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正常生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反遮打義士佔領街道的那些傢伙,來來去去三幅被,其中一句萬能Key正是「還我正常生活」。正常生活?香港人幾時有過正常生活?

彌敦道,有著不列顛紳士風範,華夏優雅的名字,卻早已不是香港人的土地:

金鋪藥鋪奶粉鋪,三步一店,
皮喼布喼拖拉喼,百米千輪,

沒有明文規定的共租界,卻有以陰私紙堆砌出來的共佔領,如果喝黃金和吃鑽石能夠填肚,或許這種根本不是生活的生活尚可稱之為正常生活,可惜現實世界香港人不能吞鑽飲金,而且就算你想改變飲食習慣,拿著香港身份証的富人或窮人也吃不起。

一年五千四百萬的中共國旅客,他們不會由邊關徒步旅遊吧?一輛旅遊巴五十四人,一班港鐵二千多人,一年下來每位香港人奉獻了多少上下班塞車塞人塞時間的Sucks time給這半億盲流?原本僅應付本地交通需要已經吃力的公共運輸系統,加上這每天十五萬的人馬沓沓,無論什麼顏色絲帶的人,都是受害者吧?

香港人在自己城市中的正常生活早已不正常。然而這些只懂路過彌敦道時向遮打義士漫無目的咒罵,嘴裡只有「漢奸垃圾人渣廢青」的阿伯阿嬸……

看著自己的城市被人民幣強暴時,他們默不作聲;
拿著自己那份餓你唔死養你唔大的貶值薪水時,他們默不作聲;
住著愈間愈細愈收愈貴的高級劏房時,他們默不作聲;
吃著來源愈見存疑的食物時,他們默不作聲;
明明生無吋土死無咫龕,他們默不作聲;

可是當有些人終於揭穿國王的新衣,站出來告訴其他人:我們的正常生活不正常時,他們卻馬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病發,他們寧願在不正常中待宰,都不願意尋求一線生機,甚至以粗暴妨礙別人求生為樂,自虐之極致矣。

老實說,回到928前的日子,大家自欺欺人地繼續活著等待這個城市慢性自殺,這是正常嗎?無論那些瘋狂謾罵遮打義士的人咀咒再毒也好,繼續裝睡或者不想再睡的人都不能回到那個免費自由的時代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