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耶穌天倫樂證據出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譁眾取寵的媒體炒作

上週國際新聞大肆報道,在大英博物館塵封多年、有關耶穌迎娶了抹大拉馬利亞並誕下二子的抄本得以重見天日。抄本內容詳情將由約克大學宗教系教授 Barrie Wilson 和紀錄節目拍攝者 Simcha Jacobovici 合著的《失傳福音》(The Lost Gospel) 中公開。

作為典外經迷的我急不及待的上網找尋相關資料和刊物。看了不久,書本處理與一般解釋典外經南轅北轍,內容十分之九在作引導性導讀,而最重要的抄本文本放在最後。抄本文本並沒有提及過耶穌及抹大拉馬利亞,查找下才得知這是早已廣被研究的典外經《約瑟與亞西納》(Joseph and Aseneth) ,並非他們宣稱的滄海遺珠新發現。現存有敘利亞文、敘利亞文、斯拉夫文、亞美尼亞文及拉丁文等八十個抄本,難怪他們一直不公開及給予「新抄本」的名字。

為愛悔改的埃及祭司女兒亞西納

《約瑟與亞西納》是個浪漫愛情故事,故事主要是伸延自《創世記》 四十一章列祖約瑟迎娶埃及祭司女兒,並誕下二子瑪拿西及以法蓮的記載。罕有地,《約瑟與亞西納》以女性亞西納為故事主幹,描述一向鄙視男性、三步不出其城塔閨門的童女亞西納,有著七位童貞侍婢。一天她無意中遇到約瑟並愛上她,約瑟因二人宗教之別而不願與她一起,亞西納就把自己困在城塔中,就自己拜偶像行為向主認罪悔改,這時有一位長得像約瑟的天使向她顯現,給她一蜂窩進行一系列神秘儀式,並展示亞西納她在天上神性的自己,是神的女兒,名為 Metanoia (靈知主義女神的名字,意為「回轉」),Metanoia 會為愛她的人準備天上婚房(靈知主義信仰),讓她成為新造的人。

亞西納承諾會深愛及順從約瑟,二人婚後誕下二子瑪拿西及以法蓮。及後法老的兒子向亞西納求愛不遂,而派使者追殺他們,幸好得到約瑟哥哥便雅憫把法老兒子殺死,約瑟繼而得以管治埃及四十年。

源自第一世紀艾賽尼派之說

此典外經作者身份不詳,顯然曾受靈知主義影響。現存最早的抄本是於第六世紀以敘利亞文抄寫,但學術界普遍認為是公元前後一世紀艾賽尼派為最早原著,論據是基於亞西納的禱文,與死海古卷《社群守則》的禱文幾乎是完全平衡:

亞西納的禱文:「我犯了罪,主啊,我犯了罪。我干犯了你的律和不敬虔,我在祢面前說邪惡的話。我的嘴巴,主啊,已被祭偶像之物玷污了,又願你,主啊,向我伸出祢的手,一如父親愛自己的孩子,是溫柔的深情,把我從敵人手中回來。」

對照《社群守則》的禱文:「我們已誤入歧途,我們犯了罪。我們和我們的祖先干犯了罪並在邪惡中遠離真理和公義的律。因此,神審判我們和我們的祖先,並回報我們祂的憐憫慈愛從今時直到永遠。」

從天上婚房結合神性超我

亞西納禱告並最終看見天上神性的自己,是早期偏遠修道院基督徒苦行僧默觀的常見經驗,在教父伊皮法紐文獻中被引用的《夏娃福音》僅存一段有相關的描述:

「我聽到彷如打雷的聲音,便上前以聽清楚。
此時祂對我說:『我就是你而你就是我,
無論你在何處,我也在那裡,
我已撒在萬物之中;
無論何時你願意,你就能靠近我,
當你靠近我,你乃是靠近自己。』」

而所謂天上婚房 (Numphonos),並非指男女之間的婚房,而是地上的自我與天上的超我合一成為屬靈的完美人,是瓦倫廷派五聖禮的最終奧義,在拿戈瑪第古本的《腓力福音》對天上婚房有非常詳盡的詮釋:

「分離就成為了死亡之始。
就此,基督來是要修好太初的分離,
重新合二為一,
並將生命賜給一眾基於分離而死的人,
讓他重新結合。
而女人和她的丈夫就是在婚房重新結合。
那些在婚房中結合的人再也不會分開,
夏娃自阿當分離,正是基於他們不是在婚房中結合。」

文中的男人女人阿當夏娃是屬靈釋經 (Pneumatic Exegesis) 的詞彙,男人是指內在屬靈的自己,而女人是指內在較屬世的自己之比喻。

《失傳福音》的敗筆——論證不足

《失傳福音》作者主要論述約瑟在早期基督教經常視為「預表耶穌」的救主型人物,但只要查考教父文獻,摩西、約書亞、大衛、所羅門、阿倫和麥基洗德等,皆被視作耶穌的預表。故事並無找到任何約瑟與亞西納預表耶穌和抹大拉馬利亞之證據,恐怕是出自作者一廂情願的空想。

這並不是完全否定經典中有任何隱喻的可能性。一如舊約的《以斯帖記》是巴比倫女神伊絲塔 (Isthar) 傳奇,當中的末底改 (Mordechai) 就是巴比倫的主神馬杜克 (Marduk),以名字諧音作隱喻的關係。

《約瑟與亞西納》較可信的隱藏密碼

從名字語源查考,希伯來文的亞西納解作「那涅伊特 (Neith) 的」,涅伊特是追溯至公元前七千年埃及主理編織和狩獵的雌雄同體女神,是最早的童貞女神原型,稱為「永遠的童貞」,她主宰東面的天空,並她誕下七姊妹星,在頭上戴有城牆,蜂窩就是她的象徵物。

《約瑟與亞西納》文中經常強調亞西納一如涅伊特般是童貞,而涅伊特頭上戴有城牆化成亞西納居住的城塔,七位童貞侍婢亦正好對應七姊妹星,象徵涅伊特的蜂窩在故事中佔有重要位置,而當亞西納悔改後金星就在東面的天空飛過,那是那涅伊特主宰的天空領域。在亞西納回到約瑟身邊後,約瑟對她說「拿下妳的面紗,今天妳是個純潔的童貞,妳的頭就像年情男子似的」以此暗示她擁有一如亞西納的雌雄同體神性,從這些「密碼」可解讀故事作者借用亞西納而去紀念埃及女神涅伊特,比《失傳福音》指亞西納為抹大拉瑪利亞的「解碼」更為切合,學術界亦普遍接受亞西納為涅伊特的解讀。

教廷同樣借用聖白芭蕾 (St. Barbara)、聖愛蓮 (St. Irene) 以及聖姬絲天娜 (St. Christina) 這些傳說中被困在塔中的童貞殉道聖人,去取悅原先敬拜涅伊特的群眾去轉信天主教。

耶穌和瑪利亞早已有其他可靠記載

關於耶穌和抹大拉馬利亞的記載,該查閱拿戈瑪第古本的《腓力福音》以及曼底安派《施洗約翰之書》兩經典,後者清楚記載抹大拉馬利亞作為巴比倫皇族的身世背景,因愛上艾賽尼派的耶穌而被咒罵,以及最終成為艾賽尼派的女領袖。而《失傳福音》一書對認識耶穌和抹大拉馬利亞毫無幫助,純粹是譁眾取寵和言過其實商業的炒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