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亂世兒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wilB

三個佔領區不只是革命現場,還是飲食男女、出生入死的急症室。亂世之中,特別容易動情。公權力徹底敗壞、過去的民主偶像通通淪為反革命,甚麼都靠不住了,革命的季節,天崩地裂,特別覺得命如浮萍、惶惶不可終日。動物在大自然生存,弱小的就要群居,互相保護。人在脆弱的時候也是如此,危機四伏的地方,風吹得烈,人得像刺蝟一樣互相依偎,才能取暖。

佔領區的朋友說,看見不少朋友一個人來,兩個人走。有一晚我自己坐在彌敦道,有幾個人認到我,聊了一陣,便有個革命青年拖著一個身材起伏有致的年輕女子,信步而至;來打了一下招牌,就說要食宵夜,二人並肩走了。

那女子眉目如畫,化了淡妝,匯豐銀行外牆燈很暗,也照得像一朵暗室的花,肯定像我一樣是不過夜的——民主爭取不到,但至少取得閏房裡的階段勝利,也好過甚麼都沒有就退場。到時喊幾多句勝利宣言,那半掩被單的空虛,到頭來還是很實在的,無謂欺騙自己。

然也不是有得紅袖添香,就可以渾然忘世。在政治無所不在的時代,飲食男女的事情,還是逃不過政治。一場佔領運動,將多少人和合,也拆散很多人。有朋友訴苦,謂男朋友顧著落場,冷落了她;有人辭工參戰,不知道情人會怎麼想,結了婚就更加不能想像——核心問題,為了那個一條街不到的佔領區,你願意付出甚麼?

街頭武鬥組在街上,危機感和腎上腺素衝昏頭腦,就是會忽略接那個電話、回覆那句whatsapp;有人辭工,靠積蓄死頂;有人工私兩忙踩到盡,廢寢忘食,連老豆老母姓甚麼都不記得,自然又是要冷落情人的。

[quote]一個支持革命到底,一個聽民主派的話要求退場,關係前景都會好快趺穿招股價;就算大家目標和策略相若,戰事曠日持久,總有一個會先說:「使唔使去到咁盡?」[/quote]

也不是有得紅袖添香,就可以渾然忘世。就算是天作之合,床上床下都合拍的,在這種時候都要接受「佔領」考驗,都要接受「政治」考驗。「究竟是街頭重要,還是我重要?」政治信仰不同,固然是馬上玩完;一個支持革命到底,一個聽民主派的話要求退場,關係前景都會好快趺穿招股價;就算大家目標和策略相若,戰事曠日持久,總有一個會先說:「使唔使去到咁盡?」

對某些人來說,這次是要搏盡的。不理解,也好平常。畢竟一場政治運動有多重要,人人想法都不一樣。

整個月,很多人——包括我——過得人仰馬翻、沙塵滾滾,每日多廿四小時都不夠休息。以前七一六四春秋二祭,是不礙事的儀式抗爭,不影響生活的。出席活動之後,有成為公民的快慰感覺,又不用付出太多。白天到場,晚上回家,公私兩不害;一切無傷大雅。但今次是影響生活的,可能要付出生計、付出前途、付出感情。

在真實世界,要爭取甚麼,必要付出不成比例的慘重代價,規律很自然,也很殘酷。世界秋風葉落,佔領區人來人去——要長大,香港和我們都要付出代價。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