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瀟雨歇:由暴力團看中港民族差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10月3日,香港警察公然縱容大批所謂「反佔中」暴力團空群而出,對旺角、銅鑼灣等多處太陽傘運動留守市民進行瘋狂打砸侮辱等令人髮指的暴行。這當中的許多使人義憤填膺的場景,只能在網絡媒體上大量流傳,香港的主流媒體腐化墮落,真是不堪入目。

普遍流傳愛爾蘭著名哲學家Edmund Burke可能曾經講過一句名言: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people to do nothing.

在警暴勾結的今日香港,筆者看到最後的,也是最大的希望,就是絕大多數的香港「Good People」在昨日發生暴力行為的各區當仁不讓,異口同聲譴責暴徒,譴責警察縱容,而非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地「do nothing」。

親共暴力團在香港的活動,並非始於10月3日,自梁振英上台以來,一堆「愛字頭」團體悄然冒起,而舉動極其囂張野蠻,對不同意見者動粗也時有發生,而警察縱容甚至放走暴徒也屢見不鮮。不過,像10月3日那樣,暴徒在眾目睽睽之下瘋狂襲擊,而靠納稅人供養的警察在無數市民包圍譴責下,竟然鐵石心腸,完全把除暴安良的應份任務,拋諸九霄雲外,確實是令人忍無可忍。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世界有些人民還是忍了,1930年代德國民眾忍納粹黨,造成世界大戰,國家全毀,生靈塗炭和大屠殺慘劇(納粹屠殺的許多所謂猶太人本來就是具德國國籍,祖上幾代世居德意志地區的本土人),至今,德國人依然沒有停止過反思當年選擇沉默的慘痛教訓。

近年來,本土派冒起,香港開始有意識論述中港民族性的差異,強調中港分隔(但非香港獨立),當中以陳雲博士的香港城邦論,觀點最為犀利。暴力團配戴著政治護身符跑上街作亂,這樣事香港可能是首一遭,但在深圳河以北的中國大陸屢見不鮮,遠的不說,就以大陸最近十年的多次所謂「反日示威」為例,中國多個大城市例如北京、上海、廣州等的小混混空群而出,打著五星紅旗,口呼抵制日貨,瘋狂搜掠所謂賣「日貨」的商舖,焚燒屬於私人財產的「日本車」,甚至襲擊痛毆車主。而「反日」,據不少外媒觀察,當地的公安也是明顯放縱之。

但在中國大陸,面對如此瘋狂荒誕的「反日」暴行,並沒有不認同這種行為的民眾集體挺身而出,制止暴徒,要求警方執法。筆者不敢斷言,大陸完全沒有人試圖去阻止,但從現實政治的角度,若反對者只有零星幾個,而不是大批地,團結地站出來,以顯著的數量優勢包圍譴責暴徒,這樣微弱的正氣,根本就勝不了邪。

事實上,到今天大陸許多民眾還是支持愛國的,認為愛國就是好,而絲毫不去思考若一個不尊重人權,不尊重個人權利,沒有自由的國家,到底「愛」來幹什麼?

香港人完全不是大陸人那個樣子,香港的現代核心價值重視個人自由和權利,香港人的傳統意識,重視仁義道德。Edmund Burke的那句名言,用儒家的說法叫做「義不容辭」或者「當仁不讓」,早在二千年前就有了,陳雲博士不斷強調的香港遺民論,稱香港人兼具現代文明和華夏傳統遺風,經過今次事件的驗證,是何等正確!

中港大不同,過去十年,中共當局處置大陸群體事件的手法,也是催淚彈、鎮暴隊、暴力團三位一體。但這些手法能鎮住中國大陸人,卻無法嚇怕香港人,這是因為香港人意志(Will)異乎大陸,只要這種意志不死,大香港魂不滅,筆者堅信,無論前路多麼險惡崎嶇,香港的未來必定是光明的!

特區警察公然縱容惡勢力,甚至作出拘捕受害者的瘋狂惡行。就此,筆者強烈認同及支持黃毓民議員二O一四年十月四日連夜緊急發表的聲明:

一,強烈譴責警方縱容流氓組織,暴力對待和平抗爭學生及市民,兵賊不分,背棄「除暴安良」的精神,淪為徹頭徹尾的法西斯!

二,法西斯警務處長曾偉雄必須立即下臺以平民憤!

三,十日三日在銅鑼灣、旺角、尖沙咀三處地區,警方坐視暴民襲擊和平示威民眾及學生事件,不但現場沒有制止暴力,事後亦沒有拘捕逞兇者。特區政府必須承擔責任,向公眾交待,立法會亦應立刻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事件,追究責任。

四,如果上述訴求無法實現,則港共政權與民為敵,人人得而誅之,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必須在本屆會期全面杯葛政府施政,癱瘓政府運作。為了撥亂反正,民眾自發的街頭運動將無日無之,一個全民不合作運動亦必將出現。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1. Nick Parker

    中港大不同是事實,可也別把話給說得太滿了。港人固不若陸人對强權之怯懦,卻半由於天真沒見識過何謂真正的暴力橫蠻。旺角這幾天那些不過拳頭交的、928以來警的丟丟催淚彈,於真正的狂暴手段而言,屬初級小兒科而已。若暴政者失了理性動真格,甚麽「義不容辭」、「當仁不讓」怕不立變雞飛狗走、作鳥獸散。這不是要來潑冷水,而是想大家清醒莫沉溺自我陶醉之中。港人最叻起哄跟紅頂白鬧天真,故有父母帶小孩到金鐘佔領區「見識民主抗爭」的壯舉。這是一場鬥拋浪頭的遊戲,這方睇死對方不敢蠻來胡來,也得有萬一賭輸須付上代價的準備。當防暴鎗響起、子彈橫飛的時候,再來驗證「陳雲博士的香港遺民論、現代文明和華夏傳統遺風論」是否正確不遲。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