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Maggie:9.28後的路是香港人自己走出來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有人說,人人各有願景,佔領學生和市民追求的願景不代我。願景,有個人的,也有大眾的。個人的願景,你可以立志當老師、買大屋、做義工助人;大眾的願景,是社會性的。走出來的市民和學生,所追求的「真普選」,就是除了能夠一人一票外,還要有公平的選舉制度,給市民去選一個為香港人服務的、照顧香港人權益的特首。這樣的願景,你唔要?不代表你?

有人說,是次佔領運動夾雜好多議題,自由行啦、電視發牌啦、高鐵啦、高樓價啦,資源分配被攤薄,佔領運動已被騎劫。朋友,你來過現場看嗎?這次運動,只有一個很重要的目標:爭取真普選。因為香港人年年遊行,行了那麼多年,香港問題卻只有增加,沒有減少;香港人已經明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沒有用的。要尋找問題的根源,從根本去做,香港才會變好——所以,要爭取真普選,爭取選舉一個為香港人服務、照顧香港人權益的特首。

有人說,搞社會運動要有政治智慧,論三子、談學民、評學聯。對不起,佔中早在28/9第一枚催淚彈時便完結了,因為三子學民和學聯宣布徹走;28/9後,是香港人自己走出來的。做人從來不需要別人代表你,只有你代表自己。一場由下而上的運動就這樣開始了。民間的智慧遍地開花,公民意識急促提升。

有人說,佔領運動阻礙了市民的生活。佔領現場有學生寫:「一時的道路阻塞,是為了未來民主的暢通」。自由行令你不去旺角尖嘴銅鑼灣;發個電視牌睇下黃日華都唔得;幼稚園小學學位被人搶;上水水貨客人數分分鐘多過居民…..這一切一切,不正正阻礙了香港人每天的生活嗎?別告訴我,你甘願讓搶你資源的人阻你,所以你從不出聲;你不願意讓為香港世代爭取保障權益的人阻一時,所以你日夜怒罵。
最後,有人說:「年輕人,除了佔領,別問我怎樣做,應該由你們自己想辦法。」

那我得問:「九七回歸前,上一代為了下一代做過甚麼?爭取了一個怎樣的社會?」

對呀,年輕人就是明白,不少上一代不曾為他們爭取一個合理的社會,只愛用這種冷冷的、帶嘲諷意咪的語調說:「你們自己想辦法。」,所以他們真的自己想辦法了。

最後,就用昨天的一段新聞作為總結:香港大學一位中國大陸學生,因不滿意外藉教授以英語授課,批評愛國就應用普通話,並打那位教授。同一時間,不少香港人突然醒覺《歧視條例》的修訂諮詢截止日期快到了,如果條例通過後,便會將「教育和職業訓練範圍的授課語言」定為歧視,授課用英語或廣東話變成歧視;香港大陸新移民居港未夠七年,都能夠享有香港公民的權利,包括福利、投票、當公務員。
如果《歧視條例》通過了,這位中國大陸學生便是對的,他受到條例保護,是被歧視了。《歧視條例》是從天而降的嗎?如果年輕一代還不去爭取一個合理公平的選舉制度,日後還有一位照顧香港人權益的特首嗎?你現在為你的子女爭取了甚麼?一條短短的行人路,還是一條長長的民主人生路?

走出來的市民和學生,所追求的「真普選」,就是除了能夠一人一票外,還要有公平的選舉制度,給市民去選一個為香港人服務的、照顧香港人權益的特首。這樣的願景,你真的唔要?真的不代表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