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民俗學018】劉天賜:本土電影小小的宇宙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很多人都「同情」香港獨立製片人,導演等不得不面向北方。投奔大陸呀。投資拍製只有香港市場(及少許亞洲市場)的電影,事實証明不能活命。一齣並普通cast的製作,起碼成本五百至一千萬元港幣,製片家(金主)只能在香港票房中分成三分一。一千萬元票房成績,分回來三百多萬而已,沒大陸市場,虧泄風險大得很。這十數年間,本土的戲院座位又大大減少。本土生產量大幅度下降。以迎合香港觀眾的題材也漸式微。

為什麼七十年代尾至九十年頭整整廿年,香港本地電影產業發展異常蓬勃?很簡單:「大陸衰香港好」。這些年頭,國內正文革後期,改革開放初期,香港影視產品無法外銷入竹幕,海外市場唯台灣,星馬,英荷等地而已,錄映帶/碟末流行,遑論盜錄。主要仍靠觀眾進入電影院。這段黃金時候,爛片也賣錢,戲院普及港九新界離島。

創作,抄襲,模仿式式俱全。品種極多,產量媲美荷里活產業。就創作而言,香港武師從中洋雜耍中取用了「拉鋼線」(吊威也),跳彈床,微量爆炸,經過節接,做出了武俠小說的「輕功」,「掌風」等等,幻想成了現實。武師以舞臺北派的功架,轉用到電影,成為利落清脆瀟灑的滑稽功夫,觀眾一邊感到刺激一邊又笑不攏咀。這些都是本土影視界工作人員創出來的地道貨,且行銷海外同業,荷里活好幾套科幻,動作大片都由港人負責動作設計的。

本土在名利爭持的悶局中,喜劇至為受歡迎。有早期「以洋為師」的許冠文,拍攝本土升斗小民狂想(求望發達不擇手段),小市民遇到的不公平,刻薄老板賤伙記,分配不公平,(邊有半斤八兩咁理想),中洋差別,洋人得華人不得(麥當奴成企業,唐人雲吞不能成快餐)等等。只有本土觀眾得到最大共鳴。(他一改作風便陷,不代表市民嘛。)

周星馳「以日為師」,將日本漫畫的不羈浪漫放進電影之中,一新觀眾耳目。什麼台灣來的教授「研究」成功因素,皆不知八十年代,香港社會在經濟起飛後,馬上遇上回歸大限。此時港人內心不安焦躁心情,無處發泄,正待紓緩。「無厘頭」即是:不明所以,不知頭尾,不通邏輯,不嘵結局。洽洽乃港人處於無可奈何,無可選擇,無處伸訴的處境中窘態。自己正在嘲笑自己!

這個鬱結,從回歸前已積累,今天的「雨傘」才撐開有知覺人士的內心,提交他們的心願,「要真正的自治,自由,自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