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澂:香港這個金融水掣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債就是錢,用國債做抵押,國債就可以當錢使,股票樓房都一樣,經銀行抵押後就可當錢使,這就是信貸谷經濟此金融巫術的絕技。巫術的好處,是資產在累積的過程中,經濟可透過資產作抵押變成錢後,以槓杆的形式幾何增長。錢生錢,這就是通脹的由來。壞處就是槓杆的作用,會隨經濟增長而遞減。而當經濟增長週期完結,之前用作抵押的資產,不論是股票樓房,還是因為人為低息政策使債息低企、估價達上限的國債,其估價就會向下調,抵押品的價值下降,銀行等金融機構賬面上就會資不抵債。

升得高跌得勁,原先靠槓杆催谷的經濟,在經濟週期完結後,返過來就會以幾何的速度下降,經濟學上所謂的去槓杆化(de-leverage)是也。去槓杆化其實就是信貸收縮,或簡單的叫通縮。2008年金融大崩壞後,全球資產價格大跌,信貸大幅收縮,美國日本歐洲中國等各國,為了避免去槓杆化使經濟急速下滑政權倒台,於是採用量化寬鬆、迫國企銀行開水喉等方法,試圖揼水入經濟,承托資產價格。

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一直認為聯儲局水只是救有錢人,其實不然。揼水是要承托資產價格,防止銀行資不抵債拖跨經濟。有錢人擁有較多資產而受惠於聯儲局的揼水行動,這只是揼水的副做用。

美國一停QE,日本隨即加大其QE規模,並增加日本退休基金中持有股票的比例,明顯是有默契而行的。目的只得一個,就是要承托全球資產,即銀行抵押品的價值。所以日本政府及央行不斷說要打擊通縮使日本回復通脹就是這個道理。不要以為只有日美聯手,歐洲英國甚至中共,其實都同處一條船。在經濟金融早已全球化的時代,各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國出事,他國絕對無法幸免。

各國經濟金融同坐一條船,人民幣流出國際,其實可承托歐美的經濟,特別是樓房股票等資產的價值。例如夏威夷就有好多大陸人在當地買樓。又例如美國政府嚴打洗黑錢,卻括免地產代理成立洗黑錢的規則,變相豁免審查買美國樓的資金。

為免人民幣資金失控流出流入,歐美並不容許人民幣直接流出流入其國境——其實中共自己都驚控制不了。人民幣並非國際流通,那手持幾千萬人民幣點換出國?最方便的做法,就是以買香港樓香港股票的名義,先把人民幣換成港幣。一變成港幣就萬事好辦了。因此,人民幣要出境,一定要先經你香港這個水掣。

歐美等西方國家用香港這個水掣制衡中共,卻其實中共也樂見有此水掣,用之學習及借鑒。這就是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於中共,於歐美的角色。得水掣,得天下,真的唔講得笑。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