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國偉:鄺保羅的聖誕節文告——以中共的「河蟹」換基督的和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文:吳國偉
春天教會宣教師

政治文告,比如英皇或特首的聖誕節文告,就是統治者對處境作出闡釋,並指引人民怎樣去回應,修辭上會運用讚賞或責備,影響人民對政治形勢及自身角色的評估,是一種柔性的權術。

而宗教的聖誕節文告,看起來跟政治文告相似,都是談談過去一年作一回顧,評論一下市民的表現,特點是加一些宗教色彩。然而細心比較,會發現宗教文告突出了政教分離的好處,即是以宗教的核心價值,即是上帝的公義與愛,去勸勉世人特別是執政者的一種傳教作品。分析文告中對執政者言說的比例,可以發現發言者的政治良知。

例如2010年教宗本篤十六世的聖誕文告,對象主要是統治者,也可以包括人民。他「指出耶穌的聖誕是所有人,特別是人性尊嚴被侵犯的人的希望,他也為聖地和世界上許多發生衝突的地區熱切呼籲和平,並向所有受迫害的基督信徒,尤其是在中國的基督信徒,說了一番勉勵的話,祝願救主耶穌的誕生,加強中國教友的信德、忍耐和勇氣。」(見台灣天主教官方網頁)簡單來說,聖誕節文告就是宗教「老師」給予各國統治者「學生」表現的年終成績表。

鄺主教像想沾上權力

於是我們再看聖公會主教鄺保羅的作業,就發現他並沒有盡責去討論執政者的表現,反而像一個想沾上絕對權力的公公,站在權力的高位,指責想爭取公義公平的人民。

鄺政協的聖誕節文告的第二段,引述了一個調查,指「有過半數受訪者認為,因為市民太過堅持各自的政治立場和社會衝突日益嚴重,所以感覺非常不快樂」這段文字落實了發言批判的對象,是市民「因為市民太過堅持」。至於收緊市民人權的人大及特區政府?傷害和平示威者的人身及人權的警暴?鄺主教失職了。

[quote]於是我們再看聖公會主教鄺保羅的作業,就發現他並沒有盡責去討論執政者的表現,反而像一個想沾上絕對權力的公公,站在權力的高位,指責想爭取公義公平的人民[/quote]

民主是要限制權力

鄺政協也無知於社會科學,以及政治神學。他說「社會的穩定和秩序受到動搖和破壞,是任何形式的制度都不能重建和修復,問題反而更加嚴重。」且不說文理不通(現在的金鐘旺角銅鑼灣的秩序不是被警政制度修復了嗎?)上世紀的政治神學泰斗、曾蔭權也曾經引述的神學家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早已說明,民主是要限制權力太集中的罪性,因此民主制度建設就是要「重建和修復」極權與人民的平等關係。沒有平等,哪有和諧?

明顯地鄺保羅也沒有好好的熟讀聖保羅,鄺政協的聖誕節文告想解決市民因為政治爭拗導致的內心傷痛,卻沒有參考保羅多次勸人和好的基本原則。比如腓立比書第四章勸友阿爹和循都基(兩位都是女子)要分別以基督為根基辯說自己的立場,以對話重建關係。現在首先是執政者沒有根據合約精神,違反基本法確定的人權,而且更拒絕跟和平示威者對話,才發生暴力與流血。鄺主教不去勸說執政者一方,已經非常不公平;卻扮演公公的角色,附和權貴打壓人民,以中共的「河蟹」換基督的和平,怎能服眾?

如此違反基督使人和好的教導、如此出賣聖公會傳統、如此背棄人民,對雨傘運動中的基督徒的傷害,又期待甚麼樣的制度可以彌補?

據說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正在思考要中止轉世,一個效果是止息政治對宗教的破壞;期望這位鄺主教,也嘗試思考體制為自己製造的業,以及想想如何中止自己對主耶穌、其他教徒及自己宗派的業。

相關新聞:

鄺保羅籲重建政府市民互諒互信(及聖誕文告全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