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社運人倒使聖殿成為賊窩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十月二十七日晚,在旺角彌敦道小教堂附近見有人聚集,一個箭步上前,原來是一班人拿著一個習近平的紙板,教堂的人卻將其擋在外面,教堂的民眾說,不要拿小教堂做佈景板、習近平不能和小教堂混在一塊。

小教堂的人很激動,一邊嘈,也一邊說來一些道理:說到中共在浙江拆教堂,拘捕教眾,打傷、打死。旺角的習近平紙板,其實是玩笑,但小教堂的人認為玩笑不能開到這裡,因為這樣可能會令中國境內基督徒受到更大更多迫害。「你唔信都尊重下人地宗教啦﹗」

一看,那班抬著習近平紙板和攝錄機的一伙人,其中一個是將頭髮臘得很好的社民連曾浚瑛。他們一臉不滿,但又無可奈何,只能退卻。

他們走了之後,我繼續留在小教堂那裡,聽著那些民眾不斷批評學聯、社民連、社會主義行動等等人,那種憤怒和不滿,竟然那麼深入民心,罪狀一路數,竟然一數就數了十分鐘。

其中一個人批評起財神來。對,就是我之前也寫過的那個財神。那個人說,社民連和社運人之前搞出一個財神,就是來嘲笑關公和耶穌。那個紙牌寫著:「沒有民主,一切都是粉飾。」那是很久以前中國官報的標語。這句話,沒錯的,放在其他地方,是沒問題的,只是特意放到宗教場所面前,就是刻意挑釁。

左翼社運人無神論,是因為祖師爺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在西方,沒怎麼錯,羅馬帝國滅亡之後,教會比各地王公大,教會就是散播統治階級虛假意識的工具。鴉片損健康,是要戒除的。在宗教場所面前說「沒有民主,一切都是粉飾」,不就是說教主是虛妄、敬拜是吸毒嗎?在那個現場,曾浚瑛那班人不就是說,我們爭取民主,只有民主才是真的,宗教只是騙人的,只是粉飾。

民眾將他們趕跑、罵走,是應該的。有些人說,啊,基督教很排他、很霸道。這是實情。但是小教堂沒有霸著整條彌敦道,不是嗎?他們只是不想小教堂變成習近平紙板的佈景,這樣的要求,很過份嗎?趕走你們的時候,有人喊「成條彌敦道咁長你係要過黎」。

社民連的人故意去挑釁宗教場所,這是有證據的。在小教堂事件發生之前,他們也去過關帝檯鬧事,又想用關帝來做佈景板,只是在場群眾又「請」走這班牛鬼蛇神罷了。

這些行動的背後,是社運人那種目空宗教、卻又專門經營象徵意義的想法。他們認為一切事情都是階級利益,所以爭取民主是不應該有怪力亂神的。而且他們搶奪不了旺角的領導權,心中早已有氣,所以就來踩場。這其實是真踩場的,在場教眾沒有將他們打一身,已經好客氣。

習近平紙板是玩笑,但社運人卻在不應該的地方開玩笑,在不應該的地方專踩別人的底線。當你是無心,第一次被趕跑了,就好應該收手。搞完關帝,又搞耶穌,不就是明擺來踩場嗎?曾浚瑛那類玩世不恭的社運人,是不少的。他們輕蔑一切,不學無術又不識大體,專門在不適合的場合做不適當的事。曾浚瑛搞關帝、搞耶穌;周諾恆打邊爐、打麻雀——這班風流快活的公子哥兒,就是那麼Cynical ,不相信政治是嚴肅的事。

自曾浚瑛那班人走出來以來,都很多年了吧?他們非得要將正經事情弄得雞飛狗走、荒腔走板,97年之後,左翼社運興起的十年,就是禮崩樂壞的十年。之後的抗爭嘉年華、唱k大會、階段勝利、社運獨裁先鋒黨,全部都是這十年發生。

林語堂寫過以下的話:

我想行字是第一,文字在其次。(品)行如吃飯,文如吃點心,不吃飯是不行的。現代人的毛病是把點心當飯吃,文章非常莊重,而行為非常幽默。中國的幽默大家不是蘇東坡,不是袁中郎,不是東方朔,而是把一切國家事當兒戲,把官廳當家祠,依違兩可,昏昏冥冥,生子生孫,度此一生的人。

我主張應當反過來,做人應該規矩一點,而行文不妨放逸些。因為文學像點心,不妨精緻一點,技巧一點,做人道理卻應該認清。

左翼社運賣單張、寫很多冠冕堂皇的政治主張,但他們的行為卻相當幽默。風流過後,就要折墜。口硬吧,他們會說自己被人針對、但歷史不因人的意志而轉移,Your party is over,浪漫左傾社運的派對完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