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你懂的?我就是不要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暴政用暴力擊潰你,再用虛假馴服你、統治你。97之後,香港人越來越習慣大陸人的思想言語。有甚麼事,我們流行用一句「你懂的」去交代,不去道破,看官自己想。

這是極權地區人民的避禍講法,因為文字獄橫行,所以一切是欲言又止,卻道天涼好個秋,左閃右避,留下一條尾巴,加上一句「你懂的」,希望自己的想法可以在曖昧的瓶子裡飄到有心人的手裡。

民眾大規模使用曖昧、閃爍的言詞,是暴政肆虐的病徵。全國人民在一種不敢挺直腰桿的委屈心理中,以暗語交流,開始習慣一切虛假,習慣一切事情不須攤在陽光之下,只要自己心領神會,就可以了。

現代極權,使人恆常虛假、安於虛假、不自覺虛假。我們香港人大部分人頭上都沒有一個真理部,去控制我們、懲治我們,但97以來,我們活得越來越似真理部在上,我們越來越知所進退,越來越知道主子的忌諱。我們明明應該是21世紀的香港公民,但我們活得越來越似上面有一個主子,一生如履薄冰。

最近的例子,是泛民/社運圈的人不約而同將「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改叫「雨傘運動」(umbrella movement)。這其實是避違之舉,啊,叫出了革命,中央會怎麼想?中央如果將我們定性為革命,那還得了?革命不就是要推翻共產黨?於是就將革命一詞改為語焉不詳的運動,認為這樣就可以表明自己絕無「反意」,多老成、多持重、多顧及主子的想法!

圖片來源:Lam Oroxylum Indicum

對香港人來說,香港人自己怎麼想,不是遠比萬里之外的北京怎麼想,來得更重要嗎?到了這個早已攤牌的局面,泛民和社運圈的某些人仍然琵琶遮面,說一句,這只是運動,不是革命啊。

香港人最老成,學生都是未老先衰。學聯一開始搞的罷課,口號有一句「命運自決」,文匯大公就批判學聯搞港獨,大概學聯內容也會有人想:「又係既,自決獨立味道太重了!」於是便改成「自主」,夠純潔了吧?

後現代的暴政,是加害者與受害者水乳交融的一個系統。受害者沒錯是受害,但同時是配合著。行動好,意識好,都被改造以配合暴政。我們會自動自覺去配合權威,去避違、避免激嬲共產黨⋯⋯我們習慣口不對心,害怕知行合一,我們害怕真實。國王的新衣的小孩走出來了,他說:「你們別自欺欺人了,這不是革命嗎?」於是老朽的大人就竭斯底里了,唯恐觸怒天心,要人頭落地。

人活在虛偽裡面,不可能掙脫奴役。齊澤克說不要害怕自己爭取的事物。我們說,不要害怕成功!從今日起,像哈維爾說的,要活在真實中,戒掉虛言假語,遠離裝置藝術、拋棄象徵式示威!

所謂公民不合作,就是回歸真實,不再配合暴政,怎麼泛民社運人這個月來,不停表決拆鐵馬、讓路、急著對話、到現在不停拋出撤退論?現在是公民不服從運動,還是公民服從運動?

泛民建制的很明顯是服從運動,戴耀廷都說出口,說當初的劇本就是大家在行人專用區,排排坐,等警察清場。因為他們一味替極權機器設想,總是在想何時設場呀、點收科呀⋯⋯愚人與弱者,活在虛假當中。

在街上抗爭和堅持的人,你們沒打算自己收科,你們有福了,真實裝滿了你們的福杯。928之後,真實取代了虛假,打開裂縫,這絕對是一場革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