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方文山為藍營寫歌被批 是甚麼現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kudre

台灣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民情洶湧,竟燒到填詞家方文山的頭上。原來連勝文有首競選主題曲《同一種世界》,就是出自方文山之手。鄉民網民圍剿方文山,迫使其寫了題為《請試著別把政治傾向信仰化》的萬字文回應。

娛樂圈的人一談政治,十有九個出事。波譎雲詭的政治,要拿捏分寸,政治人尚且經常中伏,何況娛圈中人?

這篇萬字文,台式溫言軟語很多,簡單歸納有幾個重點:

  • 1)訴諸言論自由;援引伏爾泰的「名言」為自己「表達意見」的權利辯論
  • 2)強調「娛樂歸娛樂,政治歸政治」;作為台灣的填詞大家,他只是出一雙巧手,並不代表他就是政治上「挺藍」,並指自己關注的是台北市的具體政策,而不是特定的黨。
  • 3)受萬人攻訐,方文山歸咎於「非藍即綠」,即所謂「把政治傾向信仰化」,並說自己因為幫藍營寫歌,而不幸得罪六四比的六成群眾。

小時候聽周杰倫,其實也是聽方文山。但是方文山仍是凡人,困窘之時,仍不免拋出「言論自由」的俗套辯論法。方文山為連勝文寫競選形象歌,是實在事實;民眾就事批評,夾雜人生攻擊,卻不可以全盤將此事之討論上升到「傷害我的言論自由」,因為無人阻止過方文山寫歌,他現在亦可以再幫連勝文寫敗選紀念歌,但一切自有公論,打死無怨。

訴諸言論自由、消費伏爾泰,向公眾扣上「損害言論自由」的大罪名,實際上是濫用「言論自由」來逃避公論、剝奪公眾評論的自由。方文山有寫歌的自由,有支持候選人的自由,怎麼民眾就沒有批評的自由?

「XX歸XX」,政治歸政治、你們「民粹主義」,經常有人說,也是開口夢;「非藍即綠」,以前是,很多人沒跟上現在的新形勢。方文山立論的問題,出在掌握現實的最初階段。這次選舉,不是「藍vs綠」,而是「藍vs非藍」。民進黨只是泛綠其中一員,而大勝連勝文的柯文哲,則是無黨派人士。方文山將自己說成非藍即綠政治狂熱的受害者,自己只是寫歌詞,不涉政治,是不對的。因為這次選舉「藍vs非藍」背後的意義,是「國民黨極大中國統一路線vs台灣主體路線」,不是政黨利益問題,而是國家利益、國家存亡的問題。

在這個高度上,為藍營寫歌,不只是政治表態,而是為「兩岸被中共統一」的政治藍圖投下贊成票。不論是有心還是無意,鬧,為甚麼不該鬧?

 

方文山這種玩忽政治、輕視政治,到犯了民眾才來嚷「言論自由」的娛圈中伏個案,令我想起香港雨傘革命出現的「文化監暴」。這個由娛圈中人(何韻詩黃耀明等)及文化人組成的組織,口說要監督暴力,但幾乎次次都只是譴責抗暴民眾,民眾打碎玻璃,他們譴責,卻對同場出警棍和催淚化武的警察不說一個字。「文化監暴」,實為「文化監民」,在輿論上箝制抗爭,實收維穩作用。

究竟黃耀明這班藝人怎麼想,是否知道自己在民眾的傷口上灑鹽?很多娛圈人、文化人往往自峙「不是搞政治」,自然拿捏不了政治的分寸,政治有時是他們事業的背景,像方文山寫競選歌(雖然他說沒有收錢),到問題來了,就說「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怎麼得了。

現代的華人社會很多專才,有文化人、有歌手、有醫生會計師律師,但沒有「社會人」,沒有會拿捏政治分寸、認真認識政治與一切事務關係的人,時窮之際,就喊「我不懂政治啊」。他們在其專業領域很厲害,但對待社會和國家政治就像玩泥沙。

存大節、兼取個人與全體之義利,在現代叫「公民」,以前的東亞叫「君子」。」華人接引不到歐洲的「公民」,「君子」亦已湮滅。政治淪為獨裁者的遊戲、偶一為之的嘉年華,或者必須拍大合照的課外活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