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妄齋:黑社會治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從朋友口中,聽聞埃及一個頗有意思的黑色幽默,道盡官場權術箇中三昧。內容雖然略為政治不正確,以下就姑妄言之姑妄聽之好了。

話說昔年納薩(Gamal Abdel Nasser)就任總統,他要找一位才智不如自己的人擔當副手,於是他找上了沙達(Anwar Sadat);後來納薩身故,沙達當上總統以後,亦依樣畫葫蘆,終於委任了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為輔;直至沙達特遇刺身故後,輪到繼任的穆巴拉克要尋覓他的「下把位」了——可惜直至他昨年被人民革命推翻,根本就沒有人留意那位可憐的副總統是誰。

細心一想,赫然驚覺這正是本港政壇升官圖的寫照:有能力的人,早就成為眾矢之的,位置尚未坐定,已遭慣於玩弄權術者利用各種陰謀詭計三振出局;或有人察覺箇中陋規,而對「熱廚房」敬而遠之,以求明哲保身。有能者被摒諸門外,於是由胸有城府卻志大才疏的水鬼升城隍,結果顯而易見:弄得港府制訂政策連番失誤,施政紊亂,終至如今一片烏煙瘴氣的局面。

表面上,中國與外國民主國家最顯著的分野,在於政治領袖的溝通技巧。經歷公民選舉洗禮的從政者有一共通點:多為能言善辯之輩,有魅力具觀眾緣,所以憑藉自身形象吸納到一定支持者;和民主國家恰恰相反,極權政體之下的領導人,因為毋須依仗選民的支持上臺,所以即使貌如北韓金氏父子,言談笨拙儀表猥瑣,亦可掌控生殺予奪的權柄。

究其因由,此類專制國家至今仍服膺於中古政治:槍杆子出政權,馬上得天下繼而馬上治天下。本為流氓惡棍出身,得登大位以後,自然無視人民意願。領導國家的並非得民眾信任而付託的人,亦非至為精明能幹的人,而是成王敗寇、在殘酷戰爭中不擇手段取勝者。因此他們在制策濟民上,早就注定失敗-他們鼓吹的主張,本屬反對其時執政階層的文宣,勝利亦不過是歷史的偶然,試問空中樓閣豈能確切實行?君不見毛澤東在野之際,於《新華日報》屢談自由民主權利義務,「解放中國」以後,卻比國民黨的專橫猶有過之嗎?

進步的社會,是要選賢與能,由專業人士、社會菁英擔任重要公職,並以優良制度及公眾監察維護,而非依靠「好勇鬥狠」的人統治。西方社會一般認定具備民選及監察制度的政府,才是合法的政府,而得到大多數公民支持的政府,方能大刀闊斧地推行重大改革,因為他們深悉追逐成全陰謀家的野心,對國家民生沒有絲毫幫助。由民選的議員以至領導者本身,斷不是惡形惡相的雙花紅棍。有謂「雙花紅棍不可坐大堂」,深諳厚黑學菁要的陰謀家一旦得逞,祇會遺害無窮。

反觀香港政局,卻盡是倒行逆施。政改方案由假諮詢到呈交報告,人大常委訂定框架粗暴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許下民主普選的莊嚴承諾,無視民間電子公投支持公民提名的意願。北京政府的專橫,終迫使學聯及學民思潮發起大學生及中學生罷課,港府卻依然置若罔聞。直到黃之鋒在9月26晚上率學生衝佔公民廣場被捕,學聯包圍警察聲援被圍堵,迫使民眾發起包圍政府總部的全民抗命,梁振英終於露出豺狼的獠牙。

繼9月28傍晚警方以警棍、胡椒噴霧試圖驅散集會者後,竟在眾目睽睽下施放催淚彈對付和平示威的市民,並於事後堅稱是因應情況行使最低度武力。87發催淚彈雖然觸目驚心,但未有摧毀市民的意志,反而激起義憤,終由學運演化為民眾自發佔領的「遮打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於金鐘、銅鑼灣、旺角和尖沙嘴紛紛築起防線,佔領區由是遍地開花。

見勢色不對的港府,急謀對策。一方面大肆渲染佔領為民生帶來嚴重影響,另外亦透過公關擺出誠意談判的姿態,勸群眾解散包圍之勢。10月3日,警方以欺騙手段換取社運群眾開路,順利運送武器於特首辦公室布防,化攻為守令形勢逆轉。學聯為防官方為保威信不惜血腥鎮壓,結果放棄衝擊特首辦,梁振英並於今天凌晨宣告由林鄭月娥代表政府與學聯於短期內談判,但未有訂明時間及條件。港府終以心理戰術及暴力恐嚇,兵不血刃地將圍城之勢消弭於無形。

化解危機以後,自然是恐怖的反制手段。趁談判緩和情勢後人心渙散、防守鬆弛之際,警方迅即採取突擊。先是派員前往銅鑼灣拆除路障,清空馬路恢復交通;繼而是親共社團空群而出,「反佔中」人士糾黨至旺角拆除防線,並以語言及肢體暴力傷害佔領市民,男則迎頭痛打,女則肆意非禮,極盡暴力挑釁之能事。

在旁駐守的警員,卻紛紛袖手旁觀,待所謂兩方人士騷動以後,藉保護市民調解紛爭為名,強行築起人鍊及拉起封鎖線,阻隔人群及清走阻塞物。這究竟算是怎樣的「警民合作」?縱容滋事者惡意侵犯和平佔領,還當得起除暴安良、守護市民生命財產的責任嗎?

如是者,銅鑼灣、旺角、尖沙嘴等領地相繼失陷,僅剩金鐘方寸之地孤軍作戰,佔領在建制的武力與話術底下,大勢已去。

當建制暴力加諸公民身上,梁振英將決策責任推卸給黎棟國,黎又推予曾偉雄,曾則推至張德強,而張則推到現場指揮官身上。策動中共傘下組織與警方同謀,企圖以暴力令市民屈服,造就官民關係的撕裂;以欺騙脅迫手段瓦解市民堅守的意志,防線瓦解林鄭旋即改口落閘,堅稱人大常委決定不會撤回;上司罪過下級承受,這樣不負責任的無恥政權,不僅威信蕩然無存,其卑鄙兇暴如黑社會的手段,已達人神共憤的境地。

哀我香港,已正式進入黑社會統治的時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