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大會」始祖支聯會 維園賣Tee笑呵呵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Charles Mok

支聯會以及跟著它搵食的泛民政黨,真的關心「平反六四」嗎?不,它實際上是關心「平反六四」帶來的邊際利益。支聯會不只是個政治組織,也是商業組織,有財力競投年宵攤位,賣物賺錢。賣甚麼呢?除了之前都有的「六四USB」,今年還有「六四情侶Tee」。每年在維園喊苦喊忽、極盡煽情的支聯會,香港政治的最大議題,長年被「平反六四」所佔據。如此大事,又是「國殤」,卻是可以拿來作政治fashion的素材,可以穿在身上,不以為恥。

大是大非的議題,最適合拿來謀取私利。支聯會將自己當成六四慘案的獨家代理,消費悲情、販賣商品,所謂愛國感情,就是如此廉價。但泛民主派並不察覺自己的虛偽。痛恨「小日本」的中國人,如果製作情侶Tee,男的那件寫上「南京」,女的那件寫上「大屠殺」,效果就跟支聯會出六四情侶Tee差不多。或者日本人也應該出一件「原爆——好過癮」情侶Tee;猶太人呢,就可以做一個「希特拉——萬歲」的版本。

平反六四是假身,六四帶來的經濟政治利益才是真身。支聯會就是盤據我們這個香港最大的「大會」。六四這個議題不是它的,但它搶奪了議題,做獨家代理,然後將政治利益批發給親近的泛民政黨;支聯會就是那班「社會主義行動」,甚麼議題都好,他們都走出來,拿著擴音器、對群眾發施號令、賣他們的傳單。只是支聯會搶到香港最值錢的政治議題,長食長有、肥得漏油,食相就不用像「社會主義行動」那麼醜,也不像他們饑不擇食,一有議題就大腳狼射。

但支聯會和社會主義行動的本質是一樣的——組織優先,民眾為次。議題只是成就組織的工具。對六四獨家代理商來說,北京那次六四早就消逝了,而六四USB和六四T-shirt卻真好多,它可以用、可以穿、可以賣錢。

支聯會這個組織,早就尋求永續存在,不顧任何政治倫理——兩年前,支聯會拋出「愛國愛民 香港精神」這條犯眾怒的口號,六四死難者家屬丁子霖也來說句公道話,說這個口號很愚蠢,接著支聯會的常委徐漢光就代表常委,去叫丁子霖收聲,罵其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又叫她發聲批評「本土派」——支聯會不是說支援中國的民主運動嗎?有一班人去參加民主運動而死,丁子霖就是一班天安門母親之一,支聯會不是支援這班人的嗎?只要丁子霖不跟從他們的路線,就被臭鬧。天安門母親,不過就是支聯會做生意的工具。仍然在生的天安門母親,尚且得到如此對待;一班偽君子卻說要平反六四,你連死難者的家人都不懂尊重,平反個甚麼?

徐漢光被批評一輪之後,下台了,但一陣之後又當回常委。好像中共黨官下馬,風聲一過,就回復舊觀。這就是支聯會,共產黨是如此,「大會」也是如此。

同理,金鐘那班民主派「社會賢達」,又真會關心革命?又真會關心香港前途嗎?莫說街道不是他們佔的、催淚彈警棍他們沒有挨過,但他們天天在想的就是問民眾如何退場、幾時收科。不收科,政客就不能開擋做生意。

他們很急,我們不急,因為我們霸了大街道,開了檔,卻不是要做維園那種袋住先的幾十元小生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