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革命之下眾生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香港,二零一四年夏末,秋風未至,卻成為了展開港人革命的一個重要時刻。

執筆之時,正是 「遮打革命」(我不用 「雨傘」是由於易有 「語、散」之誤) 的第三十七天,旺角、銅鑼灣、金鐘佔領區仍然 「運作正常」。還記得廣東道曾有過短短數天的行動,可是人數不足以守住該區而終結了。

個多月來,親朋好友對是次佔領行動各有立場。我比較幸運,沒有因為立場不同跟家人反了臉,但這段時期,卻能看清好些人的真面目。

當然,一場革命,不是所有支持者都要 「落場」才算是參與,每人都有不同角色、功能,就像我在初期都只是做個通訊兵,到佔領區次數不算多。但我肯定的是,你去到佔領區必定比你單單看讀報、看新聞、看網上報導了解實情更多。若有充足時間,不妨在場走多幾圈、多觀察,參與一下大大小小論壇 (其實很多都是幾個人聚在一起論時政但也很值得參與一下)。

有些朋友一向是「沉默的一群」,平常也沒有對時局表態,但對於 「突如奇來」的佔領行動,由最初感錯愕而漸漸變得有興趣,有些也會到場去了解,這實在是件好事,至少你是親身去看過才再去下判斷。

有部份安於現狀的朋友,一直對佔領行動表示懷疑或反對,原因是他們大多數都是只著眼照顧個人感覺及私人生活,而對抗爭行為慣性地感到多餘。例如他們會認定這類抗爭根本沒法改變現況、霸佔道路並不理智、香港人都是三分鐘熱度等等,但從不去想事件根源其實是來自港共政權對香港人持續的壓逼,而人總不能坐以待弊吧! 這類人會繼續充耳不聞,堅持留在象牙塔裡,他日無論結果如何,都只會隨波逐流。

[quote]「有部份安於現狀的朋友,一直對佔領行動表示懷疑或反對,原因是他們大多數都是只著眼照顧個人感覺及私人生活,而對抗爭行為慣性地感到多餘。」[/quote]

我又留意到有表面上是反對現時政權的人,原來骨子裡都是不敢抗命,只終日停留在思考模式。思考是沒有錯,但有思考沒行動當然永遠不能有成功的機會。可是這些人又在怨天尤人,說沒有人能帶動革命成功,卻跟持積極態度的支持者屢唱反調、狂潑冷水。當中有些更聽信傳言、胡亂抹黑行動及行動參與者的目的,這些行為很無恥。如此精神分裂的人,比起反對者更令人討厭。

至於各式政治常客的出現,基本上明眼人已一早預期到,而且我發現,有很多昔日還給他們欺騙到的人,從今次佔領行動,都已看穿他們的惡行。也許,這幾年香港人已受的痛都夠了,真的是時候要用心用眼看清楚那些才是真正大敵。

討論一個議題,各有立場及觀點理據才值得討論,否則大家實在無需花時間跟一些只會拿傳言來跟你理論的人身上。我們的時間及精神都很有限,加上在今次公民抗命之下, 香港人需要的是智勇雙全,對於那些連中間派、游離派都談不上的人,宜暫時放下費神、無結果的對話,集中力量去宣揚今次抗命的目的 :「香港需要真普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