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六四的鬼魂,是要滅掉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六四的鬼魂,是要滅掉的。六四的鬼魂,纏繞香港。六四廿多年,香港被中國這個惡鬼奪舍,一奪廿多年。十月三十日,民主黨專頁分享了一張相,曰「今日街坊帶來有華叔親筆簽名的雨傘,在金鐘撐開」,司徒華簽名的一把黃傘,《蘋果日報》的老閭黎智英和何俊仁也一起合照。整個畫面,流露一種強烈的六四戀物情結,令人作嘔。

圖片來源:民主黨facebook

司徒華已經作古,但他培養的大中華妖孽仍然作惡。廿多年前,他一手壓抑了「三罷」,撲滅了香港爭取更多97後權力,甚至掙脫中國的機會。是司徒華一直將香港的民主運動控制在安全範圍、規限在阿爺和龜孫的倫理架構、塑做成屁股上訪跪求皇帝開恩的中國大戲。司徒華對香港長遠造成的傷害,有很多人仍然不甚了了。一個需要挫骨揚灰的香港大罪人,其親筆簽名,卻成為香港外來政權——中國——的崇拜圖騰。中國地方有新商場開幕,都要找個地方大官去提字;救災現場,某個高官坐過的木凳,之後會被移入博物館供奉。那把雨傘,就像總理主席坐過的那張凳,都是赤裸裸的權力崇拜。

香港的外來政權,是中國。其當權派,是中國共產黨;其在野派,是民族主義加上左傾的大中華民主派。泛民主派,是依附外來政權(中國)及外力(歐美勢力)的雙重代理人。香港人的問題,永遠被擴大成十三億的一部份,因而失去其具體輪廓——香港人爭取香港民主,他們會說,這是為十三億人打仗﹗因為他們是外來政權的不得意者,是趙紫陽「開明路線」的信仰者,無論是鷹派還是鴒派當權,都是中國派當權,香港作為獨特的存在,對中國派來說,都是或遲或早要取消的過渡狀態,政治的壓制,是鷹派的手;蔡耀昌和大力支持新移民進入,在香港進行人口清洗,則是中國鴿派的手——漸進改變,循序漸進,將香港「和平演變」成跟中國無異的一部份。

六四慘殺,將中國的國魂震散,這個無主孤魂走落香港,奪其舍,纏繞至今。民主派友好,叫人撤退、退場,都是因為「六四」。喝一口茶、食一口飯,都想到六四,都以六四為劇本,肯定中共會出兵,民眾會死,革命一定失敗,勝利是幻象,只有失敗。因為中共是不可戰勝的,所以他們遊說我們,五方會談就好,傾下就好、讓步就好、退場就好,這樣共產黨就不會嬲,就不會出兵,香港人就不用死。

廣場上所謂的六四「四君子」,活得夠久的,都會成為惡棍或者笑話。周舵是一例。說甚麼中國六四和香港佔領很像,激進的民眾會被更激進的民眾取代。這些遠在中國的人喜歡當香港是龜孫兒一樣指點教導。實際上在佔領現場的人都會知道,香港的情況恰是相反,是再激進的民眾都要以警察、黑幫和共土的暴力行動作為觸媒,才可以領導革命。對方不出招,激進民眾也激進不起來。這就是實情。「周舵認為近年中港矛盾加劇,很多內地人並不認同香港的佔領運動」,笑話,中國人怎麼想,干我們屁事?你支持,香港就會得到民主?

中國人的狂妄自大,中人欲嘔。我們香港人做人,時刻要顧全十三億的想法,我們甚麼都做不成﹗如果要顧全香港所有政治愚昧者、既得利益者的想法,今天也不會有雨傘革命。大和解是虛妄,無論是香港和中國、上一代和這一代、大中華和香港,都是不可調和的矛盾。

六四和背後的愛國至死,是籠罩香港的虛假意識,是維持剝削香港的意識形態。黃絲和藍絲,同樣是中國奴。藍絲臣服於暴力的中國鷹派:謀求「根本性解決香港問題」;黃絲臣服於懷柔的中國鴿派,推動香港的中國化,妄想無限遠的民主中國將會來臨。中國派當權,香港無定企。中國派的意識,就是用六四作為情緒和政治的觸媒,在香港毒害民眾。六四的鬼魂,是要滅掉的。廿多年前一班追求自由的人,絕對不會想自己的失敗成為梏桎另一個地方的枷鎖。六四的鬼魂,是要滅掉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