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慰宗:龍和道的警犬在想甚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WFIU Public Radio

文﹕麥慰宗(動物傳心師)

10月17日深夜,朋友發現龍和道示威現場的警車上有兩隻警犬,在臉書貼出有狗籠在車尾的警車相片,請我了解一下。午夜,我開始傳心,兩狗當中一直回答我的,是一隻淡黃警犬。問完今晚來做什麼,馬上收到一幅圖——〈淡黃警犬友善地咧嘴而笑,頭頂出現一個很大的問號〉,一把稚氣的聲音説﹕「不知道,他們沒説來做什麼。」於是我在朋友的臉書留言﹕「牠們未知今晚做些什麼」。

電光火石間我收到第二幅圖,我繼續留言﹕「警民由封鎖線分隔,其中一個藍衫男警拖住狗向示威者猛吠」。大約3分鐘後收到一組影像,我鍵入﹕「特寫頸圈,有筋突現的壯手自轉一圈,收緊狗帶,警犬前腳稍離地,露出白齒大叫兩聲。」訊息頻率顯示事情未發生,我立即在臉書鍵入﹕「是未來式」。當時是10月18日0時29分。0時36分朋友的朋友在臉書寫道﹕「你對了,有個壯漢收頸繩」,並説Now TV在直播。

大約15分鐘後收到淡黃警犬胃裡一波波不安的感覺,稚氣聲音再響起﹕「為什麼這麼多人的?」我如實留言,朋友的朋友在臉書回應﹕「有人對狗狗有怒氣。」為免人太多害苦狗狗的情緒,可能對任何人或狗狗造成傷害,我即時用手機短訊,召喚兩位朋友一起傳送和平與愛的能量給示威現場所有生靈,特別傳送正能量安定兩頭警犬的心。1時20分,淡黃警犬傳來平靜的心情,接著給我看牠受訓的情況。我在臉書報告﹕「牠們受過對付目標人物的訓練,經常受訓追捕一個想逃跑的特定目標。」臉書上有人回應﹕「但……現場target多到數不完呀。」

香港警犬的主要任務是人群管制,搜索、拯救、追蹤、偵查炸藥及毒品。留意人群管制雖是警犬的份內事,但當晚在龍和道執勤的警犬疑問人數太多,顯示情緒波動,換言之,公眾集會是警犬陌生的。雖然警犬有時會被衝鋒隊徵用處理突發事件,但牠們較多協助制伏諸如街頭醉酒鬧事等人數有限的情況,甚少面對這種大場面,一如牠們的人類同事。過去二十多天警方控制集會的果效大家有目共睹,加入因人多而不安的警犬只會添煩添亂。

動物對情緒的反應比人類敏感得多,示威者中肯定有愛狗之人和怕狗之人,更多是群眾質疑為什麼警犬在場。警犬感受到不滿、感受到恐懼,當然也感受到愛意,不過因為人數太多,牠們慘被大量混雜的情緒轟炸,在不明就裡下,惟有本能地狂吠。於是群眾的情緒進一步激化,兩者繼而互為影響,可能招致任何一方失控,發動攻擊,造成傷害。難道這是警方想見的嗎?

警犬一旦發狂傷害的可能是同袍,這個變數連領犬員亦不敢保證。今年4月30日就有一頭四歲的瑪蓮萊警犬,懷疑不滿整天逗留警車內待命,未有下車活動,在返回旺角西九龍衝鋒隊基地後突然發狂咬領犬員,幾乎咬斷右手拇指前節。集會中警方動輒使用警棍、胡椒噴霧和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可憐警犬赤條條地上陣,連半張保鮮紙也沒有。人鬥爭人本已悲哀,為什麼用忠誠有情的狗作為戰鬥工具?別説全世界警察都用警犬控制人群,「好學唔學」!比利時已禁用狗及馬對付示威者。

回頭説面對驚慌或含怒的狗狗,直視對方眼睛會被認為是挑釁。哪怕吠聲震天,學著吠叫也是挑釁,當事人應盡量平靜下來。若要離開,動作記緊不慌不忙。其實心靜下來,懷著愛,無論發狂的是狗是人,我們已無敵。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