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什麼是《以弗所書》2:2 中的「空中掌權者」?

Share This:
  •  
  • 16
  •  
  •  
  •  
  •  
  •  
  •  
  •  
  •  
  •  
  •  
  •  
  •  

基督教中魔鬼撒但的概念是受波斯拜火教的惡魔阿里曼 (Ahriman) 影響而逐漸形成的。在這之前,早期基督徒相信天空上有一眾來自天體的掌權神子在操控人類。保羅在《以弗所書》2:2 對以弗所教會說:「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ton archonta exousias tou)。 保羅理解人類正在與這些自天體而來的能力鬥爭,《弗 6:12》就說到:

「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肉體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掌權者 (tous kosmokratoras tou skotous) ,以及自天層 (en tois epouraniois) 而來的屬靈險惡能力爭戰」。

《以弗所書》中的「空中掌權者」源自《創世記》第 6 章及以諾文學傳統「神的兒子們」 (Benei ha Elohim) 的概念。有別於魔鬼撒但,他們依然被視為是神的眾子,擁有創造物質界、主宰天體、統治列國的權柄,這是為何新約裡仍稱他作「世界的王子」《約 12:31, 14:30》及「這世界的神」《林後 4:4》。 他們的作為並非出於絕對邪惡,而僅出於愚昧和對權力的戀棧。在耶穌早期語錄《與救主的對話》中,猶大說害怕被空中掌權者支配,耶穌以「若你放下那嫉妒的本我,你就能穿上光的衣裳並進入聖婚新房」並反過來支配他們作回應,只要淡泊世上物慾名利,便能從空中掌權者的支配中解脫,為當時的核心教導。

在曠野試探耶穌的並非撒但

基督教學術界一直爭論著耶穌在曠野禱告時魔鬼撒但提出「將世界給予耶穌」之試探的矛盾:假若世界本屬神而非魔鬼撒但,魔鬼撒但又何來有權力將本屬神的世界給予耶穌呢? 來自《猶大福音》之《查克斯古本》有著九塊不明零落碎片,學者們暫稱它們為《異鄉人》 (Allogenes) 碎片,其中三塊記載耶穌在曠野四十天禁食禱告,當中試探耶穌的卻是空中掌權者撒卡拉(意為「愚昧者」)而非魔鬼撒但:

空中掌權者撒卡拉 (Saklas) 對耶穌說: 「異鄉人,像世上的人們一樣收受我的財產吧,為你自己拿走金銀和其他物品。」 耶穌回答說:「退去吧,撒卡拉!我並非在尋求你,卻是尋求在天層拱頂和其掌權者以上的父。 正如你稱呼我『異鄉人』,你我本自不同的族群。」 撒卡拉不斷侵擾已超脫的祂,卻無從讓祂歸順下來,在挫敗後便知難而退。 耶穌高聲呼喊:「在眾掌權者以上的神啊,聆聽我的聲音,憐憫我並救我脫離所有凶惡。請看顧我和聆聽我,我就在此空蕩和孤寂的地上,願那不可言喻的此刻啟蒙我。」 撒卡拉日後卻將主宰跟隨耶穌的門徒。

[youtube id=”oWCxvoA_LqI”]

早期基督教對物質世界的詮釋

空中掌權者之首撒卡拉作為物質世界的造物者和掌權者,他以屬於自己的物質世界去試探耶穌,比起魔鬼撒但提出,邏輯上來得較合理,自此可推論空中掌權者撒卡拉作為試探者的版本該是較原著版本。 《拿戈瑪第古本》的《腓力福音》陳明了物質世界乃是自此次等造物者 (Demiurge) 所造,基於他本非全能,他有限的能力根本無法造出完美永恆的世界,導致到處病毒肆虐,災難綿綿及暴政橫行:

「世界乃是自一錯誤而存在。 造物者原意是創造它永垂不朽, 他卻未有足夠能力去成就此事。 此世界既非永恆不滅, 就連創造它的那位亦不是。」

反對「耶和華是唯一真神」的起源

基於公元前五世紀約西亞王主張的「申命改革」背棄了祖傳的信仰,移除古代列祖敬拜的母神阿舍拉,在政治理由下修改聖經,掏空至聖所內的聖物並封鎖它不準任何人入內,此舉令數千名祭司不滿,認為是背祖忘宗,便憤然離開耶路撒冷大舉遷移到埃及。 到了猶太人被擄回歸後的第二聖殿,更在贖罪祭獻羊給耶和華的巴比倫神阿撒瀉勒,與所羅門王時代相比已是面目全非,因此猶太教內開始醞釀反對當時腐敗權力的新思潮——靈知主義,重新反思整個宗教思想架構體系,將第二聖殿的耶和華、阿撒瀉勒、迦南神話中弑父的「神」(Elus) 綜合成一位貪戀物質界、專權殘暴和自命為獨一真神的空中掌權者之首撒卡拉,並復興失傳的母神敬拜。

英國循道衛理會傳道人 Margaret Barker 就在《主的母親》一書中提出:

「靈知主義認為《以賽亞二書》(指《賽 40-54章》,為申命改革後期添加部份,非出自以賽亞手筆)神宣告自己為獨一真神和造物主是狂妄自大的,他們並多次憶述母神是怎樣自聖殿被移除。對他們來說,巴比倫流亡時代以後的耶和華,是外來神和專制者,顯然是第一聖殿傳統繼承者對抗公元前五世紀申命改革一神論的自然反應。呼應德國神學家 Gilles Quispel 所言:

『靈知派針對的是創造世界和頒下律法的猶太神,這樣的教義極可能就是植根在古猶太傳統。倘若被被擄回歸後的猶太人離棄了祖傳的信仰,強行加入他們新版本的摩西律法,追隨《以賽亞二書》宣稱耶和華是唯一造物主,如此第一聖殿傳統極有可能就是靈知主義的根源。』 」

主教傳統反映「一神論」專制本質

著名歷史學家 Elaine Pagels 在《靈知福音》一書中提出了更獨到的見解,早期羅馬教權的伊格那丟及克利門提倡既然神是有一位,故此主教亦該只有一個,主教是神的寫照,那麼神如何主宰天國,主教就當有相同權力主宰地上信徒群體,當時靈知派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便以空中掌權者宣告「我是嫉忌之神,除我以外別無他神」來諷刺獨裁專制的掌權者往往喜歡把自己神化,自視為獨一的主宰和唯一的真理,排除任何異己,只顧鞏固自己的權力,蒙蔽及欺騙群眾去服從他。

早期基督徒如何理解「罪」?

今天的基督教經常無限放大道德上的罪尤以字面的「淫亂罪」,然而在早期基督教時代「淫亂罪」一詞彙是有著非字面的特定解釋。從保羅在書信中使用大量靈知詞彙可見他與靈知主義間有著緊密的關係。 據亞歷山大教父革利免的記錄,基督教靈知主義瓦倫廷派創始人教父瓦倫廷,是承襲自保羅徒生丟大 (Theudas) 的教導,如此說保羅根本就是靈知主義的先驅。

 

William Blake: whore babylon

當時的瓦倫廷派信徒掌握了解讀保羅書信的秘傳釋經法 (Pnuematic Exegesis),在《拿戈瑪第古本》中的《靈魂的釋義》就作了清晰的示範,書中記載了在太初陰性的「靈魂」無知地離開了父下降至物質界的神話,落入匪徒(地上及空中掌權者)中與他們淫行,使她被玷污、感到無助和痛苦,及後父差譴基督作為新郎降世迎娶救贖她。 經典中同時釐清《哥林多前書》5:9-10 保羅聲明的「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並不是指世上任何淫亂,而是勾結地上及空中掌權者的「屬靈上的淫亂罪」,此罪行層次上比地上一切貪婪、勒索及拜偶像等嚴重得多:

「至於淫行,救主的使徒作這樣教導:『遠避淫行,且潔淨自己』, 所說的不止是肉體上的淫行,而是靈魂的層次。 為此使徒特意寫信到眾教會,以免我們當中出現淫行。 靈魂上的淫行是最大的爭戰,並促使肉體的淫行。 保羅就此寫信給哥林多人:『我先前寫信給你們說:不可與淫亂的人相交。 此話不是指這世上一概行淫亂的,或貪婪的、勒索的,或拜偶像的; 若是這樣,你們除非離開世界方可』《林前 5:9-10》。 這裡所說的是屬靈的層次: 一如他所說:『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肉體的爭戰, 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掌權者, 以及自天層而來的屬靈險惡能力爭戰』《弗 6:12》。」

自相當早期阿卡明古本的《抹大拉瑪利亞福音》記載,當彼得問救主什麼是罪,救主這樣回答:「從來沒有罪這回事,只是當你犯姦淫,那就是罪」,一如保羅的立場,當時的人們並不如今天那樣看重地上所行的罪,《抹大拉瑪利亞福音》甚至視罪為不曾存在的幻象,然而只有貪圖自身利益巴結掌權者的「姦淫」才是真正的罪。

今天不少教會為求自保,「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靠攏建制權勢,對專權的暴行作沉默的縱容,如此勾結掌權者無視公義就是干犯了最嚴重的「屬靈上的淫亂罪」,被空中掌權者牢牢支配著而懞然不知。


Share This:
  •  
  • 16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