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hai:分化佔領 公民抗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自11月30日學聯「升級」失敗後,泛民欲乘機結束佔領的陰謀立現,彷彿一切照足劇本,以無法成為升級為由開「光榮」撤退之局,就連一直以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佔中三子自首(失敗)前也要借傳媒的關注散播撤離的呼籲,簡直是不惜一切也要將退場塑造成是佔領「領袖」間的主流立場,迫使群眾接受「現實」。

有趣或諷刺的是,數個星期前還像人肉錄音機似的重複著說「不要分化」的人,至此卻都不知到了哪裡去,沒有一個會站出來指責主退派在「搞分化」。這些「大會」和「大台」的附庸,說穿了其實只是以動聽的團結口號,盲目跟從「大會」立場而已矣,是故一旦有「大會」友好人士提出撤離,他們連公開的批評也不敢。

公民抗命,是拒絕服從不公義或不被認可的規則,以違規或違法的方式表達對不公義的控訴。如果「和理非」原則之於佔領,是一條由佔中三子始作俑而及後成為管制佔領者的規條,當其實踐與執行已被一群佔中「義工」和「糾察」弄得不公不義,造就一群「大台」鷹犬,令「大台」友好人士比其他人更平等時,那麼基於公民抗命的邏輯,其他佔領者實有權針對這「和理非」的規條進行公民抗命,以凸顯這規條在遮打革命中的不公義。

團結的口號從來都是糖衣毒藥,因為其動聽背後那分化的標籤和罪名最令人心寒。但那些在這兩個月來只懂說不要分化的人,卻沒想過(或不肯承認)公民抗命的本質從來都涉及分化──勇於抗命和怯於惡法之間的人的分化。事實上,對藍屍和一眾「港豬」來說,佔領由始至終都是在撕裂、分化社會;反過來說,於堅決支持佔領的人而言,是有即使破壞社會表面和諧也不得不堅持的價值要維護。在盲信表面和諧的人眼中,這堅持本身就是分化,這就是為何對時常高呼要團結的人來說,勇武行動派如此討厭和可恨。

對自己訴求貫徹始終的佔領者,不會怕分化──尤其當所分之對象站在權力的一方時,港共政權之於香港如是,金鐘「大台」之於佔領如是。公民抗命的精神,在於對不公義之權力的抵抗,當「和理非」的規條和其他「大會」的規則已成不公義的同謀(甚至產物)時,就必須在遮打革命之中再進行公民抗命,像不怕撕開「和諧社會」面具那樣,分化佔領。

本來無一物,遮打革命的發生本來就不是在「和理非」規條下由甚麼「大會」和「大台」發動;佔中三子以佔中之名騎劫佔領,未經其他佔領者同意就大搞組織制度,由始至終都是在倒米,消費學生,打擊佔領者士氣,甚至以「糾察」打壓勇武行動派和「細台」。他們如今投向主退派,連裝模作樣地高調自首時也不忘借鏡頭呼籲撤離,以其話語權進一步消磨佔領者的意志,如果雙學和「大會」不堅決與這種害群之馬割蓆,仍與之為伍,分化就沒甚麼可怕——因為分化的罪名,正是對我們的毋忘初衷,最有力的肯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