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拒做中國人,沒有大不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73768_19262320319177_360074094_n

生於斯,長於斯,也在同一個地方接受 教育,戀愛,工作,結婚,養兒育女,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地對眾人說,「我是香港人!」料不到,竟然會惹起一些人「強調同胞身份」的反感,追問:「恁什麼理由你拒做中國人?」或,換另一種語調:「大家都是中國人嘛,血濃於水啊。」

作者和其他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一樣,根本就是鐵價不二的香港人,可悲的是,在這個年代,兩岸的所謂代表中國的政府,都十分吝啬,從未把護照送到我們的手上。臺灣那方不發,還可以理解,而大陸方面,正正式式宣佈,讓香港回歸了,數百萬流著華夏血統的港人,結果只得一張回鄉證。若有事情發生,隨時拒絕你入境,話拉就拉,毫無保障。有利益時,大叫親愛的同胞,一變臉,就說成異見份子,不必審訊,就可以成爲階下囚。國家從不給你護照,卻不滿你拒做其國民,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香港的國際地位,是英國政府建立的;我們手上還有BNO, 香港身份證,也是英國政府給我們的。這是赤裸裸的事實,那些人怎能厚顏到高叫港人要愛(中)國愛(共)黨?說到底,原來對方根本不當你是人,你只是他們的工具。

作爲人,人這種生物,應會爲了什麼而存活?有沒有人提出過這樣的問題?提出了,又有沒有人嘗試回答這個問題?老老實實,要回答並不複雜,可以簡簡單單。生理上,除了要呼吸,要吃東西之外,便輪到心理方面了。心理方面是指一些什麼呢?既然大家合群生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需要的是愛心與關懷還是互相仇恨呢?需要自由創造還是甘願爲奴呢? 即係話,如果你有得選擇,你會在一個戰火連連,還是在一個和平安穩的地方出生呢?再說得明確一點,沒有公義,沒有人權,沒有任何價值觀的環境下,你會爲你的國家感到驕傲嗎?

你會嗎?當然不會。所謂國籍,只不過是由人爲法律所釐定的一個標籤,是沒有意義的。大家都可以看得到,像中共這樣的極權國家的人民,一有機會,便移民他往。連當權者一面呼籲大家愛國,自己卻把子女送去外地讀書,先把錢財運走到外國落葉生根,預留未來的避難所。他們口中所愛的國,是不存在的。

在世界文壇,有兩篇作品名字都是採用同一個意義:《沒有國家的人》,A (The) Man without a Country(英語分別在The Man 與 A Man 吧了)。其一是眾所周知,馮內果(Kurt Vonnegut)在2009年所寫的; 另一本是Edward Everett Hale 的短篇(1863年),兩人都是美國作家,相距了兩個世紀。這帶給我們什麼的訊息呢?連生在美國也只想做一個沒有國家的人,看來,人類文明的進步真是慢如蝸牛,社會制度爛得令人難以忍受 。拒做中國人,有什麼大不了,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纔是重要,那去理會屬於中、英、法、俄或埃塞俄比亞的乜乜國籍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