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領事:公民抗命是對港府的最後寬容


SDIM1730

攝:盧斯達

生死存亡,匡救香港

「8.31」人大決議後港人驚覺,在一國框架下,二加二原來可以不等於四,常識進化成為一種不可觸碰的奢侈品。大學生﹑中學生拒絕荒謬表達訴求,發動「9.22」罷課,卻未有得到政府官員回應。在原訂結束罷課的一天,學生們毅然重奪公民廣場,一石激起千層浪,「佔領中環」發起人適時啟動佔領,立刻遭受警方的強力彈壓,卻掀開波瀾壯闊「雨傘革命」的序幕。群情洶湧,數以十萬甚至上百萬計的港人參與運動,迄今經月。

相較於史無前例的人民覺醒,香港各利益集團的反響亦難分軒輊。自特首以下滿口無恥謊言的政府官員,無限擴大的警權,別有用心的主流傳媒,充斥特工暴力的街頭,在公權力率先腐朽下,赤裸慘烈得令人瞠目結舌,不忍卒睹。更可怕的是,「三權分立」的優良架構逐漸向「三權合作」靠攏,瀕臨崩潰。短短十七年,何以將一百七十多年的城邦催逼至如斯田地,桃花尚依舊,人面已全非?

「一國兩制」壽終正寢的耳語有如夢囈,揮之不去。1995年財富雜誌對香港前途的蓋棺論定,不只躍然紙上,更籠罩整個城市。仿佛餘下的三十三年只是過渡,良善的人民淪為階下之囚,昔日自由美好的香港即將成為「動物農莊」。雖然港人終於開始奮發頑抗,卻遭醜化﹑污蔑﹑孤立﹑排擠。「革命」月餘,雨傘的守護看似弱小並快要流失,被政府操弄的「民意」和「法治」壓制。一切的一切,猶如泥牛入海。東方之珠無力回天,命運仍按著極權者的劇本上演。

殺死過去,重奪未來

力量再小,人民也沒有退縮的空間。誠然,港難當前,有不少人對香港前途感到絕望,選擇離地。但是,這一代香港人卻比每一代港人更勇敢更忠於香港。香港民主運動果斷摒棄傳統領袖,民眾干冒法律風險,不甘爭得所謂的「階段性勝利」,實在是一種質的飛躍。香港從此不一樣。面對梁班子紅黑聯盟的鐵腕手段加上有意營造的「六四」氛圍,香港各界賢達大聲疾呼撤退,務必使香港人未戰先降,一如廿五年來的廣場盛會,乞求「天子」垂憐。

可幸,莘莘學子和市民大眾不動搖不逃避。是的,只有戰勝慘痛的過去才能創造更好未來。「雨傘革命」無論以何種形式結束謝幕,必成為他日香港民主運動的基礎。只有港人丟掉「六四」,思想解放,昂揚志氣,解殖破惘,自由自主不會遙遠。雞蛋前仆後繼的衝擊下,定將能建立一個沒有高牆,真正屬於香港人的香港。

攝:盧斯達

港獨思潮,華夏城邦

國際法告訴我們,香港是屬於中國的,因為中外歷史或中英聯合聲明均沒有提供另一種可能性。但常識告訴我們,我們不是奴隸,國家是屬於人民,而香港從屬中國的同時,必先屬於香港市民大眾。這本來是接近空廢的陳述,與「上海人的上海」或「阿媽係女人」等陳述無異,卻受不少權貴和「愛國者」的質疑﹑漠視或甚至否定。全盤否定香港屬於香港市民等同否定「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及「高度自治」的原則,亦幾可等同否定中共在香港的合法地位。一國是前提,兩制卻是核心。原有的生活方式受嚴重干預和住民利益不受尊重時,官迫民反,香港要獨善其身,走上不歸之路,是可以預期的。

充份掌握悠長的香港城邦歷史和按照基本法的自治原則,政治架構上維持中港區隔應是不二選擇。保有﹑模仿﹑吸收甚至依托香港行之有效的管治系統以改革中國現有流弊是實實在在對雙方大大有利的機遇。香港是國際大都會,擁有獨特的外交利益關係網絡。歷史上中方多次能在關鍵時刻施展其對香港決定性影響,充份利用其獨特地位,以解自身之困厄,實在萬幸。反之,若有人想特立獨行,大搞「黨人治港」,傷害香港之餘,勢必阻礙中國和平崛起的大局。唯有如此縱深之全局視野,方可維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光照華夏,有益於中國。

建制改革,最後曙光

從皇后碼頭事件開始,歷史巨輪已然轉動,本土力量的崛起不以任何主觀意志所轉移。體制內改革是當權者的最後曙光。港府官員必須保持頭腦清醒,以智慧化解當今局勢,統一戰線反對當局以梁振英為首的「極左」盲動冒進主義。長遠而言,港府必須尊重民意,重建形象,樹立「在地」的民主政權,爭取港人支持。這世上沒有沒由來的愛,更沒有沒由來的恨。如此一來,「香港民主獨立」的呼聲亦不可能有任何市場。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與民為敵的思維,猛烈彈壓民主運動的衝動不可能殺死香港的自由意志,卻勢必消滅香港政府僅餘的正當性和合法性。所謂「壓迫愈強,反抗愈烈」,若和平抗爭的道路不能銜接民主自由的康莊大道,以香港為家的港人無路可進,卻也無路可退。動亂暴亂﹑乃至革命是理固當然而指日可待的。新界東北事件引起的衝擊立法會已證明此論述。刻下,不少和平抗爭者是抱傷亡覺悟,為我廣大港人福祉而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公民抗命」不只是這世代對施暴者最大吶喊,亦是最後的寬容。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