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民俗學012】劉天賜:奸角的時代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Luke M. Schierholz

戲劇就是衝突!人們喜看衝突,表面化的衝突在打鬥以至戰爭中,內在化或者深化的衝突,見於價值觀的差異,思想上的鬥爭。這些都是人性。

然而,衝突做成各種各式鬥爭並不是戲的靈魂,只是外殼,靈魂深處是:透過鬥爭顯示出作者的價值觀,主題所在。進一步了解,作者必須按照人性的善惡、美醜、是非的普遍性而反覆道出價值觀,否則,將受到受眾背棄(純粹看外在美的也有人在的)。

戲劇中設置有衝突,具體表現於正角與奸角之間的鬥爭。或者,兩種不能相容的價值鬥爭。(不必定性:正邪忠奸的)。就淺易而常見的戲劇裡,我們先說「奸角」吧。

奸角代表了「與正角反面的力量」。早年,粵語片淺白易明,宮闈片中,東官正派,西宮奸妃。技擊片中,黃飛鴻正派,石堅(次次飾不同奸人)壞蛋,外語片中,暗喻大美國「救世」的占士邦好人,對手,依時代不同,有中共,蘇聯,中東恐怖份子等等壞人。

沒錯,壞人有時代性!

石堅飾的壞人,反映那個年代的歹徒,惡霸,專門欺付弱少族群。東西宮闈的鬥爭,表現「正位正統」,伸張光明正大,邪惡奸妃一黨謀朝散位,終歸失敗,(保皇勝利)庸碌的掌權者,皇帝也有英明正宮啟發誅滅奸人。(猶如包公案施公案,民間總有正義)。黃飛鴻形像代表中國傳統的俠義精神,加上儒家倫理,所謂教忠教義。(一般平民百姓的忠義)。

奸角都是違反中國民間傳統規範的歹人。大受民間一般婦孺歡迎,價值觀下降到他們明白認同的高度。

然而,香港急劇的社會變遷,西方傳媒、影視教育了普羅觀眾,什麼才是現代社會的奸惡?

貪婪,虛偽,好勝,無情…就是工商業大都會社會(相對小農及手工藝社會)的奸惡之源,人們不知不覺成為了「奸人」,身處弱肉強食,身不由己的森林中,處處都是陷阱,個個都是敵人。什麼是「忠」,什麼是「奸」一時說不清楚,只知「利己者」與「害己者」,有利則友,爭利則敵。

應用這種區分「友敵」、「忠奸」、「正邪」原則寫戲劇人物受到觀眾認同及讚成嗎?真金白銀投一票的觀眾能滿意離場嗎?不會吧。原來受眾看戲的本心是知道是非對錯的,「賣友求榮」、「騎劫友情(善意)」、「貪得無厭」、「雪上加霜」、「冷酷涼薄」、「貪新棄舊」、「忘恩負義」、「恩將仇報」、「吃裡扒外」…太多太多世間歹事,觀眾都希望夢工場能夠公正地判罪,加以懲罰,大家才滿意離場。

奸角不必定形,但奸事要找數,若然末找,時辰末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