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ald Chiu:太平天國完結篇——革命的啟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讀歷史的人,當一場革命完結,一定總結一下失敗原因。

《天朝十誤》

天京及「大台」被清兵攻破後,李秀城被曾國藩俘虜,在獄中寫出《天朝十誤》如下:

軍事戰術上的失誤(四項):

戰術失誤主要是「升級」上的失敗。楊秀清未死之前,有將領林鳳祥、李開方北伐「衝擊」,天王忙著留在天京享受榮華富貴,有幾十萬兵只給兩萬林和李北伐,之後直迫天津附近被圍,天王又遲遲不派兵增援。咁「升級」法,真係叫人去死!如果群眾當時有向北京殊死一戰的決心,滿清的歷史早己改寫了。簡單來説是敗給留在天京的「階段性勝利」。

天京事變的內部消耗(兩項):

請參看前兩篇說過的大台主義及糾察迫害真正的革命軍。(雨傘革命想自滅嗎?學太平天國怎樣搞「大台」即可!

革命的人仕問題(四項):

一、後期封王太多,等於「將抗爭party 化」。天國後期的所謂「革命軍」無心戀戰,天王竟然封了約二千七百個王。王爺們忙著建造王府和挑選美女,夜夜笙歌。「抗爭」早變了Party。日日有幾個王娶美人,搞宴會。革命未成功,在天京的佔領區內如此,不只消耗了資源,更是磨滅了革命軍的意志。

二、天王不理朝政。天王及其支持者沈迷於自己的虛擬「小天國」。明明忘了初衷,又將初衷包裝為「為宗教播種、深耕細作」。所以天王長居天京深宮,十年不出宮外。其實是貪圖享樂,但又對外稱說是為太平軍與天父精神精神交流。什麼深耕革命種子可讓天國在人間發芽,都是解釋自己「不抗爭」的華麗藉口。

三、天王不用賢才。當革命軍被一衆小人(今稱「契弟」)的控制了,有意之士只會被拖後腿,寧願投向建制的湘軍、淮軍。

四、天王的「自己友」主義。洪秀全兄洪仁發、洪仁達在清兵清場前還在打如意算盤,嘗試在「物資流動」上從中取利。最後天京內出現糧荒,天王下令人民食草充飢。最終人馬疲憊後被攻破。各黨派在生死關頭還是以權謀私,革命不滅亡才怪!

自欺欺人:不肯承認失敗,不肯承認退場

據說洪秀全的最後日子顛顛儍儍。他不斷叫宮女和(全是女性的)侍衛們不要擔心,說革命一定成功。天王説已經奏請了天父派遣天兵天將降臨天京,可一舉把清妖消滅。盲目的追隨者遲遲未見「天兵天將」,開始人心惶惶。到臨死一刻,天王用最後一口氣向左右説先歸天向天父「催兵」,他自己會親自帶十萬天兵回來。革命失敗,死到臨頭也要自欺欺人。真是「走不代表失敗,我們會再回來!」(We’ll be back!)

其實比起一眾現代「膠人」,縱然洪秀全和「大會」是無德無能的「政棍」,有一點可能尚算可取。他沒有為革命可以「魚死網破」的決心,但他到死在天京的一刻,一次都無呼籲大家去清廷「自首」。

抗爭只可以追求勝利

後世的史學家認為太平天國革命的積極作用,是播下種子,令辛亥革命發芽。其實這個說法不是全對的。當我們後世知道有五十年後出現的辛亥革命(而革命成功了),大家可以說太平天國的失敗推動了辛亥革命的成功。可惜「生命冇Take Two」。你永遠都不知道後繼的人什麼時候有機會再動員大規模的運動去推翻暴政。新的革命什麼時候出現?什麼時候才能成功?因此對抗暴政的人,永遠不可以把自己的行動弱化,用一套「阿Q精神」去合理化不思進取的行為。

歌頌「失敗可以照亮他人」這句話,只可以出於其他人(而非失敗者自己)的口中。要抗爭的話只可以追求勝利!

本文寫在金鐘消場前夕,是三篇太平天國文章的完結篇。未知道大家認同當中的觀點與否,但希望跟各位分享一下,為香港的抗爭做出一點點貢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