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沈祖堯說「同學,是時候回家了」——黑臉白臉的撤退大合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joe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戴耀廷版本的佔中胎死腹中,來真的雨傘革命率先發難;上一代無法號令群眾,固有的權力機制癱瘓,社運賊、泛民、黎智英、陳日君等人先後出陣,嘗試收拾局面、控制運動,包括叫「義工」拆路障、陰謀成立「大會」、抹黑旺角為兵凶戰危的九反地、公開呼籲等等,民眾卻保持頭腦清醒,一一克服、堅拒散水。

這些叫我們散水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是這個獨裁威權政體的得益者。得益者裡,又分黑險白臉。黑臉是中共明刀明槍的穩定壓倒一切,白臉是六四一代餘孽的動情勸退,他們走出來,一臉憂心,說這樣下去同學們會受傷,父母都在等你們回家喝湯。黑臉白臉,身處於同一個階級,只是職工不同,卻同是受不得亂,好想局面不要再亂下去。

香港人散水了,黑臉土共就安心;白臉代理人也可以重新代表群眾,重新代表香港的「公民社會」。

由於雨傘革命收拾不了,上海股市與香港互通聯動的「滬港通」急煞停,港交所的CEO李小加對傳媒說,大家應該耐心等候,而香港學生也應該考慮「光榮撤退」。這個第一份工作就是中宣部《中國日報》的黑臉,你不聽,還有一個白臉沈祖堯 。他在自己的臉書向學生呼籲「同學,是時候回家了」,他說旺角有「暴力事件」發生,又說如果現在不說話,之後有人傷亡,自己會一生遺憾云云。

多陰毒,包藏的禍心多大。大學生是很天真的,同輩考不上,早已接受現實的洗煉;大學生卻和象牙塔進發,思想在溫室裡「健康發展」,變得頭腦簡單而又不設實際。沈祖堯以開明校長的形象得到很多學生信任愛戴,他會叫你多讀課外書、多做浪漫的事,聽來都美好。

但實際上,中大是會在深圳開分校,而深圳分校發出畢業證,會跟香港中大一樣。校方本來誓神劈願說不會一樣,之後彈弓手反口;學生團體追究一下,校方又改說不會一樣。兩面三刀,權貴出賣學生的利益,眉頭也不眨一下,卻會跟你說盡漂亮話。

沈祖堯叫人撤。「政府已釋出善意」,善意在哪?叫人天天騷擾旺角?旺角有多亂?沈祖堯去過幾多次?「民主的路是漫長的」?三十年夠久嗎?你們一代人做成的爛攤子,要我們收拾。你們切腹謝罪,才再來說話。傷的不是你,他朝有日血腥清場,死的也不是你這種建制權貴,要內疚慚愧,就自己內疚慚愧到夠。

沈祖堯叫我們撤,我告訴你們撤了之後會發生甚麼事。有好多人會被秋後算賬,會被殘酷清算,然後一班社會賢達和泛民議員,會撲出來為他們集會、遊行,喊幾句「政府可恥」,在鎂光燈前接受訪問;我們這一代人,窮人,會繼續做奴隸,然後我們在可恥卑賤的生活裡尋找自慰的小確幸,聽校長說一句,人生不是只有錢,懷著一顆中國心,說,人生應該浪漫點。

撤,你們在意義世界勝利了,但在現實,只有屈辱、低賤的現實生活在等著你。沈祖堯還有幾多年人做?撤了,他活得好好的,他的學生、我們這一代,以後卻要繼續吃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