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金鐘「大台」反革命惡相現形記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今日金鐘發生甚麼事?行動升級,講了很久,終於有付諸實行,放下鍵盤,堵塞政府總部出入口。據說金鐘民眾強烈反對,雙方口角對峙,最終只能放棄行動,不過也要求上大台解釋事件,大概也是想對金鐘民眾曉以大義:行動不升級,無以破局,精兵百萬,都要坐困愁城,何況是一班普通人。怎料金鐘大台竟然派人去阻止示威者上台,從網媒拍攝的片段可見,有支持金鐘「大會」的中年漢侮辱示威者,叫他們「自己搭個檯講野」;示威者說被「大台」的人圍困了半小時,無法踏近高台半步。

據說,工黨的議員助理郭紹傑自稱「糾察」,何秀蘭的議員助理陳小萍則在台上批評下面的人不服從「大台」。那班阻止示威者的人,惡形惡相,極為囂張,看得無名火起,不說還以為金鐘「大台」已經成為某些人的私人產業。

從旺角金鐘分立以後,對事件毫無貢獻的泛民就以金鐘為基地不斷破壞運動。民主黨在革命初期搞出「民主大廣場」,意欲統一佔領地;推出「糾察」制服、以「義工」滲透其他佔領區「表決開路」,這些小動作,我從那時寫到現在,聲聞目睹的,就是一班仕途主義者試圖控制運動。到之後他們鼓吹自首、退場,是因為發現旺角銅鑼灣不受他們控制,泛民主派發現拿著學聯學民,無助控制局勢,他們的權力已經大為受損。因此,作為泛民唯一據點的金鐘,就要變得更專橫獨斷,組織要變得更加法西斯,以維持泛民僅餘的權力幻象。學聯之前也說過甚麼政府不回應,就升級堵政府,但之後無件事,不存在了,現在民眾自己做,「大台」就反對。誰有光環,誰就正確?

片段中有支持金鐘大會的人對示威者說:「除口罩,我地金鐘人唔會帶口罩講野既﹗

當然,有旺角人,自然有金鐘人,他們反對革命行動升級,因為「藉口論」——做任何事,都會令警察有口實,危及金鐘大場那些弱不禁風的民眾。上面提到的,有名有姓,都是泛民的人。在「金鐘人」眼中,旺角人是另一個勢力,絕對不可以讓他們上金鐘大台妖言惑眾。社運老賊司徒華教落的社運智慧,一定控制到那支咪。一咪在手,天下我有。泛民繼承的就是這種布爾什維克的群眾控制術。既然金鐘群魔亂舞,是泛民的絕對領域,又怎會給旺角人有機會做任何事?看看那些影片吧﹗背後傳來的就是大台的歌聲和聲音。他們在講村上春樹,說甚麼高牆、甚麼沒有恐懼、沒有執迷……這是宗教佈道會的話語,這是納粹集中營裡面的崇拜聚會。

所謂「金鐘人」,就是在這種心靈話語中等待滅亡,在他們眼中,行動者反倒是破壞和諧的人,是混亂使者。所謂口實論是甚麼?就是示威者真的封路,警察行動,金鐘「大會」不會認為錯誤是出於警察、港共,而是行動者不坐下膜拜金牛,災禍就降臨了﹗示威者說,要思想一下行動升級的問題;「大會」只顧繼續唱歌

從金鐘旺角銅鑼灣分立開始,我就追蹤著金鐘一次又次的陰謀詭計,他們對旺角多次受到暴力打擊的袖手旁觀、冷血抽水,金鐘沒有力量,卻有明星(不管是政治還是其他)包裝和陰暗權術。岳家軍令敵軍聞風喪膽,但是後方的朝廷卻在想如何議和,如何與金人和談。為甚麼一直都說不能散,不能合兵,今晚就證明了。

這不是我的先見之明,而是很多人都隱隱約約、或多或少感覺到的事情。旺角在第一次受襲的時候,金鐘不是第一時間說,旺角要撤退?金鐘叫旺角撤退,並不是關心旺角民眾的安危(事實上之後幾次旺角人被打得頭破血流,金鐘也只是看戲,甚至說旺角有鬼搞事才惹來警察暴打),金鐘是叫旺角撤退到金鐘。銅旺一旦與金鐘合兵,就是自投羅網,十二道金牌,等著給秦檜和皇帝斬頭,到時被阻發言、被阻行動的,就是你們。

金鐘大會是一班投降主義和反革命,這我很早就指出過。我只是好奇,究竟金鐘的「台下」民眾是怎麼想?他們滿意這個大會?他們滿意革命變成恩雨之聲佈道大會?究竟他們在想甚麼,他們是要革命,還是要課外活動?是要行動,還是不行動?要失敗,還是勝利?台下的人,為甚麼你們不起來反抗?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