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給所有中間傳話的社會賢達 及站在十字路口的成年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L* Huang

今日,雨傘運動進入到第十天。上週末,眼見各區發生暴力事件,再加上返工返學日子在即,我們都不忍:怕學生受襲、怕警察清場、更害怕六四的夢魘再次成真 – 手執槍桿清場的將是解放軍。

在劍拔弩張之際,不少欲力挽狂瀾的中間人,即你們,紛紛出來傳話,期望群眾撤離避過危險,不論是行政會議成員、大學校長、社福界殿堂人物、法律界教父,都教我們立即神經緊張,大有山雨欲來之感。

可是你們知道嗎?你們所力勸的,我們全部都已試過。陳惜姿是大學講師,她很多學生都在各佔領區留守。這些日子,她眼看着學生餐風宿露,不是沒有勸說過青年人要留得青山在。在星期日狀似最危急的晚上,一名成員急得要哭了,因為她堅稱收到信息星期一前必會清場,而且會由身穿警察制服的解放軍指揮,瘋狂四處叫大人帶孩子回家,卻束手無策。另一成員交遊廣闊,每晚都會到旺角佔領區,幻想自己可以幫忙維持秩序兼認人(臨記或黑背景人士),有好幾幕暴力場面,我們都在電話中大叫,要他和朋友撤退,可是他總選擇留下來。

不錯,我們都信清場論。在危急關頭,當恐懼來襲,未知的將來仿如黑洞,容易吞噬意志。在不同的場合和關頭,我們都曾經力陳,這場全民運動不是三五七年,曠日持久,不應作無謂犧牲。

可是我們很快便明瞭,原來香港年輕一代對追求民主的態度,比起我們這些已過了半世人的中年父母,都要堅決。只要當你們看到——

旺角暴徒來襲,堅守的年輕人面對千人圍攻,流著淚用力按着帳篷支柱,一站十小時;

嬌滴滴愛哭女生,再恐懼也要跑到旺角去坐下,說假若不去就會後悔一生;

耳裡傳來最惡毒的咒罵,本是年少氣盛的青年人卻罵不還口;

男生選擇站在最前線,面貼面對着暴徒,一邊勸人冷靜卻忽迎拳頭,忍着不還手;

面對被推倒的帳篷、標語、物資,欲哭無淚卻又在事後飛快地重建起來;

各區欄杆上的黃絲帶,極速被剪下,翌日發現又重新綁上…….

催淚彈在人群中爆開,學生匆匆用水洗過雙眼,又再上前;

實在有太多太多的情景不能盡錄。

我們都低估了今天的新生代。對比我們這些被六四夢魘纒擾的中年人、鎮壓過後不是移民就是變得沮喪冷感的父母,今天的青年人更義無反顧。明白這點的話,我們就不能一廂情願地求他們離開,因為此路根本不通。他們壓根兒沒有想過離開,有些甚至還未想過要為民主付出多大代價。

因此,社會賢達們,今天你們可以做的,就是盡你所能,用盡所有辦法,力勸政府放下成見,傾聽民意,誠意對話,並在可能使用武力的關頭(不論官方或非官方武力),勸止當權者,警告他若毀掉一代香港青英,仇恨將不共戴天。

解鈴還須繫鈴人,當特首梁振英讓警方在928當天拋下87顆催淚彈時,他便應該明白,全城民心背向,終其一生,他都不能再當人民領袖。我們不欲見到社會癱瘓、撕裂,假若你們可以好言相勸對方誠意道歉,退位讓賢,將功德無量。

對於一班站在歷史十字路口的家長們,我們只想說,孩子今天追求的民主制度,正是我們殷殷盼望多年的,只是這班初生之犢更勇敢、更堅毅。能教養出這一代香港人,值得我們自豪。為人父母當然長憂九十九,更遑論孩子要冒捱子彈的風險,可是我們必須承認,香港的選舉制度自中英談判始就從未解決,禍害一直拖延至今,把垃圾掃進「梳化底」,不見得家裡會變亁淨,因為陣陣腐臭味必會傳來。

過去三十年,我們沒能為孩子築起民主之路,實在愧對毅然挑起時代重軛的孩子們。因此,大人們,我們別無選擇,只能與孩子同路,叫當權者信守承諾,在香港推行真普選。那時候,我們一定會負責任地,有智慧地選出能帶領我們實踐「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的領袖。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