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偽民主政客領導的香港人:摒棄組織,眾志成城 ── 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雨傘革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叛陳逆舊,撕破虛偽!

群眾獨立勢須持續,與政棍社運棍分裂

運動發展至今,佔領行動已是遍地開花,學聯、學民思潮、和平佔中再無能力掌控大局。群眾運動早已得出共同綱領及發展方向,沒有「公民提名及取消功能組別」,群眾就絕不撤退。很偽民主政客和偽社運人士,將制止組織去領導整個運動的行為定義為「分化」,而事實上他們才是真正在分化萌芽中的全民抗爭意識。

大會的價值?

在群眾運動中,若存在一個被認可的大會,他們便有代表與政府交涉及決定運動路向的權力,亦即是說,整個抗爭的命運就交托了給他們。

先說「與政府交涉」,今次群眾有一個共同綱領,政府沒有讓步,就沒有交涉和談判的必要。「公民提名及取消功能組別」就是我們的底線,不可超越,這是很明確的共識:「有就撤,無就佔。」就是這麼簡單,還談甚麼判?不停嚷著要靠談判才能取得成果的,都是騙人的!說穿了,都是為了取奪話語權,並借勢拿下領導群眾的實權。
直到極權願意讓步之前,何用急於找個領導出來談判,像要找個奴隸主給自己才安心似的。香港人,是時候醒悟了!政客是我們的棋子,別被你的棋子反噬。

再說,「決定運動路向的權力」,例如:要求群眾靜坐、默站、撤退…此次運動的所有行動策略,全都在無大會指示下見機行事,證明群眾自發行動比過去依從大會指示的行動更有影響力。沒一個「大會」能承擔這場運動失敗後所帶來的後果,社民連主席梁國雄說過一句話:「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誰能保證「大會」贏了,就等於香港人也贏了?反對國民教育「大會」的「階段性勝利」直至今天仍然聞風喪膽。現在,我們已不能接受「大會」有任何錯判的可能,一次錯判足以令整場運動潰散。有人說群眾不一定要聽從大會指示,那為什麼我們還需要大會呢?

被領導的大會

一直以來,政治組織主導大會,老點江山十七年。所有人只會坐着唱歌叫口號,再聽著無營養的情感演說。「集結群眾力量」說得動聽,群眾總被牽著鼻子,沒意義也沒方向的意識,自然沒有成功的信心,意志隨之消耗。直到最後政客上台說一聲「留得青山在」解散大會,帶領群眾無條件投降。那麼多年來也是先被這鼓軟力量由內攻破,而非被政權擊敗的。政客任務完成,群眾一事無成。

為氣化整場運動鋪路

如每年定期舉行六四、七一等等的遊行,建設一個組織的背後作用,明顯就是借勢設立大台取得群眾主導權。一時義憤填膺,一時悲天憫人,但從來沒實質反抗行動,只為宣洩群眾怨氣。最後運動會自我氣化,只等待政客上台說一句「留得青山在」,按下這結束運動的按鈕,我們已被這種手法愚弄了足足17年了。

沒有大會的抗爭

在沒大會領導下,群眾的機動性大為增加。每個人也能找到並緊守自己的崗位,起出群眾作用。有勇的做肉盾; 有力的起路障; 有理的做文宣; 有錢的購物資; 有口才的做遊說…甚麽都沒有的,也可以坐在路上守望相助,充撑人數和為其他自發行動作支援。每個人積極地為自己將來而落手落腳,努力為抗爭而工作,目標明確:「沒有真普選誓不罷休」。藉著有意義的行動推動抗爭意志持續不懈,每個也是有作用的人,並肩作戰到目標達成。

在膠著狀態下,各自會分析形勢,若有人能自發採取行動升級,合理情況下自然有支持者願意配合。若情況宜守,群眾自然會配合防守。

雨傘革命開始的成功是因為沒有大會,今次難得擺脫了政客用舞台挾持的運動,革新了死寂局面,立竿見影。今次抗爭的力度公認是史無前例,成就了97後第一次「真正的抗爭」。

今次928的催淚彈意外,轟醒了很多人

摒棄了舊式的舞台主導,進化成革新的真正全民抗爭,令到這班政客失去控制權,進退失據。一個意外轟走了主台,轟醒了香港人。失去主台的抗爭反而令抗爭空前盛大,香港人一直迂腐守舊的所謂抗爭終於得到啟蒙。失去話語權太久又解散不了運動的社運棍們,尷尬不已,現在心急如焚又按捺不住跳出來嘗試重建大會,而不知自恥。

偽民主政客和偽社運人士常說的︰「不要分化」

偽民主政客和偽社運人士口中的「分化」,其一,當前線抗爭者堅守路障,隨時受警黑合作暴力對待,在這威脅還未解除的情況下,某些組織竟在做危害在場抗爭者安全的行動或行為,例如: 清拆路障、在佔領範圍生火煮食和聚賭,而被群眾阻止及指責。這些都是基本的安全常識,作為成年人,犯這些錯理應反省,而非反指對方「分化」來掩飾自己的過失。如果阻止沒有常識的人危及公眾安全也算是「分化」,那未懂性的小孩也經常會被「分化」。

其二,當其行動的合理性上與群眾意見出現分歧,被群眾的道理駁倒而缺乏理據回應之際,他們就會以「要團結,槍口對外」、「不要分化」等設計對白去逃避群眾窮追猛打的質疑而引發的尷尬處境。

就例如,對於「組織大會」存在分歧,「不要分化」等對白就可大派用場。機智的群眾必須醒覺,不要被邏輯未釐清的口號式思維洗腦。

我們是因為相同而團結,不是為團結而相同

君子結合為道義為理念,道不同不相為謀。小人結合為名利,利窮則散。若要違背自己的理念/ 良心來建立/ 維繫與「異己」的關係,甚至為了維持關係摧毀了理想,即為「埋堆」,即為虛偽。難道小人與小人為利益結合,為團結而相同就值得表揚?

子曰:「君子群而不黨!」

先安內而後攘外,黨同伐異 = 排斥異己?

「團結」一詞好像很正面,但不是「正確」的指標;「伐異」一詞好像很負面,但不是「錯誤」的指標。堡壘往往是由內攻破的,不先打敗內鬼是很難組織對抗外敵的力量,所以我們必須先安內而後攘外,這樣才有成功的可能。

社運棍說: 如無法建立群眾組織,無法訂立因時制宜的行動策略

甚麼?你們看到了荒謬的電子公投徹底失敗收場了嗎?他們就是有組織去訂立了這個「因時制宜的行動策略」的,不要再引人發笑了,面對現實吧!

社運棍說: 群眾也會因訴求不一及策略判斷有異而慢慢潰散。

相比之下,以潰散速度來說,怎會比你們以往領導的所謂抗爭快速?現時來說,已經史無前例佔領了整整30多天了,你們還有甚麼資格向我們說教如何佔領?搞了那麼多年你們不慚愧的嗎?這高低立見的分別,就是在於有勇有謀而靈活性強的策略判斷,只要今次這些靠政治撈金的政客大哥和偽社運分子不要再搞甚麼大會去阻礙抗爭就成了。

各位偽民主政客、偽社運分子, 你們的大會已經綑綁了抗爭17年了,香港的民主也持續失敗了17年,仍沒完沒了的想重建大會,你們煩夠了未?放過香港人一次吧!

還想說留得青山在?香港人都已被換血了,今次若爭不到真普選,將來即使有普選,已經不會再是香港人的票,哪裡還有柴可燒?

另外,提醒一下大家,現在這幫人已避開用「撤」這個敏感字眼,將之改說成「退場」了。現實一點,即使變多100次也掩飾不了「散水」這個事實。

阻止偽民主政客領導的香港人
二零一四年十月廿八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