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搬走金鐘佔領區物資 去幫Benson Tsang做「慈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這是早幾日(12月6日)發生的事:Benson Tsang(曾志浩),平等分享行動發起人,在網上指「金鐘已有朋友開始運走物資」,呼籲金鐘市民「可考慮將適合的身資直接送到深水埗,分施給物家者使用」。

「金鐘大會」還未宣佈退場,很多人已經急不及待。反正「雨傘運動」已經差不多,物資好多,用得唔好哂。有些網友則反駁,金鐘根本沒有這個情況,就算人影疏落、毫無戰意,但應該沒有搬走物資。如果有人搬走物資,很難瞞得過現場和外界的人。

曾志浩這篇呼籲,其實很簡單——他看金鐘要散水,好想深水深水埗可以拿到金鐘的物資,於是自己搬出以下「消息」:「金鐘已有朋友開始運走物資」,造成一個既定事實,啊,已經有人搬了,所以我也跟著叫人去搬。這樣鋪排,用心明顯,一貫的風格——矯情、偽善、虛假。

很多網友入去批評,據報全部被block。就算外面的人如何批評,曾志浩都可以大義凜然搬出理由——我只是為了深水埗的無家者好﹗

油麻地老人 (攝:盧斯達)

香港人沒甚麼多,只有偽君子多。一個倫理問題:有人跟著曾志浩的呼籲去搬金鐘物資,首先就做了偷竊的狗賊,而曾志浩則自稱不在香港,精人出口笨人出手。深水埗的無家者需要物資,就從金鐘搬過去;那麼中國人很窮,是不是就可以打劫香港去幫人?葉繼歡都有需要,所以他就去搬運銀行的物資給自己。

好不幸,香港遍地是這種貌似大愛、實質喪心病狂去搏取助人光環的偽君子。泛民不也是如此嗎?一兩個議員提一個「本土優先」的議案,裡面講的,幾乎全是政治常識、阿媽係女人,民主黨那班人卻投反對票,講來講去就是「香港人也是中國人」,不要分別、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蔡耀昌何喜華施麗珊不也是如此嗎?何喜華一天到晚都掛著那張悲天憫人的臉,卻走上聯合國告香港人歧視大陸人,打官司;《基本法》胡混,他們就推到爆廠,向未住夠七年的人大派綜援——左翼、殖民派、社工界的人會說,那些人好慘啊﹗是,十個裡面有一個好慘的,都是慘,而他們就從香港市民身上割肉吸血去補助大陸人。

至於蔡耀昌何喜華施麗珊,就拿到為民請名的光環和NGO撥款。

金鐘佔領區 (攝:盧斯達)

無家者很慘,Benson Tsang就主張可以拿金鐘的物資。回想當初,市民捐物資、買物資,是為了甚麼?是為了支援佔領,任何人改變這些物資的用途,是否有問過捐出物資的市民係咪咁諗?

好想退場的泛民政黨可能會覺得這是一道好計,以慈善之名,自我散功,清走金鐘的物資,也許會答應捐出自己手上hold住的物資——但這仍然是違反事理和倫理。金鐘要退場、要自我清場,不要用甚麼「幫無家者」之類的偽善理由。要退場、要返歸,上台宣佈,接受公論、接受政治後果,總之不要擺弱勢上檯。

回到事情的本質問題,結束抗爭,然後將物資拿去「分享」給弱勢,使其飽腹一兩餐,完事。為了做小小好事,不惜做最大的壞事。剝削大眾的大格局不改,用小恩小惠豢養著窮人——這就是慈善。以前的帝王之術,則說要維持人民生活質素在「不饑不飽」的低標準。太餓,會造反;太富有,就搞獨立。現代慈善的功能,就是如此。

就算改了個名叫「平等分享行動」,也是在維穩拖延,加深社會全體的不平等。蛇齋餅粽,何止是親共政黨在做。

Benson Tsang之類,在香港越來越多。要計數,此君上次煽風點火,將去找「深水埗明哥」贊助食物的浸大學生擺了上台,搞到滿城風雨,人人批評消費大學生,Benson Tsang做了一回正義判官,又是一次賺光環的,死的只是入世未深的傻豬豬大學生。

明朝有個現象,官員之間表面競尚道德氣節,流行犯顏直諫、當面批評,激嬲皇帝,將其仗打幾十大板,這個官員就得到了忠臣之名。明神宗看穿這種虛偽,知道議題不重要,重要的是官員要賺光環,叫這種風氣「訕君賣直」。

販賣正直,是古往今來的現象。「大善人」,從來布大害於世。有光環,真係唔戴?梁振英人見人憎,要害人沒那麼容易;頭戴光環的,殺人都不染衣袖。這廿年來,香港人也不是被一班君子款款、卿本佳人的害到雞毛鴨血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