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成桓:諸行無常 結社自保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諸行無常,亂世已至,太平不再。

亂世道理不通,歪理遍地。這一個多月警察、黑社會、藍絲帶等人,互相協調。偽造證據、暗角打獲、抹黑分化、滲透造謠,花招盡出。如斯田地,往日太平之世不再。

現在我們面對三大問題:

  • 如何獲得更大成果?
  • 後遮打時代如何避免秋後算帳?
  • 如何應對將來的廿三條、反歧視法等等不公之法?

要解決第一個問題應先拋棄大量假設,並以事實和證據進行推論。

首先第一個問題:中共是否打算停止現時香港之局?

若果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及梁振英當成白痴和弱智殊為不妥,一個智力正常的人不會不斷重複犯錯。假設梁振英不發射催淚彈、黑社會不大舉進行、警察無暗角打獲、藍絲打記者等等,那以往日香港人的三分鐘熱度,一早散水了。

若果梁振英只犯一個或兩個錯誤,尚可接受。但連犯呢?

第二個問題:中共是否真的兩派互鬥?一方主和一方強硬?

表證成立,正如毛澤東所言:黨內無派,千奇百怪。但他們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會否已互有協商?假藉互鬥,實質背後互有默契呢?若果把中華人民共和國互鬥想得如此白熱化和你死我活則過於理想,甚至天真。莫非他們不怕香港漁翁得利嗎?

若果真的刻意延長,那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明顯舉措?

首先此次遮打革命本質上是以戰迫和。對於香港人來說,最理想的局面是引進第三方、甚至第四第五方勢力介入。當中備選勢力有美國、英國、本地富商三項。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從富商北上面聖及英美兩國口惠而實不至那一刻,香港就再沒有外力能夠介入。形成——口袋裡的戰爭。

現況:口袋裡的戰爭

此一局勢是最不利遮打革命的一群,首先這變成「市民VS政府」的局面,即不能速勝,及只能和政府硬碰硬。但本身市民有極沉重的道德包袱,只能包圍、唱生日歌、挨打、被捕。可以說是讓車馬炮地和政府捉棋,其機會成本高昂得誇張。而政府則接近毫無底線地肆意出招,甚至公然虐打市民亦能安然無恙。即使佔到此一刻,香港人的戰略局面可謂毫無起色。整個戰略主動權仍然掌握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手裡。

攝:盧斯達

所謂戰略就是大勢,設法造成有利自己的局勢,而戰術則是利用現有情況。若以打啤來比喻。戰略就是手上有什麼牌及組合,而戰術就是打牌的先後次序及應對上下家的方法。打牌就是七分運氣三分技術。若果置換名詞,則是七分戰略三分戰術的遊戲。即使賭神再世,但手上全是爛牌,充其量只能不敗。但一個普通人手上全是好牌,勝利實為輕易。

香港人雖然戰術上極為出色,由士氣、毅力、意志、膽色、人數、物資都相當出色。但我們只是被迫應戰,而從來無及不能主動進攻。那怕進攻龍和道同樣如是,這只是戰術上的調動。那怕佔了龍和道後,我們能引入第三方勢方嗎?我們的局勢從來無變。

再者由第一日開始不斷出現所謂的關鍵日子,多得不合常理。幾乎每星期兩個,四中全會、立法會開會日等等,不一而足。這些所謂日子,根本毫無理據可言,本身這些猜測根本不能證實,只是借用已知事實,再賦予不同含義,令人產生不必要的期許。簡單例子:男人出軌偷食,都是用類似技巧,如準備後日會議,所以要開夜。

這些技巧簡單易用,根本不可信。

最後一點作為間接證據。香港特區政府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用間能力低得不可思義。若我為兩者就直接搵人斬傷自己人,甚至殺表面同路,但不同派別的人。以重傷抹黑革命者。而非現在軟綿綿般的抹黑,這完全不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心狠。

若果中華人民共和國真的刻意延長佔領,那又有何目的和益處?

借用毛澤東一句:武鬥有兩個好處,第一是打了仗有作戰經驗,第二個好處是暴露了壞人。……再鬥十年,地球照樣轉動,天也不會掉下來。

具體案例:大嗚大放

假藉廣開言路之名,鎖定誰是反革命份子、誰對政府不滿。接下來就是反右鬥爭。一對比時局,整件事很黃得發紅。戰略和戰術最上乘的手段便是讓敵人高高興興地中圈套。而我們則是高高興興地,身水身汗地中伏了。

我們的底牌被看穿了,這些資料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香港事務很有幫助。

現在我們陷於兩難之局,進不得,退又死。於是坊間很多人因士氣低落,而要求撤退。若果一退則白廢功夫,政府及警方做事更加肆無忌旦,可謂潰敗,一瀉千里。

那我們又如何勝利?更何港政府已經開始政治打壓,秋後算帳。警察開始點相恐嚇,再進一步則是各公司及學校。只有勝利才能保着基本力量。勝利前,必須要奪得有利我們的局勢。而這些功夫不再是由佔領區決定,而是在佔領區外決定。現在佔領區只是技術性的輔助——維持士氣和戰線。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結社自保——工會。

結社一法在短期來看並無成功與失敗一說,只是成功到多少。究竟是最低層次的自保?還是各團體互相進行平等交流,進而與政府抗衡?還是能夠組織到罷工呢?

若果做到第一步則能解決文中第二個問題——如何自保。只要政府及資方無理解僱和欺壓曾參與佔領的人士,工會保守的可作轉介工作及短期度支,以應同道燃眉之急。進取一點則可以按章工作甚或罷工作要脅。令到我們這些參與者降低抗爭成本和一個安全網。

對政府來說,可能罷工已經足以影響的部署。第一步是要令到對方棋盤上的敵人需要分神思考。要不斷動搖對方的局勢。雖然很多人不想罷工,但能夠只以罷工解決,總好過流血。我們是求生,而非求死。

我們必須要明白:

  • 以戰爭求和平則和平存,以和平求和平則和平亡
  • 談判得到的,都是有機會從對方打下來

面對未來的困局,只有抱成一團才有希望。

當邪惡蔓延,正義而弱小則是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