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倫:唯有港獨留其名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佔領中環暫告一段落,各方開始探索前路。佔中改變香港,也沒有改變香港。

政治論述真空的年代

佔領中環爆發前夕,中國政府在政改議題落閘,招致批判民主回歸論的滔天巨浪,泛民開山基礎全部破產,本地政治觀點一元狹窄,頃刻之間進入真空狀態,另本土意識缺乏完整中國論述,無法取代舊有框架成為主流大勢,香港人彷彿飄流於原野之間。就在政治論述輪迴轉世的空隙裡,佔領中環艱難面世,只能透過泛道德的公民抗命運動感召巿民,筆者由始而終反對佔領中環,皆因這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曠日持久下必定自我分裂收場。客觀而言,一套思想需要長期蘊釀,並非一人之力所逮,責任絕對不在戴耀廷身上。香港未來的希望,不在佔中,而在培養次世代政治論述。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還要從民主回歸論講起。事後孔明一番,民主回歸論的敗筆,在回歸二字。要回歸沒民主,要民主不回歸。香港所謂民主運動,其實和獨立運動互相掛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過是大多香港人拒絕承認現實,像一隻盲頭烏蠅在一國(中國)囚室四處亂飛。民主回歸在八十年代也許是無奈妥協,未算大錯,但到了今日還執迷不悟堅持死路,等同賣港。決定香港命運,視乎統一與獨立的一振之間。港獨派才有資格反對民主回歸論。

奇怪的是很多博客侃侃而談,卻極少開宗明義主張港獨。大中華前無去路,港獨尚未成氣候,年輕人學習昔日民主回歸派的教訓,國家民族觀念已經撇除唯一統團結意識,為香港獨立提供必要的土壤,情況如練乙錚教授評論《香港命運 民族自決》(學苑),站在港獨懸崖上,一邊徘徊一邊苦惱,等待鐵達尼號you jump i jump的命運時刻。政治論述模糊,宣傳口號枉然,譬如說金鐘講台上擺設名為命運自主的壁佈版,質問台上嘉賓恐怕換來支吾以對,因為他們自己也是一舊雲。

筆者曾在另文主張自主自決香港一國,透過公投獨立,無論過程怎樣困難,始終有一條明確路線。公民抗命也要有政治目標支援,印度聖雄甘地非暴力哲學背後是印度獨立精神,現在香港一恐懼二懶散,缺乏創造論述的覺悟,沉迷證實失敗的現況,很快變成為抗命而抗命,巿民根本不知為何而戰的困境,此乃筆者對往後不合作運動不抱期望的原因,各方群雄還需在政治思想多加工夫。

中國邏輯衍生的港獨

近年有人詬病港獨派的想法,竟和建制派異常相近,關鍵一點就是雙方理解接受中國邏輯,結論是南轅北轍的服從及叛逆罷了。民主派和中國政府對峙,大家採用不同政治語言,前者信奉現代政治文明,覺得地區有權決定政制或舉辦公投,但中國人政治素養滯留古代,加上天朝意識基因作崇,認為中央擁有絕對權力,泛民一直不肯接納中國邏輯,以為能夠在中國體制裡突破重圍,實屬妄想之餘,亦令他們錯失轉型的機會。港獨(或本土)派沒有中國包袱,不會期望改變回饋中國,一副冷眼旁觀模樣,容易承認了解中國,其中國論述反而來得更加真實。香港無法動搖中國邏輯,所謂政改談判,完全是籠絡分化的陰謀,必然在談判桌上輸掉一切,妥協云云不過為一事無成的泛民舖搭下台階,是枉費心機,國王的新衣。

香港人應該放下身段,去接受這就是中國的殘酷真相,然後逃離地獄鬼國開闢新天地,而非沉醉在文化愛國之類的垃圾理論,為醜陋現實中國開脫。做唐吉訶德,就要徹底一點,筆者從不介意被人恥笑,香港獨立,香港主權在香港是痴人說夢,對待中國般一統無道的國家,你不能打敗推翻它,背棄分離才是正確道路,否則當共犯論,為黃洋達先生在《城巿論壇》失言作補充:If you cannot defeat them,defect them。香港人鼓起勇氣對中國說再見,散播香港未來希望的種子。

命運自主,就是把香港的政治目光,從萬里之外的中國京城,回歸近在咫尺的香江維港,彈丸小國奢談自主,卻並非撤手不管,事事仰望別國。

港獨派的中國論述,不會指望中國變革。中國過錯八九年的黃金機會,受制史無前例的政治機器,這個國家已經失去自我糾正的功能,即使中國人熱血勇武,亦難以改變天下大勢。蕭若元先生提出經濟衰退和政權敗亡的關連,事實未必如此,甚至出現托維《舊制度與大革命》式的現象,人們因恐懼政府倒台後的局勢動盪,反而更加支持掌權者,又或者至少默不作聲的舉動,對迷戀和平穩定的中國人而言不是奇事。

就算中共崩潰,現時的中國人的民主自由氣息,比起二十五年前更加不堪,只會找尋一個沒有中共歹毒,但像李光耀式的強人家長式專政統治,到頭來還是夢想破滅。最樂觀是建立民主體制,但中國自古中央集權,中國人習慣被管,沒有行政自理經驗,最後變成巨型烏坎翻版自我瓦解,沉淪為地方家族或土豪式的暴政。況且還有一點,反共不等於不反港,中港兩地反目成仇,民主中國惡劣對待香港有跡可尋。

民主派洗腦香港人,把民主中國描繪得美好虛幻,說明他們錯解中國。上述種種就是荒旦又合理的中國邏輯,無論如何大家都會發現不能和中國共處一國。香港獨立不止民主自由,更是建立族群認同守衛我土的手段,由零起?石仔,絕不假手於人,昔日馬文輝不能實現的,就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達成。公民抗命終需政治論述,香港人要反省,一國兩制這種不平等政治條約是否吾民所願。我不介意不合作運動,甚至提倡最極端的,拒絕遵守中國制定法律,香港內部自行草擬憲法條文,從巿民到公職人員貫徹執行,造成香港獨立既定事實,縱有千軍萬馬駐守又如何,亦向中國拋出難題:香港是否中國的核心利益,要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守護?螞蟻對巨龍,不一定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