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給金鐘投降大會——你們戀棧過去,我們奔向未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athens.rioter

每次學聯和港共互相接洽,警察就會發動攻擊,嘗試清場。928以來的歷史已經證明了學聯是泛民的招財童子。泛民和港共有默契,所謂謀求對話,只是掩護武力行動的說詞。

梁振英早日表示想和學聯對話,謂不早於下星期,今早清晨旺角陣地就受到襲擊,一片狼藉,陣地損毀大片;再早一點,學聯提出「開放金鐘道換取政府開放公民廣場」,政府火速回絕並且發動進攻。金鐘道在警察強攻之下失守,群眾轉攻龍和道、發動游擊戰,與警察爆發嚴重衝突,而安坐在金鐘「大會」台上的雙學明星在做甚麼?他們雲淡風輕的在電台節目表示:學聯在這件事上保持中立。這就是學聯,這就是「金鐘大會」,一個由仕途主義者、低智力社運人/學生、托派餘孽、野心家和中共中間人組成的投降委員會。

這個委員會的功能,就是籌劃結束革命,他們要得到獎賞,就要顯示自己有能力左右群眾、結束革命。之後,老的會得到政治酬庸、少的,會得到社運資源、會有NGO及智庫吸收和栽培。簡而言之,金鐘和九龍佔領區分隔的是兩代人和兩個階級的利益。在金鐘操持大局的,是既得利益嬰兒潮一代以及其跑腿、走狗和傍友;九龍佔領區則是無產階級和前景灰暗的一代少年青年。

為甚麼我會這樣描述「金鐘大會」?蕭若元昨日發表網絡講話,說社會運動要考慮多數人(即是村民」)的意見,得到中共反佔領輿論專頁「時聞香港」轉貼;蘋果捧出來的社運女神何潔泓說,曾健超被毆打之後,民眾在龍和道辱罵警察,她非常不認同,認為這樣會「合理化」警察的暴行云云;更可怕的還在後頭:梁國雄竟然叫人不要游擊,否則就會令警察「有藉口」嚴厲鎮壓;最後就是「佔中秘書處」突然出來呼籲,不要游擊佔領,應該固守固有佔領區,要用「愛與和平」如何如何,否則又會俾警方「有藉口」發難。

佔中秘書處?佔中有發動過嗎?戴耀廷那班偽君子去佔領中環,這個佔中秘書處才好出來說話!還有一批不分左中右的社會賢達出來勸退,你們都還記得吧?以上的都是金鐘大會——投降委員會——的委員和支持者。

岑敖暉:佔龍和道學聯角色中立 (23:29) – 20141014 – 港聞 – 即時新聞 – 明報新聞網

他們不是不知道,投降委員會可以安然在台上說漂亮話,接受掌聲,是因為九龍佔領區的人跟警察勇武周旋、四處快閃游擊!這些人就像太平天國的諸天王,前線在浴血奮戰,他們在天京酒池肉林。前方受難,學聯話自己中立?李鴻章北洋水師跟日本打的時候,其他大官忌諱漢人勢力正在上升,於是袖手旁觀,置全局成敗於不顧。

昨晚我到金鐘走一回,碰巧黃之鋒在說話,說甚麼不要辱罵警察,因為發生了毆打事件,民意會轉向,所以現在更要謹慎言行之類。

xxxxx就會令警察有藉口、xxxxx就會合理化警察暴力、我們要爭取甚麼民意——這全部都是既得利益者勸退、羈絆抗爭力量的詭詞。長毛是受人崇拜的,但他終於表現出投降主義和保守的一面。對於現在發生的事,上一代,右到像商人、左到像長毛、年輕如學生,要降降的就會投降。因為他們有階級和歷史的餘蔭,爭取不到任何改變,他們的生活照樣好,賺得了光環,照樣上時代週刊。至於你們,我說的是前途昏暗的你們,大多數人。他們要的是社運,我們要的是革命;他們爭取一萬年的持續社運,我們要的是只爭朝夕的改變。

投降委員會有老中青、左中右,但他們都是依戀舊制度的人。他們會出賣我們的將來以成就自己的前途,就好像上一代人犧牲我們來開啟這三十年來的爭取民主事業。我們到今日不再相信他們,但他們還是會千方百計摧毀我們。所以世代和階級之間,至此已經是你死我亡,沒有溫和派、沒有中間派。只有停下來的,或者繼續前進的。

我們不會聽候你們差役,你們戀棧過去,我們奔向未來。街道可以被清除,人可以被打倒,但春天始終會來,倒數你們寄生在剝削體制的幸福日子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1. johnny lam

    明眼人一睇就知你們想騎劫這場運動, 大家都想這件事可以完滿解決,而你們則想越亂越好,只因你們本就沒有號召力, 借人之聽勢, 故以製造對立, 說串了只是想收集更多政治本錢, 自私自利, 目光短淺, 試想一下如果由你們主政會發生什麼事, 開口大是大非, 民主自由,其實只是極端主意.

  2. Nick Parker

    「我們」對「你們」,盧君如是說:
    1. 「你們」是出賣我們、犧牲我們的上一代既得利益者或依戀舊制度的人、為了私利將繼續千方百計地摧毀我們、包括續以「社運」來忽悠「我們」。
    2. 「我們」是這一代的無產階級和前景灰暗的一代少年青年,要的是只爭朝夕的革命、不耐煩再被「你們」忽悠。
    3. 「我們」、「你們」之間的分岐是世代和階級之爭、你死我活、勢不兩立、完全沒妥協餘地冇得傾。「你們」大限將至死硬了,「我們」則「奔向未來」。
    敬語盧君:余不敢苟同。革命激情之過於氾濫,我等看來就如偏激之始、酸腐之兆。這到底已非一聲「無產階級團結起來」就可以一呼百諾的浪漫年代了,還真寄望階級鬥爭那一套嗎?Come on, you can do better.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