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紀辨方:柏林人推倒圍牆 香港人築起城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wall

攝:盧斯達

今年是柏林圍牆倒下二十五周年。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數以萬計柏林巿民走上街頭,推倒柏林圍牆。十一個月後,兩德統一。柏林圍牆倒塌一幕,從此成為世界各地對抗強權的象徵。提出「雞蛋抗高牆」論的作家村上春樹,便將香港的雨傘革命,與德國人推倒柏林圍牆相提並論,藉此鼓勵港人奮起抗暴。

村上春樹仗義執言,作為曾經的村上迷,無疑相當感動。但是將香港的雨傘革命置入柏林圍牆倒塌的處境,並無助理解香港的實際情況。香港對中共的關係,並非東德與西德,南韓與北韓之間的關係。東德與西德,南韓與北韓的分裂,柏林圍牆的興建,是共產主義入侵,美蘇兩大霸權角力的直接結果。東德與西德,南韓與北韓之間,對「彼此是同一國族」的想法,依然有一定程度的認同。因此,柏林圍牆是分隔同一國族的強權象徵,必須被推倒。

香港與中國之間的區隔,遠早於共產主義興起之前。早在王朝中國時代,香港與中國早就走上互不統屬的分岔路,香港的經濟體系、法律體系以至航運、郵政、電話區號都與中國分家。雖然港中邊界在一九五零年代前依然開放,但兩者是不同的政治實體。五十年代邊境封閉之後,更加強化了這項事實。香港與中國之間的城牆,不是物理上的,而是心理上,制度上的城牆。香港與中國之間的城牆,是保護香港作為少數族群的防火牆,保護香港百多年來倖免於中國大陸的政治動亂。九七之後,香港的城牆獲得憲制上的法律地位,是保存香港族群的象徵。城牆之於香港,不是強權象徵,而是香港的守護神。現下遍佈旺角金鐘等地的路障,就是實體化的城牆,要將港共引入的魑魅魍魎排拒於外。

推倒高牆,是德國人的抗暴象徵;築起高牆,才是香港人地道的,本土的抗暴方式。

無視香港特殊處境的政治代理人,最喜歡鸚鵡學舌,人云亦云,學著對香港實際情況了解不深的外國人說要推倒高牆。香港的城牆,是用來把巨人阻擋在外,保護村民的。泛民那些政治賣辦,說牆內牆外是一家人,要用法律和社會福利制度的漏洞,把制度上的城牆拆除;對旺角金鐘的實體化城牆,共諜同樣恨之入骨,不惜重覆以投票、小組討論、建立大會以至親身落場,拆去守護香港的城牆。沒有城牆保護的香港人,將如大草原上的羚羊斑馬一樣,淪為獅子獵豹的點心,這就是口口聲聲要「雞蛋抗高牆」的泛民最樂意見到的情況。

「民為壕、民為城、民為牆」,一旦香港人的內心築起了要將強權,將中共區隔在外的城牆,就不可能被拆除。城牆,早就根植於香港人的心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