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雨傘革命撐開了超荒謬的時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我浸沉於現代主義的歲月,一墜入卡夫卡,加謬,貝克特的文字世界,從此不能自拔。他們筆下的荒謬世界,在當時來說,還只是一場場夢魘,令我經常無心睡眠。真是萬萬料不到,時至今天,身在香港,自新特首上臺之後,面對的日子,身歷的處境,竟是一步一步地被扯到一個夢魘成真的境況。一些人物所作所爲,只有比無恥更無恥,真真確確,原來這個時代,可以存在一個比荒謬更荒謬的世界。

日前最典型的實例就是:警察手執警棍隨意襲擊群眾,被說成呵護孩子的行爲。一個十多歲女孩在牆上塗鴉便遭圍捕及拘留,市民過馬路也被警察高聲喝斥禁止,在世界各地,何曾在街頭會出現警察數目多過歡度佳節的群眾?某些公眾人物,今天看來站在你的一邊,但明天就恰恰相反。戴上面具的V煞,反帶給大家清晰的訊息,前例,極端混亂的局面。從前的日子不是這個樣子的。制服人士的臉孔是扭曲的,他們的笑,只不過自覺處於上風,於是以譏諷,椰榆,冷嘲的方式「處理」大家。清場後在現場拍大合照,在他們的心裏,是想紀念一些什麼呢?一夜之間,曾與香港市民共同生活,打成一片,還受大家普遍尊重的警察公僕竟然變了與眾爲敵的惡獸?只是一首命令這麼簡單?老婆婆的一句話:「從來好仔就唔當差啦」驚醒夢中人。警察的的所謂美好形象只不過是大家過去一廂情願吧了。

荒謬的恐怖處不在這裏,而是爲他們的行爲粉飾,開脫的在位人士,說什麼一心爲學生好,說棍打出於慈母心,他們更認爲他們太辛苦了,要捐款慰勞他們,公開送他們禮物,藐視所有以往的賄賂條例。

凡此等等,我們身處於一個極端倒轉來的世界。卡夫卡筆下的主角醒來變了甲蟲,但今天的香港人,進入另一個更詭異的世界,甲蟲不是自己,而是身邊周圍的人,有毒的甲蟲。加謬筆下主角的母親死了,毫不傷痛,只見冷漠。他們更進一步,目擊整整新生一代受壓制,被出賣了,他們無動於中。貝克特筆下主角問蒼天無語,永遠等待果陀下去,無盡的空虛與絕望。學生與市民面對連串不公平的審判,抱著推大石上山,勇往直前,只真是等待一個「果陀」式的真普選?

坦白說,過去我真的以爲作家所寫的預言,是數個世代以後之事,有生之年不會遇到,萬萬想不到,更荒謬的情況就一下子赤裸裸地呈現在眼前。不過,舊日的人生價值不能變改,我們需要新的信仰力量。當然有人可以選擇另一個方向,可是,我喜歡說,雞蛋除了撞牆,待以時間,還可以孵出新的生命來。一把雨傘給我個人的啟示不少:傘總是能張能收,總是在適當時機保護我們不會受雨淋日曬雪降之苦。

對於港人,梁蘇記遮的歷史,耳熟能詳。此招牌遮出名純正鋼骨製造及隨時替顧客包換。今天竟然出現了雨傘意象,其喻意就是此遮非尋常,鋼骨純正,必然撐得往。正如四柱八字談及的華蓋。華蓋者,神話中帝王所用的遮擋陽光雨水之傘。書云:華蓋爲喜神,用神,則主人聰明有才華,天分高;能够與宗教,易學結緣而帶來好運,危難時有神仙保佑,絕處得救也。在天上,華蓋属三垣之中的紫微垣,共七星,由九星的杠座所撐,極似一把傘。是不是巧合呢?689此惡煞,獨欠7,而7星的華蓋一出,不是給他遮蔭,而是對抗擡杠,看來,689氣數已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