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鈞泰:殖民處境下的《種族歧視條例》修訂——反駁那些所謂「釐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平機會的「歧視條例檢討」諮詢原定於十月七日截止,故近日在遮打革命如火如荼之際仍引發不少討論。現時諮詢期已延至十月三十一日,大家確實可有更多時間看清是次爭論。筆者早於今年八月已於《本土新聞》為文四篇,反駁平機會建議修訂《種族歧視條例》的理由和法律依據。近日網上和報章又出現一些對公眾疑慮的所謂「釐清」,欲為修訂護航,卻誤解法律,亦忽視現實,空談平等而不惜成為中國殖民香港的幫兇,筆者唯有再對此逐一反駁。

那些所謂「釐清」,一言以蔽之,以細節隱沒大局。它們藉強調市民對建議修訂的誤解,試圖淡化修訂的負面影響,說將會帶來更平等的社會。誠然,《種族歧視條例》不會影響到投票權,但那些所謂「釐清」所忽視或刻意不告訴大家的,是該些修訂在香港現時的被殖民處境下的角色——大概因為提出「釐清」的人,不肯承認香港正被中國殖民,而且覺得「大家都是中國人」。

取消授課語言豁免勢必消滅廣東話

關於取消教育及職業範疇授課語言豁免的修訂,最能說明修訂在殖民處境下的禍害。相關修訂令課程提供者在沒有合理而與目的相稱的理由下不能拒絕以特定語言提供教育,表面上是為保障少數族裔,但實際上是強迫更多香港人使用普通話。在教育局力推普教中的處境下,越來越多人懂普通話,而越多人懂普通話,就越沒有理由拒絕以普通話提供教育。因此,相關修訂一旦獲得通過,之後最難以合法地拒絕提供的教育語言必定是普通話。換言之,取消教育及職業範疇授課語言豁免,真正的禍害在於成為普通話消滅廣東話的同謀。

保護中國主權下的殖民特權階級

至於特權階級,確實是不會單因《種族歧視條例》的修訂而形成,因為一個殖民者特權階級早已因《基本法》而存在,而修訂種族歧視法,影響在於進一步剝奪香港人反抗的權利。那些所謂「釐清」往往只著重空泛的反歧視的理念,卻完全忽視了中國持有香港主權,而《種族歧視條例》的修訂是為大陸人度身訂造的事實。在《基本法》給予大量中國籍特權——特別是移民特權——的前提下,在九七後的移民中新移民本身就是一個特權階級,體現著中共對香港的殖民。

在主權的不對等權力關係下,香港人要被迫學習中共的語言和文字——普通話和簡化字——而一紙中國籍背後的移民特權,更令大量以這些語言為母語的人得以合法地輕易取得香港居留權。更要命的是,這些新移民明明是殖民者,卻可以「弱勢」自居,而一眾政黨、非政府機構亦因昧於種族主義而樂於協助。如今平機會欲僭建的「居民身份歧視」,完全是為這群殖民者度身訂造,等於是連守衛香港、敵視他們的權利也要禁制,進一步鞏固中國主權下中國殖民者與香港人之間的不對等權力關係。這絕不是甚麼「逆向歧視」,而是以歧視為名作殖民主權的幫兇。

修訂將令平機會可挑戰政府福利政策

在福利方面,那些「釐清」說福利權乃《基本法》所規定,不會因《種族歧視條例》的修訂而有所改變,完全是不黯法律和現實的謬論。須知道香港很多的福利政策——包括綜援——都沒有條文法依據,而屬行政決定。法院可用《基本法》直接審視行政決定有否違憲,不代表只有《基本法》有權令它無效。一旦《種族歧視條例》適用於政府職能的行使,平機會就可憑作為條文法的《種族歧視條例》指任何沒有條文法基礎的福利政策涉及種族歧視而違法。更甚者,相對於現時只能透過市民自行申請司法覆核挑戰福利政策,屆時平機會亦可介入,以公帑控告政府,福利政策必更易遭受挑戰。不黯法律的人隨平機會一同曲解法律,試圖誤導大眾,委實可恥。

市民大眾對於《種族歧視條例》的修訂,縱稍有過慮,亦實屬合理。我們憂慮,因為我們了解來自中國的新移民不能與外國貧窮移民相提並論。主權國讓其國民大量進入自治區,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殖民。寫那些「釐清」的人,為淡化相關修訂對香港人的打壓,刻意不提中國與香港的權力關係,把視線從主權下的權力不對等轉移到空泛的平等觀念,甚至將反對者打為明光社之流的「逆向歧視」論者以作恫嚇,絕對是協助中國殖民香港的幫兇。緊記香港面對的殖民處境,《種族歧視條例》修訂絕不可通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