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影視民俗學017】劉天賜:觀眾心理研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研究觀眾心理不必太花顧問費或民調費,一字咁淺,曰「速成」、曰「善忘」。今人用「朝種樹晚(界旁加兩戙)板」,「貪新忘舊」來形容這個年代,這個社會,適合之至。

觀乎這個年代,一切都以「快速」為好。登入電腦,即希望以最快速度登入各項介面,稍為緩慢一點,無名火起何止三千丈呀!處於快速變化的世界,便用了「時間等同金錢」作恐嚇性警語,然則他們都謹慎運用時間嗎?又不然。偷懶,貪睡,不守時等陋習,花費別人時間,則常常遇見。愛惜光陰只在自己利益立場而言而已。

生活方便比以前多了許多,接觸的變化愈來愈快。衣食住行無一不是「迅速化」。迅速有其利也有其害。譬如:劇情,常問一問題,「為麼黑澤明在1950年拍《羅生門》一組鏡頭,介紹樵夫入森林過程,樵夫足足行了三四分鐘的山路!黑澤明浪費菲林嗎?拖延時間嗎?過程沒有對後面故事有埋伏線,為什麼?原因就是導演需要將「現在」和「過去」的時空間隔,不致混亂。事隔一甲子,這種「間隔」並不重要,但是,還有一個意思重要,畫面時間令觀眾能集中精神,加重好奇心看下去。

以前,大片放映前戲院先播出五分鐘音樂,入了座便靜心下來,把煩燥心情轉到去看戲平靜狀態中,使觀眾集中情緒看戲。這與唐人看戲要熱鬧,要多聲音大大不同。

現在看影視並不是「欣賞」或希望啟發思考,連帶不希望觸動內心,只希望官能刺激。所謂「盡聲色視覺之娛」,「眼晴吃冰琪琳,靈魂坐沙發椅」而已。故此,節奏緩慢的,將受眾帶入某種境界的,激發起哀慟情緒的都會是「票房毒藥」了。

過去,文藝片節奏緩慢,因為留給觀眾思考(吸收)的空間,過速發展便來不及「看清楚」,也不能「想多層」了。只因娛樂乃須節奏配合生活,大家不願去看「要想想」的影視作品了。

不止要快速,還要多變。獨沽一味便令消費者覺得不值。試看飲食業,本來是茶餐廳,要做到有鼓油西餐各式扒類,有燒臘,有海鮮,並加有日本壽司,韓燒,真係應有盡有!配合茶客多元要求。只求多元不求精細。影視產品如是,電視節目乃用以「送飯」,防止寂寞,增加家中雜聲,故此,主題、人物,情節都無特別精心創造了。千人一面,幾套套路行走江湖。

這是消費社會的特點,「曾經佔有,不求雋永」。

影視製品如是,按照商人牟利原則,多(產量多過要求),快(製作過程極速),好(能引到消費欲望及消了費便是好),省(減輕成本包括時間人力)。

職是之故,感到這些等產品退步,乃閣下末化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