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星際啟示錄》——狂怒的人 抵抗日光殞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你可以說長達三個鐘的《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是一部影像版的大長篇科幻小說。故事在遙遠的未來開始,人類面臨糧食氣候危機,要在外太空想辦法找另一個適合生存的星球;農夫主角是前工程師,農夫生活不能伸其大志,陰差陽差臨危受命去拯救世界,都是科幻小說/電影的常見套路。然而這是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點會咁簡單。

(下含劇透及個人理解)

太陽系沒有適合人類的星球,技術限制下,人類無法走得更遠。沒有另一個地球,人類等於宣佈certified,死路一條。片中出現的轉機出現:人類探測到土星附近突然有引力異常,出現蟲洞。通過蟲洞,太空船可以通過被蟲洞扭曲的空間,快速跨越不可能航行的距離,到達太陽系以外的未知星系。

在男主角之前,人類已派出多個先行者通過蟲洞,探索遙遠星系「宜居」與否。這個星系有一個引力強大的黑洞。黑洞質量巨大,散發巨大重力。重力不只扭曲空間,也扭曲時間。越接近黑洞,重力越大,時間也越受影響。地球已危在旦夕,他們不能太接近黑洞,否則時間飛快流逝,他方的人類文明可能已經毀滅。

男主角一行人追蹤先行者的腳步,將母船停留在較遠處,派小船降落到巨浪滔天的陌生星球,只見先行者的太空船已經墜毀。在這個星球用一個小時完成任務,母船上的時間已經過了幾年。這是INCEPTION夢境時間的設定,換成宇宙世界重力不一而時間相異,精彩變奏,將自己的舊橋翻抄得賞心悅目。

[quote]雖然他現在已經是一個創造出億萬票房的大導演,但他手上的劇本總有一股陰暗,充滿慌言、陰謀、絕望。[/quote]

路蘭是路蘭。雖然他現在已經是一個創造出億萬票房的大導演,但他手上的劇本總有一股陰暗,充滿慌言、陰謀、絕望。從《死亡魔法》(The Prestige)那演一世的、騙盡身邊人的替身魔術,到《蝙蝠俠》那維繫人心的白騎士神話,「人們需要的比真相更多」,種種段落,無不滲透人性灰論——我們要快樂、開心、安穩,而醜惡的真實我們是不想要的。到了《Inception》,李安納度最後迷失在自己的夢境裡,卻看見自己重獲自由,跟兒女團聚,這是他相信的,最後透露真相的只有那個轉個不停的陀螺。

《星際啟示錄》也有這樣的暗筆。物理學大師(Michael Caine)解不通科學的理論問題,即使在外面找到新家園,地球上的人也無法大量移民,最終仍是要死。但是踏上征討的人,必須有這個希望,所以他撒了謊,給男主角假的希望,將他騙上太空船;到了遙遠星系的另一個「可能宜居」的星球,其中一個先行者也撒了慌,他向地球不斷發出的「好消息」,只是為了誘騙地球派員到這個星球去救他。實際上,該地只有一片凍土,沒有生命、絕不宜居。希望,是假的,人類的自救計劃只是重重謊言裡的幻夢。

最後男主角破解那條救世方程式的方法,是跟智能機械人衝入黑洞,劇本進入首未呼應的階段。他進入了「時間」本身,回到小女兒的房間,時間維度以長闊高的形態顯現。在那裡他,用摩斯密碼將機械人收集的黑洞數據傳給過去的女兒。由電影開始,導演就一直鋪陳小女兒的角色,她之後跟隨物理學大師研究重力。最終男主角成功將黑洞之後的重力數據傳給女兒,由女兒成功研究出重力等式的另一半。小女兒童年的房間異象,原來全是來自未來的父親。

至於那個黑洞之後的空間,以及土星附近那個蟲洞,到最後都解開了來由。不是外星人,也不是神,而是黑洞另一邊的星系的人類,是未來的人類解救過去的人類。

男主角通過扭曲的時間向女兒傳達訊息,而未來的人類則通過將時間和空間扭曲來幫助過去的人類。整個故事,是很多個「相對」,但整個故事的背後,又是一個更大的「相對」——未來的人類,與末世的人類,是一條線的兩端,紙張摺起來,一支筆穿過去——這就是整部戲最撲素的原型。

這個導演當然不甘拍一套尋常的科幻戲。科幻元素雕龍雕鳳,但是支撐起劇本的,總得是人情。男主角在苦悶的宇宙航行中,會定期收到親人的視象錄影,對比宇宙,地球上的時間過得很快,男主角在太空航裡沒怎麼變,卻看著小兒子慢慢長大,交女朋友,結婚,生孩子,到最後親人認為他不會再回來,把父親當是死了,兒子要放開這個似乎永遠不會回來的父親。

在宇宙的另一端,太空船被黑暗和寂寂包圍;在凍土星球上,他們說到,人互相溝通,得以印證彼此存在,是身為人類的一大特點。但一切到最後似乎都是徒勞無功,希望變成絕望。路蘭用一首Dylan Thomas的十九行詩《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詩與影像交織,美不勝收: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黑暗來臨之前,不要安坐;人類在殘陽下注定消亡,狂怒、狂怒抵抗日光殞滅。

《星際啟示錄》批評了人,也肯定了人的奮鬥和求生意志。死路一條,衝入黑洞而得到救世良方,某種知識去到瓶頸,就要穿越黑洞、「信心飛躍」、放下所學,方能突破困境。穿越黑洞,就是粵語片主角將貴鼎打碎,竟然從鼎裡發現絕技,悟出第九式「萬佛朝宗」。一部戲包攬宇宙、人文、倫理的維度,更總結了萬物形上的突變規律——大破大立、先死後生——抵抗日光殞滅,不論是宏觀的人類文明、還是微觀的一城興衰。那一晚,他們不再安坐,憑一股狂怒,闖入催淚彈的黑洞,新天新地就在前方。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