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國際公關 可以救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Alex Leung

香港政治問題,的確同時是國際關係問題;香港民主派並不搞國際關係,他們搞國際公關。他們的公關手段,從「愛與和平」凌駕一切的展示式自殘請願,到看見BBC「稱讚」香港示威者是世界最和平、最守秩序而不勝自喜,是一以貫之。處理國際關係是現實的,幾個人去英國領事館抗議留守,規模再小,都是現實的;國際公關則是虛無的,一班人坐食山崩,終日面向西方,以自殘向乖學生形象去搏取「國際同情」,等待天兵天將來救,自己卻在千方百計鼓動退場。

《壹週刊》最近一篇報道就將這種公關當政治的心態表達得淋漓盡致,講到「消息人士」說金鐘陣營有好多人遊說雙學,要跟旺角「切割」,因為旺角好多「暴力」事件,「會影響成個運動形象」……這就是自拍式社運,自戀不已,一心追求形象完美,而不是事功圓滿;專務虛,不務實;嘴裡漂亮話說得很多,浴血守土的卻是普通民眾,是中產口中的「烏合之眾」。該報道指,學聯拒絕,因為學聯認為旺角的人是他們號召出來,要負起道義責任,這就是把自己看得太高。自戀過度,接受吹捧太多,就會自視過高,以為學生身份真的有光環;以為只要形象夠乾淨,民眾就會擁戴授權。

不能切割,又怕旺角勇武守土,一股蠻氣堅持到底,會影響金鐘乞求國際同情的萬世工程,於是學聯的頭領就落去旺角指點江山,要「重奪旺角」。「消息人士」將這個關係說得很妙:

「基本上Alex、Lester同黃之鋒夠分量(落旺角),但你要佢地三個放棄金鐘,日日去旺角,留守旺角,展示堅毅咩,又無可能架嘛,咁邊個留守金鐘去面對國際傳媒?The World is Watching You。佢地既責任係運用世界既力量,去令真普選成事。」

照這個說法,金鐘的帳篷海,只是一個做樣的空榖,是一個人山人海的記者招待會。面對國際傳媒,在他們眼中似乎比現實戰場更重要,所謂the world is watching you——食一口飯、飲一啖茶,都要提醒自己,世界在看著我們,這只是香港人把自己看得太高。西方看著我們,但同時在食花生、壁上觀。英國也宣布會繼續賣催淚彈予香港警察。金鐘人最多,那裡的人最有社會權力、影響力,卻以自虐和做訪問為主業,這不可笑嗎?

戰線很多。由國際關係入手,以外交方式援引外力為港所用,與沉迷政治化妝的國際公關,是兩回事。歐美世界以外的國家尋求改革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有這種人。這是歐美殖民事業的殘留,那些留學、出身都與外國千絲萬縷的政客、異議領袖,往往是擺脫不了那條外國勢力的尾巴,他們是一班未曾「歸化」故國的異鄉人(即使他們一直生活在此!),他們以為用國際公關、定期出訪外國、用西方的人脈、用「普世價值」的咒語,就能芝麻開門,就能覺醒「全民」,就能成功。反倒是真正扎根於屬土的力量,他們瞧不起,因為他們污泥滿身,不穿西裝套裝,是一班「烏合之眾」。

外國的支持,是很有力的,但它又怎會是中產嬉皮做一場嘉年華,就能換到的便宜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