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我香江:從少女遇害看香港社會的衰敗墮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Nicoli Barea

15歲少女遭姦殺棄屍垃圾站的慘案,聞者心碎,加上近期香港的種種風波,著實使人倍感鬱悶。這並不僅僅是因為遇害人年齡幼小,更為嚴重的地方,是在於我們的社會對於這樣一件慘案的態度,從根本上出了問題。

首先,在謀殺案被揭發當日,警方在未進行深入全面調查前,就向媒體放料稱受害人從事私影援交。須知道,私影和援交是兩樣完全不同的事情,當然,無可否認的是,現時社會確實存在以私影名義做幌子的援交,而這也導致了外界往往將兩者混為一談。但是,作為每每以「專業」掛帥的警察,在對外發布消息的時候,態度竟是如此草率,語義如此含混不清,可謂是「專業」淪亡,極度不負責任之餘,也對死者極其不公。

現時根據警方交代的最新案情顯示,女死者被害的原因,正是拒絕和疑凶發生性行為,這也明顯推翻了早前所謂的「援交」說。

當然,在今日香港警察的支持度跌至主權移交以來谷底的背景下,我們對警察早已失去信心,而且也不抱什麼期望。但現在香港最可怕的並非政府對保障市民的失責和無能(實際上警察根本就是在不斷加害市民),而是作為本應監察政府的「第四權」傳媒,竟然也跟隨當權者的曲調,踏在遇害人的屍體上起舞。

例如日前有親共報章,竟然以「少女貪威識食」的字眼作開頭,惡意引導讀者,把遇害少女塑造成「援交」、「玩SM」,再加上一句「墮入死亡陷阱」,幾乎可以堆砌一條:「貪心+援交=抵死」的萬能公式,其文筆之「刻毒」,實在令人齒冷。

這些完全沒有經過查證考核的資料,作為傳媒竟然可以胡亂編造,這樣的傳媒工作者,不要說職業道德,連剩下的一點陰德也被狗吃了,他日必定下拔舌地獄。

筆者理解,所謂親共報章,有其政治背景,但政治上你攻擊政敵也就罷了,怎麼連一件完全非政治化的謀殺案,也要拋棄傳媒的專業和操守呢?

拋開這個極端的例子,但其他主流媒體的表現也令人失望,主流媒體對是次謀殺案的取態,多停留在色慾獵奇的層面,當然,警方發放的「援交」一說,著實推波助瀾,但媒體難道就要無條件信服並跟隨警方的說法嗎?

有藍絲帶流氓更在網上污衊稱遇害少女曾經參與「佔中」,這些為政治抽水,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無恥之徒,筆者更是祝愿他們早下地獄。

但話說回來,是次少女遇害案,儘管不應被「政治化」,但就政治層面而言,難道就是毫無關係嗎?

筆者認為答案是否定的,首先,在世界上任何一個以人為本的正常國家,未成年人的安全和身心健康都是非常受關注的。一名16歲都未夠的少女慘遭毒手,還要被棄屍垃圾站,這本身是件震動社會情緒的大事,是非常嚴重的事件,並不是普通的謀殺案,根本上是值得特首、政府高官親身出來過問、關心的。

特別是考慮到而有家庭困擾的少女離家後,因為涉世不深,慘遭毒手的案例,近年來已經不是第一宗了(上一次較為震撼的是2008年王嘉梅肢解慘案)。香港的青少年政策,根本上就是出了嚴重的問題。

筆者並不是認為,任何一名青少年遇害,都是政府的責任,但是,政府,或者是社會上有識之士、有能之士,如果再三面對這些問題而啞口無言、無動於衷,束手無策的話,這便是不可原諒的失責。

此外,筆者需要明確地指出,「私影」、「援交」這些標籤,絕對不是諉過於人、推卸責任的藉口。

這不單單是對政府而言,也不只是對傳媒而言,而是對我們每一個有人都應該是這樣,如果我們還有一息良知尚存的話。

我們每一個人,絕對有向當局施壓,要求查明案件的真相責任。我們應堅持獨立思考,特別在人命生死的大是大非面前,不輕信,不偏頗,不戴有色眼鏡的道義責任。但實際上,今日的香港社會,讓筆者所看到的現況,確實是無比悲涼。

香港是一個非常喜歡標籤的社會,標籤除了是把人區分成三六九等之外,最具破壞力的地方,是在於標籤完畢之後,這些標籤就成為了香港人大安旨意「食花生」、推卸責任的萬能藉口。

「有女仔俾人殺咗棄屍垃圾站?」,「哇,好慘啊,嗚嗚嗚」,「咪住,警察同新聞都話佢係做援交wor」,「哦,咁就抵撚死啦,援交妹」

在最近這兩個月的佔領行動中,由於有不少未成年學生被警察和黑社會的暴力所傷害,於是一大堆「守護學生」、「保護孩子」的口號,瞬時掛到鋪天蓋地,很多主張「大愛」的「監暴」團體、群組,紛紛成立,爭先搶奪這個光環。

但是慘遭肢解的王嘉梅呢,還有今次遇害的少女,會不會有人或組織走出來為她們的遇害而「監暴」?

同樣都是暴力下受害的未成年人,只是由於標籤的不同,社會對他們的關顧和態度,竟然是截然相反。道德不是去搶占光環,道德實踐最寶貴的地方在於完整性(integrity),沒有integrity的所謂道德,充其量只能是偽善。

重視每一個人,特別是每一個個體的生命,這是成熟的公民社會最基本要達到的,但很不幸,香港今日似乎和這個方向背道而馳,而且還要越走越遠。

金鐘清場在即,雨傘革命基本上敗局已定,在這個沉重的時刻,筆者認為,香港人,與其說爭取民主真普選,不如先反思一下我們這個自私、冷漠、偽善而又好高騖遠的族群,到底在心態上犯了什麼毛病再講吧!

踏入2014年歲末的香港,再各方面都步入了艱險的境地,我們內有港共暴政壓迫,外有中共強權壓境,在這個時候,香港人如果還不珍惜僅存的你我,我們還能夠剩下些什麼呢?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