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一街都係宋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人不嗚則已,一嗚驚人,928遮打革命伊始,原來民間有心人之多,有義士之眾,簡直世界級,原來香港地一街都係叮噹,一方有求,百方支援,大家什麼都拿得到出來,風力發電修路搭棚,建成一條又一條夏愨村彌敦村,只要我們有志氣,要乜有乜,何需外國勢力。

抗爭押命者,人人以守為攻,擋出生路,順便徹底摧毀梁匪公安苟官之流齷齪虛偽形像,直教英美澳紐日法德各國西人西媒驚為天人,紛紛來港朝聖,香港終於有手信,我們的器量、睿智、創意和勇氣,世間少見。

然而梁山水泊再深,好漢如何智勇雙全,林沖吳用魯智深都敵不過提倡招安的大哥宋江。

「招安」是古代帝術裡非常妙的語言偽術,好端端一個人,為何落泊?正是因為民不聊生,吃不飽住不安,才要放手一搏,然而及時雨宋江之流,讀死書讀壞腦,空有一身本事卻囿於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類的醬缸氣,以為自行繳械,向皇帝釋出善意,自己便可重新忠君愛國,招回安樂茶飯,可惜皇帝這種生物只迷信絕對權力,他發作起來連自己深交親友都翻臉,何況區區癡心錯付的匪類?

圖片來源:ryanne lai

論夏愨道上的宋江,佔中三恥自不待言,佔中變佔鐘,還要是掹衫尾抽乾遮打革命那種,他們自建大會,自製糾察,自行搶咪,屢次搶奪龍頭棍不果,他們想被招安,但明顯跟民情脫節,他們被民間義士小到撻皮以後,暫時倖倖而去。

傳統販民主派人士也是中共維穩香港不可或缺的及時雨,由928到今天,港人自講,不再成功爭取表態散水假民主,這份決志,卻沒有幾毛錢落入他們手裡,販民某些寄生鳥籠選舉為生的大老,早已葡萄得要命,這班持續民主夢批發商,留意這個「夢」字,支教聯三為一體,一直都是兜售夢境的老千老手,三十年來始終唔得,他們為鄰國枉死的異見人士,年復年的嗌口號、建祭壇、辦追悼,不遺餘力,情操清高,高到只見天上英魂,不見地上香港坎坷,如何把接地的民氣重新化為虛浮的政治買辦學,收割選票,當然比真普選和真民主更重要。

某些早已滑哂啞的政客牧師和學者,三五天呼籲四六次什麼佔領行動「見好就收」「收窄範圍」「釋出善意」,什麼撤走不是撤退,「爭取中間派人士支持」「重回社區深耕細作民主幼苗」,空廢垃圾到不行的口號民主、精神民主、清談民主,昧於港共陰陽謀算帳現實,貽害眾生,虛偽當飯食,比那些一味無恥的智將走狗更可惡。

學聯學生哥,原是922罷課及926佔領公民廣場先頭部隊之一,如果沒有他們無意中引發港人醒覺有功,所謂雙普選議題,早在十一國殤前已經被香港人放進雪櫃,在下明白學聯諸君二八年華,身處這場香港開埠以來規模最大禍福難料的社運風眼,戰事膠著,學生哥們或逐漸萌生怯意退意,但他們既然摘得下光環,這個多以來多少人前仆後繼獻上的心血和真血,已不到他們糟塌,「毋忘初衷」只四字,但初衷如何不被敗成蔥,卻是眾人之事。

話說回頭,梁山泊就話有個天罡地支論資排輩,及時雨要賣泊,做兄弟嘅唯有二仔底死跟,遮打革命,人人為未來而捨身獻身,誰人想既戴光環又華麗轉身,村民點諗,君可知否?

遮打革命洗禮過後的香港義士,相濡以沫,經歷多少場不知同伴姓甚名誰,依然並肩死守之血戰,這份血性,比梁山好漢綑綁結義再被迫招安而死,當然可靠得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