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專欄】《我要做差佬》:這個玩笑,開得夠大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我要做差佬》
★★☆☆☆

曾幾何時,部份小學生遇到作文題「我的志願」,都會不加思索,想到一個答案:我要做警察。為什麼會不加思索便想到呢?因為我們從小到大,都被教曉一個常識,就是警察的責任,是保護市民,伸長正義,儆惡懲奸。小學生毫不猶豫作文就作「我要做警察」,讓別人感覺自己有理想,又正義,方便文章取分。至於長大後是否真的想做,答案只有自己知。美國喜劇《我要做差佬》(Let’s be Cops)也像一篇作文,不過不是小學生作,而是由成年人所作。

兩個男主角,一個白仔一個黑仔,同樣三十出頭,老友鬼鬼。白仔在廉價餐廳做業餘歌手,歌喉很爛,勝在臉皮厚,扮鬼扮馬;黑仔是電玩遊戲程式設計員,但經常被上司「Ban橋」,工作欠動力,兩個人生活頹廢,白仔於是想出了鬼主意:穿上制服,實行冒充「LAPD」,洛杉磯警察。有趣的是,兩個人穿上制服之後,所到之處,受人尊重和歡迎,突然之間,連做人都特別做得挺起胸膛。

影片中段很大篇幅,是二人冒警之後,到處鬧出笑料,愈玩愈High,白仔直情上晒身,盡情「扮演」警察角色,去查案,去排解市民糾紛;黑仔則怕出事,阻止老友不要玩得太大,但怕還怕,劇情又給了他一些甜頭:餐廳靚女侍應愛上了他的警察身份。

白仔與黑仔一唱一和,一個衝動一個猶豫,其實就是荷李活警匪電影中常見的「Odd couple」模式。米路吉遜演的《轟天炮》,個性勇不可擋,但旁邊跟他拍檔的黑人警察丹尼高化,就畏首畏尾,怕行差踏錯,怕破壞規矩,經常阻止米路吉遜過火行為,兩個人於是一邊合作,一邊爭執,一邊鬧出笑料。成龍主演的荷李活電影《火拼時速》,角色設計亦一樣,跟成龍拍檔的,是黑人饒舌歌手兼演員基斯德加,一個身手了得,一個死剩把口。

事實上,《我要做差佬》之所以引人發笑,除了情節設計極盡荒謬,很大程度也要靠兩個演員,一白一黑,一矮一高,一唱一和。這種「唱雙簧」式喜劇原型,來自1968年荷李活喜劇《單身公寓》(The Odd Couple)。不過當年少有黑人演員擔綱主角,所以兩個都是白人,但模式發展到八十年代,「黑白配搭」、甚至「黑黃配搭」便變得很常見。

《我要做差佬》的確像作文,「作得就作」,兩個冒警,穿起制服,媾女跳舞到處胡鬧,甚至進入警局,騙過真正警察,得到犯罪集團資料,繼續查案。雖然「老作」,毫不現實,但勝在妙想天開,兩個演員都不是巨星,但非常生鬼,毫無包袱,不怕得罪警察形象,玩得就玩。荷李活電影總會堅持一個原則,就是「玩還玩」,最後總會回歸正道,絕不會做出違背社會核心價值的行為。就像戲中二人,最後真的正義起來,「似番個人」,搗破警黑合作的集團。

《我要做差佬》依然、繼續、照舊要教曉觀眾一個「常識」:警察的責任,是保護市民,伸長正義,警惡懲奸。可是,做戲終歸是做戲,在今天現實生活中,我們最常聽見的是:「警察都是打份工啫!」──這個玩笑,開得夠大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