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放下身份,成為群眾,讓政府直接面對人民——致學聯與學民思潮的公開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由衷感謝你們為香港的民主進程開拓一個革新的局面,佔領運動現已演化成全民運動,而你們這二十多日來的付出,大家有目共睹,辛苦你們了﹗

我們是一班留守佔領抗爭的市民,就你們連日來的決定和行動存有一些不同的觀點,今天,我們認為有必要向你們提出。

由運動的第一天9月28日開始,你們誤信發射橡膠子彈的傳言,同時在不能確保所有人能收到訊息的情況下呼籲群眾撤離,令堅持抵抗防暴警察的群眾人數因而銳減,完全無視人數就是保障大家這個最重要的原則,在最危患一刻陷群眾於險境而不顧;

10月3日,旺角陣營受一大群黑社會暴力攻擊,面對著黑社會、反佔中人士和警方攻擊帶來的性命威脅,有人被打致頭破血流,生命與據點的存亡危在旦夕,而你們卻呼籲群眾不要前往旺角,令堅決留守的群眾失去支援,又一次陷群眾於險境而不顧。

10月4日,當旺角群眾仍受黑社會暴力威脅底下,竟在當時養尊處優的金鐘設立大台,力邀群眾到金鐘參加「反暴力集會」而非到情況最危急的旺角聲援,多次令旺角被孤立,再次面臨失守的危機。

如果在以上日子,若群眾響應你們的呼籲,真的全軍撤退,那就是無條件投降式失敗,你們還哪有位置與政府談判?更別說要以籌碼去換取談判的成果了。而整場運動只差一點就完全毀在你們手裡。

10月10日,學聯在有政黨背景人士的護送下到旺角,聲稱認同「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理念,卻高調地以組織名義舉行三個據點討論會。因違背初衷而被連日留守血戰旺角的人圍攻,最終學聯受到排斥及阻撓,討論會不能如你們所預期般順利進行。

直至10月17至19日期間,備受指責的學聯的常委及秘書長等人才多次在旺角的據點現身及呼籲群眾留守。可惜在10月20日,與政府談判前一天,你們其中一名常委張秀賢在電視節目中提到「為增加籌碼,學聯需要重奪旺角據點的話語權」。因此不得不懷疑學聯在這數日來對旺角關注的動機。

正正因為以上連串事件,令一眾留守者對作為學界代表的你們感到非常失望和失去信心,擔心在你們的錯誤領導下會喪失旺角這個以香港人的血和淚死守下來的抗爭防線。

在政府拒絕對話後,10月13日學民思潮提出以政府開放公民廣場來換取開通金鐘道,把群眾冒生命危險奪來的據點作為極不合理的交換條件。然而,政府不但沒有讓步,更用他們一貫強硬而粗暴的手法來奪取金鐘道。

10月21日與政府官員對話,談判毫無成果,更有助政府偽造一個樂於接受意見的公關形象,學聯成為配合政府宣傳的踏腳石。政府一直以來對我方提出的修正案表現態度強硬,早已表明人大不會就修改框架的決定作任何讓步,根本沒有對話的誘因和可討論的空間。

10月23日,學聯、學民與「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提出以內聯網形式,讓只去到集會現場的人士投票,決定是否支持學聯提出的兩點訴求。周永康指出,這次投票除了是一種表態,亦能鼓動更多人投入這場運動,給予政府壓力。過去幾年的「七一大遊行」,早已證實「以人數作表態」對於政府而言完全不痛不癢,到底依據什麼去判斷這樣就能給予政府壓力呢?而所謂學聯提出的兩點訴求,本身一直就是抗爭者拼了命強調要爭取的目標,而且已經非常明確。

以本身已清晰的目標之上再作一次無法律效力的公投,作用無疑是只為了取奪話語權,豎立偽權威的旗幟。這做法甚至把整個抗爭運動的水平降格,為了模仿一個偽科學研究形式、規格,完全喪失了抗爭的特性和本旨,如同坊間一個無聊的民意調查。再者,根據之前「電子公投」多次被黑客入侵的經驗,「電子公投」的網絡保安能力並不能保護所有參與者的個人資料不被公開,而且還在一個警察判為「非法集結」的集會現場才能公投,若參與者因你們的保安漏洞,被警方取得個人資料後作為證據而檢控,這根本是陷群眾於不義的不負責行為,你們已經考慮過如何承擔責任了嗎?戴耀廷更向傳媒表示希望藉今次投票,取得參與佔領行動市民的意見,有更強的「授權」。從來只是政府選擇學聯作為會談對象,群眾沒有授權任何人和組織作為代表去會談。

回顧這次抗爭所發生過的一切,在大是大非的決策上已顯示了你們完全低估了情況及錯判政治決定所帶來的嚴重性。難道你們還天真地相信今天的港共政府會聆聽示威者的訴求,甚至在沒有被威脅的情況下作出讓步嗎?

以現時的形勢和政府傲慢的處理態度而言,我們並沒有任何值得與政府談判的意義及必要。

年輕的你們所要肩負起的政治重擔和壓力之大,非普羅大眾所能完全了解和體諒。明白你們在整個運動中漸萌生的無助和孤獨感,對於缺乏社會經驗和人生歷練的你們,心靈上最需要的是找有經驗的人給予扶持和支援。同學們﹗政治是一個純粹權力鬥爭的戰場,世途險惡,你們必須懂得分清敵我。

戰場上雖然寒風刺骨,但也絕不是一個給你們互相取暖的地方,單靠一顆赤子之心是不能替你們解決殘酷的政治問題。每個政治人物/社運人士背後多有某方權勢支撐,他們都是直接或間接受薪而投身政治,視政治為職業。他們每個人的動機背後也有既定的立場和利益,而不是單純的為了爭取公眾利益,更別說公義。

每一次抗爭失敗,對他們來說就是延長他們的政治壽命,而這種情況在17年的持續抗爭失敗中已清楚顯現。他們所追求的,是可持續性的抗爭,長做長有。你們要有自覺,對政客來說你們只是一批初生之犢,在政治這個弱肉強食的戰場中,必定引來無數狐狸豺狼埋身,越早主動接近你的便越要小心。

回想一下這場運動能成功開始,就是因為「沒有大會,只有群眾」這個基礎原則,成功擺脫了17年來政客和職業社運份子操縱抗爭的實權。失去了抗爭者信任的他們,就只好利用學生組織的光環影響力搶回失去了的群眾主導權,從而執行他們主子的政治任務,上演一幕挾天子以令諸侯。雖然我們相信你們只是為公義而站出來,但群眾卻承擔不起你們錯信盟友的風險。

搞政治,每每牽涉到人命,稍一不慎,便會去到無可挽救的地步,今次運動是香港人的背水一戰,已經再沒有退後的餘地了。以現在這個邪惡的港共政權和警權治港的統治下,若今次金真普選的抗爭角力最終失敗,龐大的政治秋後算帳將會毀滅整個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所有抗爭的力量必將被徹底消滅,香港人世世代代將永遠活在極權的陰影底下。

同學們,卸下這個不屬於你們的重擔吧﹗眼見你們應對政府的步步進逼和群眾的輿論壓力,顯得如此吃力、狼狽不堪,何不將這個主導權歸還予香港這群有勇有謀的抗爭鬥士?學聯/學民的責任已經超額完成,請相信香港群眾的智慧、意志和力量,只有群眾才有力量去逼使政府讓步。這次運動成功關鍵或許是「沒有大會,只有群眾」,正如旺角群眾也是在沒組織的引導下,自發管理整個佔領區。在沒大會或組織運作下,當政府找不到談判對象時,就只能面對群眾,逼使政府真正地與所有香港人談判。

這場抗爭群眾共識明確,在沒有公民提名及取消功能組別之前,是不會停止佔領,不用想方設法去為這場運動找下台階。更多的公開對話,只會繼續落入政府預設的公關圈套。你們無需代理一眾香港人,亦不要讓別人代理你們。

請放下學聯/學民的身份並退下領袖的火線,成為群眾的一份子,積極面對接下來的抗爭。就讓政府來直接面對人民吧﹗

一班堅守佔領抗爭的香港市民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