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川:隔江猶唱後庭花——說今日之雨傘革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人說香港人健忘,我想,讀者和我又再一次印證這個想法。

在佔領區種地的人們、在網上幻想學運領袖的假同性戀的網民們,或者忘記了那些不同藍/綠/紅絲帶對我們的攻擊,忘記了警察對我們的暴力,於是在平靜裏,悄悄地將抗爭冷卻。

我常說,今日的香港和中國南朝很相似。南朝是中國一個荒謬的朝代,前講檀道濟的那篇文章略有述及,如果大家有看過柏陽先生的《醜陋的中國人》,大概都會記得南朝貴族的惡行,其中一個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南朝的貴族會在陽台上拉大便而命令家奴用口承接的,荒謬之極,可想而知。

這天想和大家分享的歷史故事,同樣來自南朝。在侯景之亂後,陳朝的開國君主陳霸先在廣東起兵勤王,輾轉建立南朝最後一個政權:陳。陳朝的君主沒有甚麼暴君,反而在陳文帝陳蒨的勵精圖治下,南朝步入「天嘉小康」。但南朝的國政終因為地方勢力過大,內部政治分贓不勻而步入衰敗。

陳後主陳叔寶就在衰敗的陳朝國運中登基。他和中國歷史上記載的亡國君王一樣,都是荒淫無道、不理國政,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一一詳述。但他值得我們討論和借鑑的,是他對北方隋朝的態度。

隋文帝楊堅篡北周滅北齊後,統一中國北方,國力強盛,國庫充裕。於是隋文帝念念不忘要南下滅陳,統一全國。東晉以降,南方政權一直理解北朝是邊防大患,不可不防,但他們常常迷信長江天塹可以對抗北人。陳後主也是這樣想,並對要求增強邊防的大臣說:

「王氣在此,齊兵三度來,周兵再度至,無不摧沒。虜今來者必自敗。」(《南史》,<陳本紀下第十>)

用今日的話來說,就是:

「我們是正統,有天命支持,北朝的軍隊每次南下都大敗收場,這次也會如此。」

於是陳後主將血戰力拒北人的軍士抛諸腦後,繼續摟住愛妃張麗華,約同幾個時稱「狎客」的大官,如孔範、江總等吟唱遊玩,不作防備。在那醉生夢死的歲月,陳後主寫了名篇《玉樹後庭花》。

故事說到此處,大家都猜到結局。軍士邊將看到陳後主這麼不爭氣,也不會再支持他對抗北人。陳朝滅亡,陳後主匿藏枯井,最終被擒,錦繡山河落入北人之手。南人亡國之後,還有不少文人雅士愛好陳後主他們的玩意,於是唐末的杜牧譏他們:「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早些日子,我們在旺角趕退了打麻雀的共諜,但其實這些不務正業,只圖玩樂的偽盟友依舊「老是常出現」。在雨傘革命開初的幾天,早已有幻想周岑同性戀的惡搞團,到今日,漸漸又有標榜崇拜學運領袖的網絡團體出現。而在金鐘的街頭上,有些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小型耕種冒出來。這些東西千奇百怪,當然可以搏人一燦,那可以吸引更多百姓來加入我們?在我們還未有抗爭成果之前,這些東西斷不是武裝我們思想的東西,而是消磨鬥爭意志,令市民覺得抗爭胡鬧。

若說勿忘初衷,那就認真的想想,鬧著玩,會不會辜負了衝進公民廣場被捕的學生、會不會辜負了在旺角街頭流血的兄弟、會不會辜負死守了那麼多天的大家。我們的對手不是落後的野蠻人,是一個富庶的大國,我們放軟手腳,自我麻痺,恐終會愧悔無地。

嚴肅認真、念己念人;堅守抗爭,即是初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