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民俗學008】劉天賜:珍惜警察形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這是很深刻的記憶。八十年代,經常赴香港皇家警察公共關係科總部開會,商討電視台製作部與此衙門的工作。一次,與劉啟發總督察會後經過阿頭總警司曾蔭培辦公室,被一洪亮聲音叫住。曾長官叫我入房。

曾長官面色鐵青,以責備口吻對我說,知不知道警務處近日招慕警員發生困難?知否近日無線警匪劇集對警員形像有負面影響。

我知道的,但不會多言,維維諾諾而退。我們製作部同事都是有社會責任心的傳媒工作者,知道社會上需要正面描寫警察,因為警隊依法執行法例保障社會安寧,一旦老百姓不尊重這股力量,社會何人執法?個人執法?變成什麼樣子?

然而,電視劇集也沒有必然任務要為此警察塗脂抹粉的!殖民地時代,宗主國沒有「強制河蟹」的措施,不必歌功頌德,硬生生替它們製造偽光環,只有電視節目守則須遵守。更重要的,還是製作人員本身的code of practice, 專業守則,對得住觀眾,對得住自己,對得住社會。

電視劇乃「入屋」的大眾傳播,影響力巨大。戲劇中當然出現「奸角」,警隊中樹大有枯枝,必有作奸犯科之徒,描寫成「奸角」的,使到受眾咬牙切齒,眾所憎恨,但是,緊記,並不是憎恨某一個職位,或者組織,乃是憎恨這種壞事,這類壞人典型!這是戲劇必然的手法,但是,任何戲劇都有一個「正面價值」,邪不能勝正!如果「邪勝正」,必定違反了受眾的期望,噓聲必起,也不是負責任的編導該做的,不會受歡迎。

話又要說回來,近世的人物性格描寫不會「一面倒」,奸角性格立體,有其「奸惡」一面,也有其「善良」一面。這是符合世代的真實情況。譬如,《上海灘》許文強在黑道鬥爭中無惡不作,卻是多情種子,周潤發尤其專長飾演這種浪子人物,情義兼備,卻是身不由己的江湖中人!法國演員阿倫狄龍如是,多飾「歹徒」,並不是惡貫滿刑傷天害理的壞透人物。

這些「不法之徒」大受歡迎,表示同一社會上的民智比較開明,受眾會不會仿效這些「浪子」殺人放火強姦搶掠?反而,令人對情對義更深入了解。只有極封閉的社會,當權者以專制手段封殺任何可能「作反」的啟示,這些專制政權信任法家所言:「俠以武犯禁」,禁止一切造反可能性,謂之「維持和諧」。

禁止作反應施教化。武力(最少武力也是武力,何況暴力)只能引發更強大的武力及暴力反抗,問題的根源並無解決。

我們對維持良好治安的執法隊伍,及施法部門必定要尊重,可是,它們亦要有更嚴的法例規範使用合法的武力,尊重的是「警隊維持秩序」的觀念。六七左派暴動,香港警察加入戰鬥,從真假炸彈恐怖活動中保護市民,建立良好形像。當年傳媒也愛惜警隊聲譽,知道他們的重要性。警隊在今天亂局之中,頗為難也,然而,必須愛惜得來不易的大丈夫形像。

大丈夫有所不為!
暴力必不為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