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義務律師只限自己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衝入立法會,蒙面不蒙面,都有法律風險。昨晚有人被捕,原來金鐘有個「被捕法律支持(援)小組」,那些好傻好天真的行動者去尋他們的援手,自取了其辱。據謎米新聞的講法,那些金鐘的義務律師竟然說:

「你地班人,咪抗拒組織,又想拆大台?有事就想打被捕支援熱線,世事有無咁便宜呀。」

之後《蘋果日報》也報道此事,只是字眼沒有如此具體。

如果屬實,好大件事。高官、土共、葉劉之流,不是也說過:「你們出來示威的人犯了法,又想警察幫你對付藍絲暴徒,世事有無咁便宜呀。」金鐘大台的義務律師,原來只提供法律服務給服從大會的自己友,突然復活的「和平佔中」專頁是這樣說的,除了「強烈譴責暴力衝擊行為」,更指明「如果是暴力衝擊,一般情況下,法律支援組不會予以協助。

先不說要拆大台的,未必是被捕人士,但這段說話裡的敵我意識已經很明顯。律師幫人,不是因為公義,而是作為謀取黨派私利的武器——我們有法律團隊,你們放手幫我做野;至於不聽金鐘大台號令的人,就要各安天命,自己顧自己了。你們可以去找收費律師呀。法律面前,窮人含忍,真是至理明言。

組織和公義,誰更高?不服從你的組織,他們就活該在法律程序中吃虧?犬儒到不得了的區家麟更說,有人衝了,就正中藍絲下懷

甚麼下懷呀,義務律師不提供義務法律意見,令以後的行動者先要自我審查思想成份、肯定對金鐘大會的政治忠誠,才有望得到法律意見,不就是叫人絕對不要行動?趕客、減少抗爭者、恐嚇抗爭者,不是更中中共下懷嗎?行動之前,你不只要準備面對黑警,還要先向金鐘大會跳忠字舞,否則你出了事,沒錢請律師,還是含忍的。

台灣反服貿的時候,也有義務律師團;香港就慢幾拍,而且那個義務師律團的義務是對自己友才義務。香港的普選也不是很普,已經見慣不慣。不知道台灣人聽見香港的義務律師是這副德性,會有甚麼評價。你是支持台獨的,還是不統不獨?立場一樣,才施救——金鐘的醫療隊有日會在救你之前問:「你對大台有甚麼看法?」

金鐘大台的人現在說的想的,盡是有關選票。在現場想阻人衝的張超雄今日好老實地說,這些衝擊者會影響泛民的選票。運動好、革命好,都沒關係,因為現在想的是下次選舉。

金鐘人的雨傘?早就收起來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