。電影裡不斷重覆的信息——神和摩西為要「重返」應許之地而不惜不斷殺害埃及無辜群眾尤以小孩,這不難聯想到近年以色列政權基於「以色列是神給予以色列人應許之地」對巴勒斯坦平民所作的暴行。配合「基尼人學說」,諷刺以色列人其實你們所敬拜的神也非源自以色列,這樣侵略巴勒斯坦就是毫無人道與信仰理據可言。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