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中間派」會怎麼看警察毆打曾健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公民黨黨員曾健超在佔領現場被警察拿下,抬到暗處拳打腳踢。無視電視新聞將整個過程錄影,成功廣播。今晨高層就已刪改報道,刪文、刪link,不過網民已將影像複製廣傳。烽火連城,刪不掉。

警警相衛,政治先行。罪行判然,竟然交給投訴警察課;保安局回應亦是「涉事警員調職」,甚麼「處理投訴」的官腔。曾健超這次是否白受罪,真的要看一直無所事事的泛民會不會做返場好戲。

警察毆打犯人、毆打示威者,一直都有,但鮮有攝得完整片段。即使如此,仍會有人不相信。早前我做了一條「群眾當場揭發警察放走暴徒」的新聞影片,在網上廣傳了一陣,我也將片段拿給老父老母看。老父始終不相信,也許當是個別例子,或者那個現身說法的市民其實是外國間諜。對於持續半個月的佔領行動,他認為背後是英美勢力推波助瀾。對,中共老人陳佐洱也說佔領運動是顏色革命。

這就是他們的定見,背後沒有任何根據。總之香港有甚麼事情,他們都認為是美國佬搞事。可笑的是,老父明顯沒有緊貼時事,卻也煞有介事說一堆西方陰謀論,之前也在whatsapp寄我一段「黃之鋒美國背景大起底」的影片。

我沒好氣反問:「如果是美國佬搞事,為甚麼泛民要讓路,陳日君、黎智英都說要撤呢?」根據某報,黎智英是收美國錢搞「佔中」。那為甚麼還未搞出事,就叫撤?好多人都勸退示威者,中方勢力固然是,連傳統上被認為與西方千絲萬縷的勢力,都叫人收手,只是沒人再理會罷了。

實況是:群眾脅持領袖,而中美雙方都想事情收拾,但群眾拒絕。「少年香港」長成了,不再是你們說甚麼就說甚麼。以前香港的事只要中國和英美勢力背後傾好條件,雙方一聲令下,政治代理人(土共及泛民)就歸隊吹雞,號令群眾跟從主旋律,以「大局」為重。

但現在新一代人長成了、苦大仇深的無產階級也起來了,他們不聽中共號令,也不聽泛民號令。這個變局,是我老父那一代人無法想像的。他是那種深受中共式民族主義洗禮的民建聯擁躉;自然不會懂;另一批心儀西方普世價值的高級金鐘中產,亦不明白「少年香港」的慾求和意志——他們以為夾實學民和學聯,吸收學生領袖做招財貓,就可以號令學生;號令了學生,就可以號令群眾。這種想當然的司徒華式社運(司徒華教後輩,只要在示威現場控制擴音器,就能控制群眾),就跟「愛與和平」家家酒社運一樣,在新時代再行不通。

警民再次衝突、戰局又變,始於學聯去各個佔領區開「討論會」,又以「重開金鐘道」為條件,要求政府重開「公民廣場」。政府斷然回絕「交易」之後,馬上著手清除各地路障,因而引發群眾再攻龍和道,在衝突中,發生了曾健超毆打事件。

聽說要求重開金鐘道其實是泛民的要求,他們念茲在茲的是民意、輿論、「中間派」,雙學則說自己是「釋出善意」。

向政府示好,首先在市民陣營引起內亂,失去堅定的激進派,卻換來市民陣營一輪大亂。所謂「中間派」,得到甚麼中間派的支持?所謂中間派,就是我老父那種人,他們只願意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情,你說多少、提供多少證據,他們始終都不願意接受事實的。為了說服這些在政治上無得救的(或要花好多年去感化)「中間派」而自斷一臂,值得嗎?即使我提供曾健超被毆打的片段,我老父都一定會說:「一定係果條友搞事啦,好人好姐警察點會咁打法?」這就是「中間派」。

雙學已經報廢,因為他們接受了泛民那種為了取悅村民而屎都食的「選舉主義」,在兵凶戰危的局中,只會害人害己;泛民控制的金鐘大會,亦只會找機會出賣前線革命群眾。

昨晚,在金鐘現場,龍和道出事,好多人在增援的路上,聽到大台叫人不要去,路上也有淡友唱淡龍和道,說甚麼龍和道有警察、龍和道夠人。前方受難,「大台」在背後插人一刀。

傳統泛民陣營,暗中抑壓佔領行動,以爭取中間派為名而迫群眾食屎;雙學則是光環徹底報廢,警察行動尤如打面。識趣就退開,上層結構土崩瓦解,群眾起來,遇佛殺佛,擋路者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