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民俗學006】劉天賜:港式英雄之三


戰後香港本土電影出過幾個類型的「英雄片」。關德興脫下大戲戲服,不以新靚就身份活動舞臺,便以黃飛鴻身份拍南派拳擊電影。黃飛鴻確有其人,真正黃飛鴻與關氏所飾的黃師傅必有落差,不重要,電影美學上,我們乃看編導演如何表現一個人物性格,從而明示或暗示主題思想。

關氏黃飛鴻以拳腳刀棍搭台,仁義禮智信演戲。老不老土,合不合乎時代,見仁見智而已。但是,歸結到一句話,無論什麼身份的英雄,他之所以受人敬重,佩服,景仰以至模仿,只有一個原因:他全心為民利益,維護公義,伸張公道,明辨是非,人民(受眾)便心底裡歌頌他/她為英雄。處身香港,不只我們從少便感染的中國傳統文化,儒家仁義意識形態,也學了西方而來的民主,真正公義,人際禮貌,文明社會行為。更重要的,我們稱之為核心價值的言論、學術、新聞自由,不至受恐懼的自由,同時也受過自我約朿,忍耐,尊重他人的品格培養。

這是香港的幸福命運,在鄰近地區陷於翻天覆地的動蕩時期,我們雖在窮困中掙扎,卻不致於坎陷在顛倒是非黑白的權力、財富爭奪動亂之中,我們沒有被改造過,我們也未成為最劣種的國人!

大家曾記得,另一類英雄是「探長」,通常由曹達華飾演。形像是正直而機智的警隊刑事偵緝沙展。他之成為英雄,不只於智勇雙全,更是公正不阿,伸張正義的人。他要拘捕不法之徒必定是破壞社會的歹徒!他的成功,令普羅大眾喝一聲釆,因為我們依靠這位英雄形像得以安全,他們是我們生命財產保護者。

及至七十,八十年代,警匪類型電影、電視劇集成形了。警察的故事,整個警隊的形像沿襲於既往的信賴,小童看了,不期然說:「警察叔叔是忠的」。六七左派暴動,歷史上不會肯定是一場『抗英』良性的暴力行為吧,當時維持治安的警隊都得到英皇嘉許,更重要是,得到香港人民愛戴。因為他們的敵人是「邪的左仔」,邪不勝正,故此是「忠」的了。

從個人英雄(黃飛鴻、陳真)發展到團體英雄(警隊、廉政調查隊、消防隊)反映出香港社會人民對英雄形像的追求變化。大都會人們民智開啟,我們知道憑個人英雄主義不足依靠,我們須要整體群體合作,我們更須要真正的公義作為行為的指導。
不是暴民而以防暴的過度武力對付,站在兩幫對峙人群中分辨不到忠奸正邪,人民信賴之心累積幾十年,一夕何堪受到磨損!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