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鳴:我們訓身拼命,你們坐困愁城──再三敬告金鐘留守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25/11/2014 新填地街衝突現場(攝:盧斯達)

2014年11月25日,如果他日香港有幸重光,史書將會記載這一天。再次,警察以最強的武器作後盾──不,我不是說那新型的煙霧水劑,而是與它狼狽為奸的政府和法制,三權合一,將暴力合理化,毫不留手地對非暴力的留守者進行虐打及無理拘捕,試圖以此威嚇我們,藉此發洩、嘗試清場。但旺角的戰友,我們捱過一晚了。

政府和警隊的各種無理無恥、毫不專業的手段,可能大家已司空見慣。清了,我們又回來;打壓,我們又反撲。昨晚見戰友們越戰越勇,連一直只聞樓梯響的盾隊,終於都出現了。即使現在未成氣候,但我想,一直以來只靠默契,靠臨陣當機立斷的佔旺勇士,很快就會抓住節奏,以盾陣反守為攻。

但我想問,金鐘人,你們到底在幹甚麼?一港之隔的你們,除了唱歌叫口號之外,你們就不能做其他事嗎?你們就不可以拉大隊廣延戰線,分散警力嗎?怕太激進?好了,在大台號召些同路人,到旺角支援一下,都可以吧?難道你們察覺不到,連這個多次犯錯,進退日漸失據的政府,這個龐大、卻又脆弱的哥利亞,都看不起你們了?說得難聽點,開初的好漢,現在的姿態,就似等待招安的宋江!你們是投降派嗎?可能不是,但總結你們的行為,跟待宰的羊群,有何分別?

當日你嘲笑港豬甘為「沉默的大多數」,今日你自己已成為了其中一員;當日你痛罵警察作「平庸之惡」,今日你卻已是同路人的平庸加害者!「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你們可能早就耳熟能詳,但John Donne這首詩還有兩句,你地真係要好好參詳──「無論誰死去了,都是自己的一部份在死去,因為你包括在人類這個概念裡」將「人類」(如果你們仍想做)換成「抗爭者」,就是旺角人對你們作出最強烈而理性的勸告。

金鐘人,我勸你地莫再港豬,趁現在為時未晚,將功贖罪,否則你們要承擔的將不止是背信棄義的罪名,還有一輩子的內疚和無地自容。革名成功與否,你們的罪名,都一樣!當十年之後你個仔大過咗用普通話問你,雨傘革命你幹了甚麼?難道你答佢,我在金鐘露營嗎?有人問你「為咗革命可唔可以唔要條命?」、「為咗革命你願唔願意坐五十年監?」時,咪咁易俾人大到,問清楚自己,你們在928站出來的原因,正正不是因為察覺到如果再不革命,你們就會無緣無故地無咗條命,無緣無故要坐幾十年監嗎?就如劉曉波、李旺陽、胡佳、劉霞⋯⋯萬刧不復!金鐘人,勿忘初衷啊!

今雨傘革命有金鐘、旺角兩派之分,講白了就是金鐘抗爭範式轉移未竟全功,泛民左膠和理非非餘毒未青,嘗試以「代理民主」迷惑群眾,實際上卻只是在垂死掙扎,以新生代的前途,換取他們的錢途,泛民餘孽根本就在借大台儲選票基本盤,乘勢再起。但自回歸以來,到了今日我們已經看得透徹,所謂代理民主,最終換來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出賣!金鐘的戰友,今日你視若無睹,即出賣我們,今日你認同他們,坐困愁城,就等如送他們權利去出賣你。雨傘運動就是直接民主的體現,麻煩金鐘人趕上革命的潮流,直接參與,直至直接民主!

而旺角的戰友們,我就不用對你們廢話太多了,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我們團結!我們勇武!借用港產片《放逐》中的一句對白互勉──江湖再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