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倫:自己政府自己建——港獨派不合作運動構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Rossana Ferreira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後佔領中環時代的公民抗命方向,近日開始成為討論焦點.

政治制度權力的迷思

香港人希望改革不公平政治體制,首先要解決一個基本概念,就是潛意識裡認為行政會議和立法會是法定權力機構,因為我們要遵守法律,所以要改變法定機構的權力來源,也就是民主派口中的普選。但政治講的畢竟是人心,任你紙上權力基礎如何完美,只要群眾拒絕遵守法律及執行命令,整個政府就會土崩瓦解,和一般辦公室政治無異。

行政會議及立法會的實權,在於背後有一個執行其政策的官僚體系,如果他們不願接受操控擺佈,權力天秤斗轉星移,行政會議和立法會就會變成無兵司令,像星期日《城巿論壇》9up,這些法定機構自然不值關注。中國政府拒絕政制改革,以後無需舉行任何談判,他們想談我們也不談,專心套取實際權力才是上策。

公民抗命有很多種,筆者對於佔領中環的街頭運動不以為然,因為這些玩意需要付出極大精神體力,民意往往容易逆轉而處於劣勢,換而言之不能變成一場持久且有效的戰術。拒絕執行命令,卻是每日可做之事,多數人可以參與,付出代價相對較輕,例如前線警務人員搞受上頭柯打鎮壓,他們只需站立在現場遊魂太虛,放pea hea做,俗語講打份工逗份糧,勇武執法冇獎,有事失業坐監,做戲讓示威者行事,夠鐘回家收工,令他們理解明哲保身之道。

所謂實際權力,每個人手中都有一點,自己有自由意志決定行使與否,積少成多就會癱瘓政府,變成無法管治狀態,掌權者淪為孤家寡人,必須面臨倒台命運。這類公民抗命補救佔領中環持久力弱點,兼且範圍廣闊,極具彈性,全社會攤分潛在成本,難以找到明確責難對象。制度不變,效果大異。

建立影子政府的野望

上述不合作運動,或許很多人設想過,卻無法引導權力轉移的方略。所有的奪權運動,必然要複製一套類(地下)政府體制。中國政府採取群眾鬥群眾策略古已有之,香港民主派搞X協,親中禍港派搞X聯,我們也可以從中學習。戴耀廷先生有一個功績,就是開啟政改方案的電子公投先河,我們不需要像昔日的革命志士,開秘密會議表決人事方針,大可舉辦電子普選選出影子政府和影子立法會,實行影子自治。當然,這需要莫大的唐吉訶德精神,卡片印上「影子立法局議員」字樣,是會被眾人恥笑,但久而久之公眾便會慢慢接受,甚至有事的時候找影子政府求救,逐漸削弱真實政府權力基礎。

有此構想,源於古代各國爭奪領土,不一定依靠戰爭流血,而是透過管轄權(Jurisdiction),各位國家派出法律官員(通常擁有神職如地區主教),去處理具爭議地區的法律訴訟,建立既定管治基礎。現代香港人可能對於這種概念感到詫異,但不啻是蠶食對方管治合法性的一步攻著。當掌權者倒行逆施眾叛親離的時候,予以致命一擊,一舉從影子走向正室,直接達成和平推翻及權力交替。當你不能改變舊有制度,就要另外創造嶄新制度,挑戰秩序,在關鍵時刻取敵首級。

自己草創法律的含意

拒絕遵守法律,不是鼓吹殺人放火,香港人欠缺反省,何解我們要服從一套中國強加於香港的法律。佔領中環時代的前夕,香港人守法主義濃厚,現在公民抗命意識抬頭,不惜違反部份法律以作政治抗爭,思想其實可以更進一步,香港人需要有質疑,推翻以及取代法律的勇氣,清楚點就是憲法《基本法》本身。題目開宗名義指出這是港獨派運動,中國政府只接受《基本法》的一國兩制,不會考慮其他,所以當有人要挑戰《基本法》, 乃至草擬憲法(我稱之為《香港憲法》),對不起,他就是港獨派,含混不得。

憲法關係一國之根本,大至政府架構權力,小至審批移民保存文化,都和憲法息息相關。無法理解本土派對所謂修改《基本法》的執著,它是中國狎玩香港的神兵利器,沒有談判空間,北京只會在其上僭建,絕對不從港人所願,香港人沒有背書《基本法》,何來本土性? 本土派是傻的嗎? 最終的手段,就是憲法鬥憲法,建立一部香港人認同的法典,修改都不必了,直接書其所想,命題自主自決,此乃一例,也是徹底解決香港問題的途徑。筆者對戴耀廷提倡公民抗命感到佩服,奈何公關太差,後期洋相盡出,他是一名法律學者,修習憲法,以他的知識專業,其實在這方面應可大有作為,於歷史留下功勳.

香港獨立,茲事體大,不會勉強他人認同。如果讀者感到前路茫茫,不妨參考一下本文意見,或許有所裨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