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學聯圖謀 狼子野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一句老話,時窮節乃現。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今日上有線電視節目《周日不講理》,提到旺角,像鬼拍後尾枕,甚麼都說出來,那騎劫旺角、將人家血汗當自己籌碼的狼子野心,在鏡頭前暴露得一清二楚﹗

有人問學聯在旺角能否話事,張秀賢說,旺角已經重奪,在重奪過程中「有一定貢獻或者領導」——在睽睽眾目前面說這句話,不醜嗎?學聯在旺角的生死關頭,做過甚麼?竟然將學聯秘書長落場呼籲要冷靜也說得像個功勞的模樣,彷彿旺角人繼續克制、非暴力,是因為光環燦亮的秘書長落場呼籲兩句。真荒謬,把自己看得那麼高﹗真無恥,把功勞當自己的﹗

血是人民流的,「和平理性」的光環你們倒還有膽沾。廿幾歲人,有沒有羞恥之心?利慾薰心、一心上位的人,恐怕對廉恥二字已沒有任何感覺。

928以來,旺角被幫會土共和流言包圍,是學聯叫人撤出旺角去金鐘。學聯從旺角陣地出現之後,都沒有話語權,那是旺角民眾的戰果。

沒關係,那次當你們一時中伏、判斷錯誤,民眾撐過了。土共黑幫走人,接著是黑警出動清場、打人、扑人,民眾仍然游擊、奮鬥,好多人被扑到流血。學聯的人在衝突中途出現,拿大聲公叫人冷靜,都算了。你張秀賢現在說學聯在光復旺角有領導、有貢獻?你問下旺角民眾?你問下那堆留言炒蝦拆蟹的民眾?你張秀賢現在即管去旺角,拿你們精心準備的大聲公去重覆,說學聯領導大家光復旺角,看旺角人有甚麼反應。

之後張秀賢還好直白的說,旺角要重奪「話語權」、要話事,原因是:

「旺角可以攞返話語權,相對地我地談判都會有多啲籌碼,咁相對上我地既控場能力都會高啲。」

這就是我半個月來不斷重覆的話:金鐘大會要談判,於是就要落場控制旺角。你們就是不信,你們就認為一切是陰謀論。旺角人骨折、流血、滿身傷,就是為了抗爭下去,你學聯一直躲在金鐘玩煮飯仔,有事就叫人離開旺角,民眾沒有追究,是因為他們太忙。現在爾等還不知情識趣走去領功、走去代表旺角?你們做過甚麼?談判要籌碼,很好,自己打,不要指天篤地,說天上天下一切全是自己的功勞和籌碼。

你們那時向旺角民眾抽刃,已經是無情無義;如今利用別人的血汗來作談判籌碼,則是玩弄權術、取巧投機,始終不放棄騎劫民眾,這是你們自絕於民。一直以來所有人都念在學聯到底不屬於泛民,處處忍讓,你們只顧向港共「釋出善意」,卻完全看不到民眾也一直對你們「釋出善意」,只是你們不感激,不領情,像港共一樣。

張秀賢很快就說自己失言,惹起公眾「誤會」而致歉。我看不到有甚麼誤會,張秀賢在節目中說得很平白,沒有甚麼可以誤會。接著他又將個波射俾大眾,說甚麼人民不支持談判結果,沒有一個團體可以解散運動。

無恥。百份之一千的無恥詭辯。學聯去對話,談到甚麼,是好的光榮、還是敗的恥辱,都很自然會落在談判者肩上。民眾不走、堅守底線,不代表學聯可以隨意騎劫大眾。張秀賢的說法,似乎在說,學聯可以亂來,反正無論如何公民都不會解散。這不是一個無賴以民眾為後盾在賴皮嗎?

我好了,說了那麼多,我彷彿已經看見張秀賢那招牌的不屑鄙夷嘴臉。很多人以為年輕的他們會在泛民當中柔性抵抗,但恐怕只是一廂情願。他們太聰明了,如此識得玩弄權術、收割民情,做的是無本生利社運生意,實有司徒華之風,實在是遲早要上位的料子;我則一介小民,沒有title沒有權位,不得罪也得罪了。我顧念的是普羅大眾挨打挨棍、流汗流血,絕不應該成為別人的籌碼——你們沒有領導過,不是你的,你可以重奪甚麼?

此篇就此擱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